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集刊 >

梁石川:法界向青岛喊话能救出维权记者陈宝成吗?[关注陈宝成抗拆维权案(之十四)]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梁石川天涯家园  作者:梁石川


5天前,财新传媒记者陈宝成在老家山东省平度市被警方刑事拘留,原因是陈宝成与张鹏珂等7位村民,采用“倒汽油、持斧头等暴力手段”,涉嫌非法拘禁前来“平整土地”的铲车司机。此事一出,陈宝成家属及代理律师一方,质疑警方在做局,故意设套诱使陈宝成违法。而这一观点,也得到网络上许多网友的支持。那么,事情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北京晨报8月15日)

就在东方早报《让平度拆迁案回到法治的正途》:“双方对事件细节的描述截然相反,令外人一时难以判断是非曲直”、“村民确有在僵持过程中向司机泼撒汽油等不够理智的行为”,但要强调的是“不能默许暴力强拆,那只会引发以暴易暴”之际,腾讯开设的“记者抗拆被拘,法治赢了吗?”的话题即以登场。

这非常好。关于强拆与维权的话题,不容被转移。虽然山东当地首席网站大众网总编辑朱德泉在发布长微博答友人时称,“环顾南北,无言以对”:“友人问今天北边一篇稿子看了吗?我说看了,《被指涉嫌非法拘禁,维权记者被刑拘》挺厉害,不用去现场,隔空勾兑一下自媒体信息就能成稿,还弄了个维权记者的标签装修。再被一些网络标题党,黑白基本就快彻底颠倒了。友人又问,今天南边有篇社评看了吗?我说也看了,《记者抗拆被拘:传真机坏了,真相不能坏》,更厉害,基本代表了人家的认识和水平,一立论就把“涉嫌非法拘禁”给改成“抗拆被拘”变了定性。我说真相是不能坏了,但是评论老抢跑,不等等你身后的真相,这世界可就真坏了”。

不管是当局者迷也好,还是个中存有端谁的碗服谁管的问题。虽朱在上述微言中并没有提及陈宝成。但大家一看就知道说的谁。怒的又是谁。只是这种朱式调侃性怒目圆睁,却恰恰印证了圈内人所言的:“在这样一个民众权利意识爆发的年代,能像大众网这样积极主动为公权力辩解的,着实不多了,尤其是对一家网络媒体来说,更是需要些特别的考量。”

严格地说,法科出身又作过多年政法记者的陈宝成,在其家乡的拆迁维权做的是有一些糊涂。即使面对“程序缺失、法治不彰”,如某报编辑所说:“一个信仰法律的人,面对权力时却得不到法律的庇护,只能依靠自己的双拳和肉身,这无疑才是最大的悲哀”。

缘由很自然,陈宝成七年的维权并没有阻止当地的拆迁,也没有阻止平度的改建。他只是当地政府及官员眼中的一个大头的绿头苍蝇在眼前飞过,一是恶心,二是影响食欲,三是不断地制造嗓音。这个噪音或会影响了一些人的仕途也说不准。有人找茬还找不到呢?陈宝成却带领一群人硬是往枪口上撞,硬是往套子里钻;即使不是这样,这种陈式维权也走不远,即便是被扣押司机真的是一个“帮凶”,采取这种方式也是极端的,那是一个人呢!

现在的问题是,虽说最近中共中央政法委出台了首个防止冤假错案的指导意见,要求法官、检察官、警察在职责范围内,对办案质量要终身负责,并建立健全冤假错案的责任追究机制;网路中也出现了《就陈宝成记者等被平度警方刑拘事件致青岛市委李群书记暨张新起市长的呼吁书》,法界知名人士:江平、贺卫方、程汉大、孙新强、孙国栋、徐昕、李有华、宋绍富、张成明、杨玉圣集体签名。曾要求平度放人的领衔者,贺卫方透过微博称,“我跟宝成交往多年,他为人诚恳谦和,最有正义感。他为维护自家和村民的合法财产权利而抗争多年,常叹息小民在权势面前的无力。现在处境如此,我们很希望有关部门展示真相:已被拆坏的建筑中是否还有户主的财产?如有,何以直接派推土机毁灭它们?陈报警后公安何以漠视不理?”但如何把陈宝成与张鹏珂等7位村民,采用“倒汽油、持斧头等暴力手段”,涉嫌非法拘禁前来“平整土地”的铲车司机的案子办成铁案,已是平度当地首席课题。

这一点,可以从中广网日前在平度当地采访的五个求证:“警方解救人质,还是恶意做局?”、“ 警方积极营救,还是消极出警?”、“拒绝带走司机,还是拒绝交出?”、“司机自愿留下,还是被逼无奈?”、“属于正当防卫,还是非法拘禁?”平度警方的回答中看出一些端倪。即使陈家人如何的争辩,警方都能找到他们需要的理由。

如平度市公安局面对陈家质疑警方钓鱼执法,做局下套,就等陈宝成“撞线”。平度公安局副政委石德欣说,拘禁时间满24小时,只是公安机关立案标准之一,而非必要条件:“在这个案子中,张鹏珂等人通过暴力的方式,对铲车司机浇汽油,限制人家这么长时间,就够了非法拘禁的立案条件。就是三个小时、四个小时都够立案标准。”石副政委如此之说,自然是想起到一举多得效果,即可以把各种质疑挡在门外,又能体现平度公安人性化办案,还能起到震慑效果。

至于他想震慑谁?是不是真能在脸上贴上金,又把社会舆论挡在门外,都让该局所称的,“司机被困25个小时之后才救出,是为了保证人质安全,而不是为了拖延时间”,变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话题。朱德泉也承认,“环顾南北,(自己)无言以对”。恍惚间如“设局”、“下套”、“选择性执法”之说,早已在网路中广传开来。

如凤凰网早就推出了《法科生陈宝成为何走上肉身维权路?》专题,上来就抛出了“阴谋论”:“按照当地媒体说法,平度官方因实在无法做通工作,已决定‘绕道’搞开发,但缘何此后却依然与拒拆户屡有纠纷甚至冲突?以引来多位村民被刑拘的最新事端观之,拆迁户一方遭遇非难、甚至强拆时,寻求警方帮助屡屡得不到回应,等到村民控制住涉嫌侵入之人,警方却及时出现、开始追究村民的‘非法拘禁’之罪。这难道是当地官方故意设的局?”

腾讯问的更直接,记者抗拆被拘,法治赢了吗?是的,法治赢了吗?由法界知名人士:江平、贺卫方、程汉大、孙新强、孙国栋、徐昕、李有华、宋绍富、张成明、杨玉圣集体签名的《就陈宝成记者等被平度警方刑拘事件致青岛市委李群书记暨张新起市长的呼吁书》以公示与众。领衔的贺卫方教授直呼“平度放人”:“我跟宝成交往多年,他为人诚恳谦和,最有正义感。他为维护自家和村民的合法财产权利而抗争多年,常叹息小民在权势面前的无力。现在处境如此,我们很希望有关部门展示真相:已被拆坏的建筑中是否还有户主的财产?如有,何以直接派推土机毁灭它们?陈报警后公安何以漠视不理?”

然而,实质性的问题题并没有进展,当地媒体还在不停地播放陈宝成拿着二齿钩子“示威”的视频;域外的21世纪经济报道则在是把陈宝成那幅血迹斑斑的悲壮面容展现在众目睽睽之下的同时,由律师王才亮提升了“死磕”的意义:“陈宝成有这个思想准备,就是牺牲自己来推动法治进程。这种非法的城中村改造不能再继续了,我们要通过这个案件形成一个阻击点”。

上海的东方早报也要求,《让平度拆迁案回到法治的正途》:“双方对事件细节的描述截然相反,令外人一时难以判断是非曲直”、“村民确有在僵持过程中向司机泼撒汽油等不够理智的行为”,但要强调的是“不能默许暴力强拆,那只会引发以暴易暴”。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com)转发 2013年8月15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陈宝成:我与平度市委市政府“特聘参事”纪许光先生——不得不说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