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评价 >

杨玉圣:余三定教授《当代中国学术史论》跋

发布时间:2017-04-28  来源:未知  作者:学术批评网

在我所结识的新三级学人中,既从事高校教学和学术研究,又从事高校管理与服务,兼擅办刊、藏书、篮球等雅好,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余三定教授乃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典范。关于这位高个子湖南学人的这些事迹,刘曙光博士在《序》中已有详论,甚得吾心。读者朋友可参见之。
    
论起来,我和三定教授,既不同龄,亦非同乡,也不在一个专业行当,但对于三定的学术事业,我由衷地钦佩和支持。

和大多数学中文出身而做评论一样,三定兄也是从文学评论开始其学术之旅的。但与一般的文学评论家不同,或许与其在北大等深造的学术经历有关,加之其与众不同的学术追求,三定兄进而踏出一条当代学术史研究的新路子。其中,《新时期学术发展的回瞻》一书,或可视作三定教授早年从事当代学术史探索而收获的第一个结晶。在为该书作“序”时,著名学者陈平原教授有如下中肯的意见:“在我看来,对自家所从事的研究课题、所从属的学科体系、所认同的学术传统,保持足够的自我反省意识与能力,而不局限于‘埋头拉车’,很可能正是近二十年中国学术发展的关键。因此,我对目前中国学界已成阵势的‘偏师’——学术史撰述、学人研究、学术评论、专业书评等,抱有深深的敬意。正是这些琐碎但又执着的努力,给中国学术的‘自清洁’,以及各专门课题的‘大进军’,提供了可能性。”作为学术史研究的首倡者之一,平原教授的上述夫子自道,既有其深邃的学术洞见,又有学术的远见和针对性,也可以说是对三定教授的学术探索历程的一个很准确的定位。

尽管陈平原教授通过主编《学人》集刊和《学术史丛书》,并身体力行,致力于学术史视阈中的大学史研究和文学史探索,且卓有成效,独树一帜。不过,对于当代中国学术史这一新领域的探索,论开拓之功,当首推余三定教授。我下这样的结论,当然是有理据的:其一,正是三定教授,首次在学术界把“当代学术史研究”,作为一个新的学科门类,纳入大学教学体系,并通过培养研究生、主持有关课题研究,将之纳入学科建设。其二,正是三定教授,通过其主编之《云梦学刊》“当代学术史研究”这一知名品牌栏目,十数载如一日,坚持刊发包括陈平原教授等名家在内的大量研究性文章,开创性地贡献了一批学术成果。其三,正是三定教授,最近十几年来,坚持主办每年一度、不同主题、全国性、跨学科的“当代学术史研究”论坛,以文会友,切之磋之,群策群力,让当代学术史研究进入有识之士的论域,陈平原、贺卫方、徐思彦、许章润、刘曙光、蒋寅、许明、仲伟民、龙协涛等名家大作纷呈,极大地推动了学界内外对于当代学术史研究的学科认同与影响力。其四,正是三定教授,主编了《当代学术史研究》等综合性文集。其五,包括本书在内,三定教授本人有关当代学术史研究的成果,同样令人刮目相看。

在我看来,三定教授之所以在当代学术史研究和学科建设上取得如此突出的学术业绩,并不是偶然的。这既与其强烈的事业心和敬业精神密不可分,也与他与人为善、善于合作的学人风范相关。为了开展当代学术史研究,他多方购买、收集相关著作,并成为其丰富的个人藏书的一大显著特色。三定兄总是虚怀若谷,诚恳待人,善结学缘,广交学界朋友,这为他办刊、办论坛等,积累了丰厚的学术资源。

我和三定教授相识相交二十余载,虽个性有异、专业有别,但我们之间一直保持友好、坦诚与合作的学人友谊。无论是学术批评网创办五周年、十周年还是十五周年的学术聚会,还是我主持的历届全国县域法治高端论坛、齐思和先生百年诞辰研讨会和齐文颖教授八十华诞研讨会等学术活动,三定兄一以贯之,始终是积极的参与者、坚定的支持者与友好的合作者。《云梦学刊》也是我发表相关作品的主要学术平台。三定兄之长者气度,其谦谦君子之风范,一直是我效法的榜样。

三定兄的这部《当代中国学术史论》文集,其能作为《学术共同体文库》之一而面世,既是这位仁厚学长对我本人的信任与支持,也从一个侧面证实了我们之间的君子之交和学术友谊。我非常看重并珍惜这份友谊。

是为跋。

2017年2月8日 3:39
于京北香堂 

(《当代中国学术史论》,余三定著,《学术共同体文库》之一,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7年即出)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org)首发 2017年2月8日


上一篇:周洪双:让职称“称职”起来
下一篇:许章润:借法意作育 求文明化育——在《历史法学》辑刊十卷纪念座谈会上的发言(2016年1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