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批评 >

黄思敏、李毅:学术批评与侵害名誉权之间的界限——李世洞诉张仲春名誉权纠纷案第二审代理词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  作者:黄思敏、李毅


黄思敏按:李世洞诉张仲春名誉权纠纷一案,张仲春初审和终身均败诉。一起看似简单的名誉权纠纷案,却包含了网络博客侵权、学术批评等因素。本案在名誉权纠纷案中,有一定的典型性。我们可以感受到保障公民言论自由和网络言论边界之间的张力,然而,我们更应该去思考学术批评应该秉承的立场,以及学术批评与侵害名誉权之间的界限。 

李世洞诉张仲春名誉权纠纷案第二审代理词 

尊敬的合议庭: 

北京华允律师事务所、湖北典恒律师事务所接受李世洞的委托,分别指派李毅、黄思敏律师担任其诉张仲春名誉权纠纷案第二审的代理人。我们通过和当事人沟通案情、研究案情材料、参加庭审,对本案有了全面、充分的了解后,认为张仲春的行为构成了侵犯李世洞的名誉权。现结合庭审中的争议焦点,发表以下代理意见,供合议庭参考。 

一、本案的程序问题 

1、立案时间。我方原审代理人杨玉圣、陈玉娟于2012年10月19日至武汉市武昌区人民法院立案庭递交诉状和证据材料,递交材料后,立案庭当即要求我方填写法律文书送达地址确认书,在该文书上,有我方原审代理人杨玉圣的签名,日期为10月19日,亦有其他相关法律文书佐证我方确实于2012年10月19日递交了诉状和证据材料。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二条:“人民法院收到起诉状或者口头起诉,经审查,认为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在七日内立案,并通知当事人;认为不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在七日内裁定不予受理;原告对裁定不服的,可以提起上诉”,原审法院的立案庭在19日收到诉状和证据材料后进行审查,在24日决定受理此案,是符合我国民诉法规定的。上诉人张仲春称原审法院提前立案、枉法勾结李世洞造假,并臆断出很多立案庭枉法的工作细节,已经涉嫌侮辱诽谤,是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 

2、立案条件。我们认为原审立案,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规定:“起诉必须符合下列条件:(一)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二)有明确的被告;(三)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四)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我们认为本案诉争文章的作者是张仲春,属于“有明确的被告”。无论这些文章发表在哪里,无论谁是该博客的主持人或注册人,都不影响张仲春侵犯李世洞名誉权的事实认定。 

3、原审证据提交时间。我方在原审立案阶段,既已提交相关的证据材料,并不存在上诉人所言“不在举证期限内举证”。被告看到该证据副本的时间,和我方提交证据的时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上诉人不能以当庭才看到证据副本就否认我方早已提交证据的事实。 

二、本案诉争文章是否为张仲春所创作、发表? 

以下是本案的主要事实时间轴  

结合时间轴和相关事实我们可以得出: 

1、我方是在2012年9月29日保全了网页页面,上诉人是在10月22日保全了网页页面,该页面上的文章的标题、内容和我方基本一致,只是恰好没有我方在10月19日起诉时所述的侮辱性陈述。虽然博客名称不一、文章内容有出入,但网址却是相同的。我们根据新浪博客的设置,得知其后台用户名和密码是唯一的,无论博客名称怎么变化(“张仲春的博客”、“张仲春博客”、“张仲春博克”、“龙门博兔”),其博客地址都是唯一的http//blog.sina. com.cn./u/2669212344,文章虽然经过了修改,但可认定系一人发表。 

2、在2012年10月26日发表在该博客的《博主声明》中提到:“张仲春博克”易名“龙门博兔”。署名张仲春的《郑重声明》中提到:“该博发表的署名文章有文字与本人原文不符,要求严格按本人原文转发”、10月29日发表在该博客署名张仲春的《严正声明》中提到:“本人谨承认‘张仲春博克’发表的具有‘张仲春’署名并经本人认可的文章。” 
     
3、我方原审证据二和张仲春在原审提交的证据十二、十三,都是有关张仲春起诉杨玉圣侵犯其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案,其中就有本案的两篇诉争文章。上诉人在该民事起诉状中称:“上述7部作品是原告子2008年5月19日在南京市鼓楼区法院起诉被告以来,经4年时间的调查核实,创作完成于2012年1-3月分别发表于‘张仲春博克’……”从时间和发表的博客看,该陈述可以和第2点共同印证诉争文章系张仲春创作、发表。 
     
4、上诉人一直辩称该博客博主是章功麟,诉争文章是章功麟转载、发表的,并在庭审中强调自己与章功麟是通过邮件联系,且在上诉状中称:“依据意思自治原则,在哪发表是张仲春与‘该博客’博主协商决定的事情,张仲春与‘该博客’博主协商在‘该博客’发表的声明书、道歉信……”上诉人的抗辩,构成《民事诉讼证据规定》中提出新的反驳事实的抗辩,故其负有向法庭举证证明的责任,但其未在庭审中举证证明抗辩事实成立,一直拒不提供章功麟转载的依据、邮件往来等相关信息。因此,其抗辩理由不能成立。因诉争文章的许多事实和争议,都是涉及非当事人而不得知的细节,非亲历者(张仲春)而不能创作。这一点也恰好说明诉争文章是张仲春自己创作、发表,或者创作后授意他人发表在博客上。我方追究张仲春的侵权责任,并不是基于他是否为该博客的注册人,而是基于他创作了诉争文章并发表,该文章无论发表、转载在哪个博客或者哪些媒体上,都是对李世洞名誉权的侵犯。 
     
我们在本案主要事实时间轴的基础上,综合考量以上四点,依据我国《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73条的规定:“双方当事人对同一事实分别举出相反的证据,但都没有足够的依据否定对方证据的,人民法院应当结合案件情况,判断一方提供证据的证明力是否明显大于另一方提供证据的证明力,并对证明力较大的证据予以确认”,认为该争议焦点相关的民事证据有着高度的盖然性,合议庭依据现有证据足以认定本案的诉争文章是张仲春创作、发表。 

三、诉争文章是否构成对李世洞名誉权的侵害? 

本案中,从张仲春所发表的两篇文章来看,虽属批评性文章,但其基本内容失实:1、可以参考我方提交的李世洞的《法庭陈述——见树不见林的所谓“事实”》。张仲春撰写的诉争文章中的所提到的三个注释是李世洞撰写的《张仲春、沈木珠教授夫妇抄袭是“假案”吗?》一文中第三部分提到的问题,该文主要是批评张仲春伪注的学术不端行为,为了证明这个论点,李世洞举出了5个例子。由于张在该论文中使用了两种标示方法:用圆括号表示“注释”,用方括号表示“参考文献”。其中有3个例子把方括号标示的“参考文献”当作圆括号标示的“注释”。即使李世洞文章中所列5个例子中3个真错了,还有2个例子是对的,仅此2个例子就足以证明张仲春做伪注是事实。但张仲春便抓住此3个例子大肆发挥,写了本案的诉争文章。2、我方原审提交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2)一中民一终字第367号,法院认定的事实有:“在李世洞《张仲春、沈木珠教授的这些注释难道不是“学术不端”吗?——请教刘正先生》一文中,通过比对相关论文中的注释来证明原告在论文注释方面存在问题”、“李世洞批评原告论文注释存在问题的文章同样将相关注释逐一列出进行了比较,原告对此亦未能举证予以否认”。综合以上,我们可以看出,本案诉争文章基本内容失实。 

诉争文章中将李世洞描述如“七老八十了仍然心甘情愿充当......的造假高人”,“采取了二千年前秦二世时赵高最著名的手段—指鹿为马、移花接木,把一盆盆污水倒在他人头上......”;还称李世洞为“心瞎老人”,“这位为了讨好他人不惜委身作假的退休老人说不尽的悲哀、凄凉和极度的恐慌及阴暗心理”及“用比秦二世的无耻之徒赵高更加无耻的泼皮无赖手段,栽赃嫁祸,污蔑沈木珠教授”,“上述是李世洞没皮没脸耍无赖、栽赃嫁祸制造......假案所涉及的全部注释”、“一个穷毕生饭菜研究封建帝王、奸臣指鹿为马、栽赃嫁祸手段的年近80的退休老人,7年来如此肆无忌惮,没完没了,不依不饶地捏造事实制造‘抄袭’假案......(据说李的老婆已为此事2010年底活活气死......)”从张仲春的语言表述看,可推断出其主观上是故意针对李世洞进行否定性评价,且无论是故意还是过失,都不能掩盖张仲春的主观过错。总之,该表述不仅内容失实,而且使用了显著的侮辱性词语,严重贬低了李世洞的人格,阅读上述内容,能够导致李世洞社会评价的降低。实际上,此两篇文章已通过网络传播多达10万余人次的访问量及上万次的阅读量,引起来社会的广泛关注,造成李世洞名誉受到严重损害。李世洞名誉受损和该侮辱性的言辞经过网络公开传播,是有着直接的因果关系的。 
依据《民法通则》第一百零一条规定:“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规定:“是否构成侵害名誉权的责任,应当根据受害人确有名誉被损害的事实、行为人行为违法、违法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有因果关系、行为人主观上有过错来认定。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侮辱或者诽谤他人,损害他人名誉的,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因撰写、发表批评文章引起的名誉权纠纷,人民法院应根据不同情况处理:……文章的基本内容失实,使他人名誉受到损害的,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综上,我们认为张仲春的上述行为已构成对李世洞名誉权的侵害。 

四、言论自由、学术批评与名誉权 

言论自由最重要的表达自由之一,是公民依据宪法所享有的基本权利。自由的学术批评,能够清洁学术氛围,促进学术研究,是学术繁荣和发展的根本条件。公民的名誉,是社会公众对公民或法人的品德、声誉、形象等方面的综合评价。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法律禁止他人用侮辱、徘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在瞬息万变的网络时代,言论自由、学术批评的底线,正常的批评与侵害名誉权的界限,都是我们必须要面对的问题。 

法律倡导对学术问题百家争鸣,学者可以根据自己的研究对学术问题提出不同的意见观点、展开批评、进行辩论。学术批评和反批评应当遵循客观、公正、说理的原则,而且只应针对学术问题提出不同意见和观点(反批评),而不能借学术评论对他人的人格进行攻击和贬损。诉争文章中针对李世洞侮辱性等言辞,并不是局部文字,而是通贯整篇的基调或者说是主体,明显超出学术评论的范畴,违背了作为学术争论应遵循的公正评价的原则,丧失了学术评论应有的正当性。本案中的张仲春,是南京财经大学的研究员,从事法学研究多年,应当具有一定的学术道德,应勇于对待批评,正确行使反批评的权利。其动辄写侮辱性文章针对批评者李世洞,那么学术批评和学术进步将无从谈起。 
     
学术批评应该秉持宽容的立场,但学术批评和侵害名誉权的界限,并不是模糊的,它可以用法律来勾勒。如果学术批评的言论符合了法律规定的侵权要件——加害行为、损害结果、行为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批评人主观过错。那么,这样的批评言论就突破了界限,批评者应该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原审查明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上的根据,请合议庭予以驳回。 

代理人:黄思敏 李毅 律师 
2014年08月19日 

(感谢黄思敏律师惠寄)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org)首发 2014年9月11日 


上一篇:杨玉圣:就科研腐败及其治理问题答财新传媒周东旭记者问
下一篇:李世洞:荒诞无稽——评张仲春沈木珠夫妇的三份新“侵权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