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评价 >

蒲亨建:咬游客的老虎与咬老虎的老虎——由两篇音乐批评文章的不同境遇所想到的

发布时间:2017-05-27  来源:未知  作者:学术批评网

八达岭老虎咬游客的事儿大家都晓得。这只老虎不是跟老虎干,也不是跟武松干,而是跟游客干。

音乐学界也有一些大老虎,跟八达岭老虎一样,是圈养的。一般都是吃饱喝足睡大觉,好不容易兽性大发,也只是咬咬游客。见了武松或其它狮子狗熊,便变得十分驯良。

音乐评论学会副会长、特聘教授兼博导居其宏先生写了篇音乐批评文章,题为《学术准则与官场的冲突与博弈》,洋洋三万余言,发表于顶级刊物《中国音乐学》;批评对象乃上海音乐学院党委书记董金平,后者写了篇纪念蔡元培的文章,发表在某蔡元培纪念馆文集(知网查不到也),涉嫌抄袭。证据确凿,铁板钉钉;老虎张口,必死无疑。

天下诸事儿,真是何其相似乃尔。该党委书记,就像那个傻里吧唧的游客;该怒目圆睁的会长,就像那只八达岭老虎。

金文其实一钱不值。顶级专家籍《中国音乐学》绝顶高地向其猛烈开火,虎气十足,金氏固毫无还嘴之力。孰料学界对此反应冷淡,未免大煞风景。联想到海外学者杨沐当年瞄准真大腕儿的《评陈铭道学术剽窃事件》一文,在音乐学界辗转反侧投递无门,经学术批评网发布之后,引起学界轩然大波、激烈震荡。两者效果相差何以如此悬殊?在我看来,一点儿也不奇怪。

该党委书记对学术一窍不通。以我不着调的揣测,不过东拼西凑胡编乱造出来在老蔡纪念馆兼老蔡塑像前应景的玩意儿。大概他本想在学术圈儿郊外招花惹草,孰料竟被潜伏的老虎紧盯尾随。

按行当划分,党委书记写“学术”文章(恐怕只能算是纪念文章)实乃附庸风雅,当属“民科”笑谈。但犯规就是犯规,业余玩家也要遵守游戏规则。就像老虎咬那位不懂规矩的游客,确乎不是老虎的错。

不过俺犯嘀咕的是:如果老虎面前有三坨肉:另一只老虎、武松、游客,究竟该咬谁?

这只老虎选择了游客。因为武松咬不动,另一只老虎也不好咬,且不合口味儿。

论证严密,密不透风。从哪个角度开扑、哪个部位下嘴,井然有序,层次分明,充分显示出其高超的训练素养。

我们知道,动物园有老虎、鬣狗、狐狸、狗熊……也有游客。

这只老虎与其它老虎、鬣狗、狐狸、狗熊嘻嘻哈哈打打闹闹没有我不知道;那位游客冤不冤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这只老虎很聪明;它经过训练,很懂规则;想咬谁该咬谁能咬谁,谁不能咬谁不该咬谁咬不得,脑瓜子门儿清。

(感谢蒲亨建教授惠寄)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org)首发 2017年5月26日





上一篇:吴励生:奔跑或者飞翔、可畏或者可爱的后生——《像阿甘一样奔跑》读后寄语杨肯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