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集刊 >

刘星 郭小荷:平度金沟子村旧村改造获上亿卖地收入——陈宝成抗拆事件续[关注陈宝成抗拆维权案(之五十八)]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刘星 郭小荷


     2013年8月10日,财新传媒法治组记者陈宝成因涉嫌“非法拘禁”罪,被山东省平度市警方刑拘。同时被刑拘的还有他老家的6名邻居。
     这位学习法律的中国政法大学毕业生也许没想到,最终会因“扣人”失去人身自由。
     据在看守所会见过他的辩护律师向记者转述,陈宝成不认为自己有罪,他觉得自己是在制止犯罪,是扣押了前来宅基地上毁坏他人财物的司机准备扭送给警察,但报警后无人前来接洽。
     警方则表示,事发期间共5次与陈宝成等人沟通放人事宜。

村民往挖掘机司机身上泼了汽油

时间往前推一个多月,7月4日凌晨,金沟子村发生一起强拆事件,包括此后涉嫌“非法拘禁”的村民陈青沙家在内的6户人家宅基地上的房子被推倒。

7月5日,陈宝成从吉林长春赶回老家,参与维权。

挖掘机是“强拆”之后开始出现在金沟子村的。

挖掘机的老板姜秀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7月15日,她接到施工方的电话,称雇佣其一辆挖掘机去人民路附近施工,平整路面,方便建设围挡。根据姜秀英出示的工作记录,司机郭晓刚是7月17日开始进入工地干活的。

8月9日,郭晓刚把挖掘机开到了张朋珂、陈青沙夫妇的宅基地上。他们的房子在7月4日凌晨,与其他5户村民一同遭遇非法强拆,但屋内散落的私人财物尚未清理。

张朋珂夫妇在非法强拆后并没有选择“上楼”(搬进拆迁安置房),而是在宅基地附近搭起了一个简易帐篷继续居住,如果下雨,他们两人就只能借住在邻居家。

据被刑拘的陈青沙的代理律师张维玉转述,9日上午,是邻居告诉他们,挖掘机开始平他们家了——事发的前一天晚上,张朋珂夫妇并未住在帐篷里,而是去了陈青沙的婆婆家。

赶回去的陈青沙夫妇阻止了司机继续施工,并把车扣住。律师介绍,陈青沙说他们是想让对方的领导过来,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12时23分,负责金沟子村辖区的城关派出所接到陈青沙的报警电话,称有挖掘机在非法施工。警方第一次到达现场时司机并不在车内。会见过陈青沙的张维玉律师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陈青沙称警察当时并没有向其了解具体情况,而是问了下司机的位置,就去找司机,此后并未出现。

14时不到,郭晓刚再次回到挖掘机的驾驶室,希望把挖掘机开走,遭到陈青沙夫妇的阻拦,双方发生冲突争吵。据张维玉律师转述,陈青沙回忆,冲突中,丈夫张朋珂拿出汽油洒在自己和司机的身上,并表示不行的话就同归于尽,司机受到惊吓后没有敢离开。

此前大众网报道称,挖掘机的老板姜秀英14时许曾接到了司机郭晓刚的求救电话,当时郭晓刚身上已经被淋上了汽油。

但张维玉律师称,陈青沙说,当天淋了汽油以后,他们就开始跟司机聊天,后来沟通得很好,司机还说,他不走了。但司机郭晓刚否认了这一说法,他表示自己是因为害怕才留下的。据了解,汽油是陈家此前为了防止拆迁而准备的。

可以确定的是,9日下午,陈青沙夫妇为了阻止郭晓刚离开曾泼洒汽油,但细节上各方表述不一致。

警方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当天下午挖掘机的门一直紧关着,张朋珂则死死盯着司机,并不时向受害人身上浇汽油以威胁警方撤退。张维玉律师称,陈青沙承认自己曾泼过两次汽油,是朝着车而非朝着人,但陈青沙的另一位代理律师王甫则表示,会见时陈青沙说自己没有泼过汽油,只看见张朋珂泼过一次。

“穿警服的上前面来,其他人后退”

在警方事后的表述中,是陈宝成使用武力拒绝交出司机,但按照陈宝成一方的表述,他们一直想把人交给警察,是警察没有上前与他们这些“报案人”进行接触。也因此,警方是否存在故意设局、拖够25小时营救以制造“非法拘禁”的说法流传甚广。

警方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9日14时、15时、17时、19时,出警民警、派出所副所长陈锡军、派出所所长刘伟、平度市治安大队副大队长刘伟分别对陈宝成等人进行了四次劝说,希望他们交出人质。

但从陈宝成当天的微博来看,整个过程中虽然一直有警察在远处观望,但他们并未上来进行交涉。9日16时52分他曾发布微博,称抓到了犯人却无人受理。20时10分,陈宝成还更新了一条微博,“刚才,有两人过来,打着手电,远远地看。我方以手电回应,对方自称警察,我方邀其上前来,警察拒绝后离开。这里此时一团漆黑。”

而王甫律师和张维玉律师均向中国青年报记者确认,陈青沙称,9日当天并没有警察前来和他们沟通放人事宜。王甫律师转述,当天下午警察赶到后,没有提起放人一事,只是顾左右而言他。15时许他也曾看到过警察,但对方只是远远地站着,并未上前。

陈宝成的律师李会清则表示,当天警察出警后,陈宝成等曾与警察主动沟通,要求立案并将嫌疑人送到派出所,但警方表示强拆他们不管。9日下午,陈宝成看到警察站在远处,并未上前与自己交流。

这或许可以与警方的说法形成某种程度上的印证——此前山东媒体曾披露“令出警民警不解的是,民警已经到达现场后,陈青沙、陈宝成等人仍然反复拨打110报警”。

据陈宝成回忆,当天下午,挖掘机的车主曾经来了两次,希望他们放人,但陈宝成认为司机是犯罪嫌疑人,需要移交给公安机关,并未答应,并在晚上当着车主点燃了一瓶汽油,随后在约20时回到了陈俊善家中休息过夜。而陈宝成微博显示,他在当晚24时发布了燃烧汽油瓶的照片。

9日的矛盾焦点在于是否存在交涉,到10日,则是交涉的人是否身份不明。按照警方的说法,10日他们又进行了新一轮的劝说,仍然没有效果。之后,10日10时30分许,他们部署了90多名警力(其中30名为便衣),准备对人质进行营救。

张维玉律师转述,陈青沙称当天上午仍然没有警察前来交涉。10日8时55分,陈宝成的微博称,“坚持了一夜,政府和警察还是不见踪影,刚才又有几个人过来,还威胁张朋珂‘你等着’。我们已经等得太久了!”

当天11时11分,陈宝成发布微博,称警察带着流氓围住了周围,其中一个流氓还挑事殴打了陈青沙。

据李会清律师介绍,陈宝成称当时看到警察在远处,靠前的大都穿着便衣,身份不明。其中有一个叫陈广泽的并非警察,主动上前挑事,殴打了村民陈青沙。

山东本地媒体大众网披露过一段视频,这段视频据称取自围观村民,摄于10日上午11时,视频中,陈宝成身着绿色短袖polo衫,灰色短裤,手持铁锹阻止挖掘机周围的人上前,并说:“穿警服的可以上前面来,其他人往后面。”

视频显示,车内有一男子手持瓶状物向另一男子浇灌。

10日近14时,陈宝成的朋友,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法律硕士研究生赵晓光赶到了现场。据其微博表述,当时一群手持棍棒的便衣在前,警察跟在他们身后,陈宝成的情绪有些失控。

据警方披露,在赵晓光试图夺下陈宝成手上的自卫工具时,司机郭晓刚踹门逃脱,被警方解救。赵晓光婉拒了记者的采访,但他表示自己会出庭作证,微博上的内容也均属实。

李会清律师称,陈宝成当时被赵晓光连续3次夺走防卫工具,随后看到有人想上前,他于是转头迎上去,但对方后退,反而遇到了警察。为了不造成袭警,陈宝成选择了后退,但随即被人撒上干粉,而后遭到殴打。再接着,他就被警察带走了。

陈宝成的哥哥陈宝春告诉记者,中午事发之前,他一直以为没什么大事,是在等公安过来交接。但中午的时候,他准备离开家办事时,发现抓捕开始了,一群手持棍棒的不明身份的人向他冲过来,他躲回了自家的房子。

陈宝春家当天的监控录像显示,10日13时53分,先后有人手持棍棒过来踹门试图进入。陈宝春表示,事后没有警察与自己接触。

最终,8月10日,共有刘仁芝,陈青沙,陈淑训、陈宝成父子,陈俊善、潘学娥夫妇及其女陈利利4户7人被刑拘,在追郭晓刚时他们恰好都在现场。王甫律师转述,陈青沙说自己觉得陈淑训最冤枉,“他第一天晚上来坐了会儿,第二天过来送个东西。”

村民投票决定强拆

被刑拘村民的代理律师都认为,8月10日的事件实际上是源于7月4日的“非法强拆”。而相比9日出警的速度,7月4日,尽管当事人不断拨打报警电话,但始终无人出警。

7月4日是陈宝成的哥哥、中学教师陈宝春暑假的第一天,他没有想到,年初的强制拆迁决定会在这一天来到。

金沟子村村委会主任陈卫生介绍,1月9日金沟子村召开了村民大会,由村民决定是否对剩余拆迁户强拆,当天,99%的村民投了同意票。

按照我国法律规定,村委会无权实施强拆。到2013年年初,金沟子村仍有26户没有搬迁,占全村的7%。陈宝春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年初开会的时候,很多没有搬迁的村民未到场参加投票。

陈宝春回忆,前一天晚上自己没有睡好,天气又闷热,于是玩手机玩到了第二天凌晨3时多。

4点多,在外巡逻的父亲陈淑训突然进屋让他赶紧起床,“说出事了”。

当时天色已经泛白,跑到门外的陈宝成发现到处“都是人”,他想过去,但被拦住。于是他回屋拿出相机开始拍照,没过几分钟,推土机很轻松地推倒了村民坚守的房屋。

陈青沙称,当天身着迷彩服,头戴钢盔,手持长棍的人是带着梯子,翻墙进入自己家的。当时张朋珂不在家,陈青沙和两个孩子被架到了外面一辆被蒙住牌照的面包车上,随后被带到了约25公里外的代家上观村西边的一个屋子里,在那儿,他还看到了其他几户被强拆的村民。

陈利利也是在当天遭遇强拆。据陈利利的辩护律师冯延强转述,当天她甚至没有搞清情况,光着脚就被拖出去弄上了车,她4岁的儿子和8岁的女儿连裤子都没穿上,也被拉了出去。

现在,陈利利的宅基地上的“家”只剩下半个门框耸立着,上面的对联只剩下了“平安千”3个字。8月10日陈利利被刑拘后,现在宅基地上,只有他们家养的狗还不愿离开。

7月4日,包括陈青沙家、陈利利家(房子属于其父陈俊善)在内的6户人家在凌晨4点多,被不明身份的人从家里架上车,拉到了几十公里外,回来后,房子就消失了。

强拆之后,村里还给一些村民发了通知,称未搬迁的村民给村集体利益造成极大损失,要求进一步确定旧房搬迁日期,不签《搬迁腾房承诺书》视为自动放弃。

7月4日之后,原本还有20多家的“钉子户”,很快减少到了个位数,到8月9日之前,仅有6户人家尚未彻底“上楼”,而8月9日事件导致的刑拘,直接涉及到其中的4户。

4年后的征地

陈宝成的维权,源于金沟子村2006年开始的“旧村改造”,到2012年,又涉及到了人民路的东段工程的征地问题。

从土地的使用上看,这两个项目实际上紧密相连,它们共同涉及的都是广州路以东、梅花河以西、规划人民路两侧的24.4454万平方米土地,最初是用于“旧村改造”。

据金沟子村村主任陈卫生此前介绍,2005年金沟子村86%的村民已签协议同意旧村改造,2008年重签协议比例达97%。

2009年7月27日,《青岛日报》刊登了平度市国土局金发布的《平度市城关街道办事处金沟子村旧村改造项目挂牌公告》,该公告显示,平度市国土局将金沟子村总共244454平方米(约367亩),以1.117亿元的起始价格出让,公告显示该规划用地为“住宅商业”。该项目最终被唯一的投标人——青岛大有同人有限公司获得。

平度市国土局信访办主任姜鲁波表示,征地需要等房屋征收完以后才能进行,在挂牌之前是不会征收土地的,“这是个项目,并不是说就把地给它了。”

姜鲁波称,项目成交后,由于房屋征收进展缓慢,因为没有给办理相关的土地征收手续。直到2013年7月2日,平度市政府才在金沟子村张贴了拟征收土地公告,告知了拟征收土地的位置、补偿及安置方式。7月10日,又张贴了拟征收土地补偿安置方案,公示期7月17日结束。

今年7月30日,这些土地在挂牌4年之后,在平度市2013年第9批次建设用地中被上报山东省人民政府审查,对于具体结果,姜鲁波表示自己并不清楚。

虽然土地是今年才征收的,但金沟子村安置楼一期工程已于2009年12月开建,共460套,建筑面积4.3万平方米;二期工程于2009年5月1日开建,共400余套。

在国土资源部网站上,一则《金沟子村旧村改造村民安置楼项目》的土地划拨公告显示,该项目的土地面积仅为1.6602公顷(1.6602万平方米)。并且,该工程的约定交地时间为2012年12月30日,竣工时间为2016年5月11日,合同签订日期为2012年12月21日。

陈淑训家曾于2012年10月向平度市申请《关于金沟子村旧村改造的批复》,一开始未收到回复。陈淑训于是提起了行政诉讼,并获胜。2013年7月14日,陈宝成在微博上贴出了平度市的回复公函,显示该项目“不存在”。

按照平度市的规定,“改造村庄的安置用地和农民经济适用房用地按划拨方式供应,其它用地以招拍挂方式公开出让”,这意味着安置房的土地性质应该是国有划拨,但金沟子村今年才正式征地,显然,此前的安置房土地的性质与规定相冲突。

2012年3月28日,平度市政府人民路东段(广州路至东内环路)贯通修筑工程招标,之后开始施工。该段工程东段涉及到上述约367亩土地中的一部分,由于用地方案是今年7月才上报,该工程的用地也被认为存在问题。

朱孝顶律师曾在2013年4月与陈宝成一同前往国土局申请公开人民路工程的批文,当时获得的答复是,该路段并没有征地许可证、施工许可证。

现在的金沟子村早已看不出农村的样子。许多耕地都已经被建筑填满。本报此前披露,金沟子村所在的街道办事处,以租赁土地形式占金沟子村张家莹地片111亩,用于修建办公楼。本报报道后,该街道办事处至今仍未挂牌,而是以商业中心的名义运行。

最终,在金沟子村这场“旧村改造”的运动中,当地获得了过亿元的卖地收入,而农民失去了土地,有的农民可能还失去人身自由。

金沟子村,仅仅是平度市旧村改造项目波及的94个村之一。

拆迁要价争议

从2006年开始,陈宝成一直抵制村里没有手续的征地,网上舆论也基本持支持态度。但纪许光的网上爆料与大众网的系列报道对他提出了质疑。

从2013年4月开始,陈宝成的同乡、南方都市报前记者纪许光在网上爆料,称陈宝成借职务便利,通过“维权”为自己谋取私利。7月,纪许光更放出陈宝成录音材料,称陈宝成向开发商索取7套商品房和600万元。

纪许光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一开始陈宝成不断联系自己,希望他能帮忙报道自己家维权抗拆的事。他虽然多次拒绝,但陈每次遇到麻烦,他都会在微博上表示支持。到2012年4月,他才开始介入陈宝成家征地的事。

纪许光表示,陈宝成在与市政府领导谈判时,带了许多声称装有平度官员贪腐材料的信封铺开。并且陈的要求太高,房子要大产权、精装修、带车库,而即使这些都满足了,仍然不愿意签字。

纪许光说,最令自己感到愤怒的,是4月陈宝成将其提供的平度市委书记的手机号码发布到网上,这个举动最终促使他出来揭露陈宝成。

但根据当时的录音,陈宝成在与纪许光的私人谈话时提出的条件,是希望纪许光“说7保6”,6套房是家里3户人家,每户补偿一套,另外由于口粮地也被征收,每户需要多一套用于出租以保证生计,600万则是防止选的房子没有房产证而给的押金。

录音与此前陈宝成公布的《我和纪参事:不得不说的故事》中对房子和600万元的解释相印证。

在这篇文章中,陈宝成也提到,最早是纪许光主动介入调停。而之所以不签字,一是因为合同不合法,显示的拆迁对象是开发商,二是因为纪许光总是劝他不要管其他拆迁户,解决自己问题就好。

陈宝成同时表示,关于贪腐材料,如果有关部门依法向其了解情况,他一定全力配合,而这“事关我的法治理念的知行合一,因此我没有义务向有关机关之外的人作出说明”。

7月15日,山东省委机关报下属的大众网发布了《网曝平度“暴力拆迁”失实:个别户要价远超标准》一文,除披露拆迁系村民投票决定之外,文中还称,“暴力拆迁并不存在”,金沟子村在投票后,将相关拆迁房的财物搬离、登记、录像并封存后,才进行的拆迁。并为拒拆户安排好了已装修的房子。

而剩下的拆迁户中,“个别户提出了要以300平米的宅基地在整个平度范围内换6套精装房的远超标准的要求”。文章还披露,由于这些拒拆户,导致村里无法完成相关合约,开发商2012年要求村里每年支付300万元违约金。

但在7月4日被强拆的现场,中国青年报记者看到被随处丢弃的微波炉、瓢、电水炉、枕头等生活用具。大众网的报道中曾拍摄了一张陈宝成家外的照片,但报道并未采访陈宝成及其家人。中国青年报记者联系了该网陈宝成系列报道的一位记者,对方没有直接回应,只是表示,“看稿子即可”。

陈元节是文章中称被安排好的拒拆户之一。但记者在其“装修好”的屋内几乎没有看到任何被装修的痕迹。他家中唯一贵重的物品可能是他们从拆迁废墟里捡回来的电视机。一家5口都没有床,只有睡地铺,除卫生间外,地面还是水泥地。

陈元节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拆迁安置协议是强拆后儿子陈海涛背着自己签的——没有办法,儿媳妇回了娘家,儿子在车里凑合了几夜,实在顶不住了。陈元杰夫妇则是一直等到陈宝成被抓后,才搬上了楼,两位老人都表示,“陈宝成是个好孩子”。

记者随即走访了一些安置村民,他们告诉记者,安置房出现了一些屋顶漏水的情况,“但是也不是什么大事,报修就是了”。

本报山东平度8月22日电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com)转发 2013年8月23日


上一篇:飞渡1000 :平度,正在成为公权力滥用与私权利维护博弈的战场[关注陈宝成抗拆维权案(之五十二)]
下一篇:每一个公民都可能是陈宝成——《就陈宝成记者等被平度警方刑拘事件致青岛市委李群书记暨张新起市长的呼吁书》后续签名支持者名单(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