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规范 >

江 平:我是怎样带博士生的?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中国教育报  作者:江平(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


我于 1991年获得博士生导师的资格。应该说,到 2010 年再招完一届博士生之后,我的博士生就满 20 届了。

担任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之后,我的主要工作,实际上就是带博士生。回过头来看,我带的博士生有一个很明显的特点,那就是他们里面,没有真正的高层官员。从这一点看,可以说既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好的一面是,我的这些学生们,当初考进来时,确确实实都是凭着自己的本事,尤其像早几年的学生,除非对学术研究非常感兴趣,否则是不会考博士的。这跟现在部分官员纯粹为了拿一个博士文凭的情况完全不一样。

就我带博士生的方式来说,这 20年里面,实际上是有三种模式:

最早的一段时期,是结合立法项目来带博士生。1991 年、1992年那段时间,当时我还担任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的立法工作。那时候,我曾经带过赵旭东、孔祥俊、周小明、文海兴等学生。

像这前几届的博士生,我都会带着他们一道参加立法工作。周小明跟我起草了《信托法》,我们还一起去日本调查日本的信托法。

早期的博士生培养,我主要就是结合立法项目来进行。对于这些博士生来说,都是通过立法项目这个背景,独立地在一个全新的领域里面进行研究,并结合中国的实际,考虑怎么样来起草相关法律,并将自己的研究成果作为提供全国人大起草法律建议稿的基础。像文海兴当时博士论文写的是期货法,虽然《期货法》最后没出来,但是他也是结合了立法来展开研究的。我想这种结合立法项目的学习,在一定程度上是有其好处的。

后来的一段时间,我是结合自己的科研项目来带博士。我不担任全国人大的职务之后,还有一些像涉及到民法典起草这样大大小小的科研项目。我拿到科研项目之后,会让博士生参与进来,通过科研项目来培养学生独立研究的能力,我想这也是带博士生的一个很好的方式。

最后一种模式即纯粹的指导了。后来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我不再作为民商法专业学科带头人来申请科研项目了。这样的话,较之前两种模式,就变成了没有立法、没有科研项目支持的指导工作。这样带学生的时候,就没有太多寄托的载体了。于是,我把博士生的招生数量也逐渐降了下来。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之内,可能加起来有十年左右了,都是我和杨振山两人合带博士研究生。因为起初只有我一个人有博导资格,后来杨振山也有了博导资格。那时候对学生的专业也没有太多的限制,因为民法、商法,主要就是我们两个人有资格带,但招生名额又相对比较多一点。所以在最初的一些年,我一届带四五个博士生的情况都有。

当然,现在我的正式的博士生已经减少到了每年两个。但在这两个之外,由于港澳台的学生不算名额,另外还有个别论文博士和差不多每年一个的博士后,每年加起来,也有四五个人。现在论文博士已经减少了,著名法官宋鱼水是我的最后一个论文博士。

我跟博士生建立了很深厚的感情。一方面,我要给博士生上课。过去只有我一个人有博导资格的时候,往往我一个人要把一学期的指导课讲下来。后来跟杨振山合作,我们两个人也把博士生的课都担任起来。现在有十多个博士生导师了,讲课的任务就大大减轻了。

但即便如此,我跟学生见面的机会还是不少的。现在,我一般是一个月跟学生见一面,请他们来我家,大家共同看看学习中有什么问题、有什么自己的见解等等。一般情况下,我跟博士生在前两年接触多一些,最后一年学生自己写论文,就稍微少点了。

应该说,我这一生带了20 届的博士生。我这 20 年带下来的博士,从数量来说,总共应该有将近 100 个吧。我自己觉得,这 20届的博士生中,真正在里面混文凭的,或者在博士生阶段不努力学习的,我不敢说绝对没有,但确实非常非常少。每每念及这一点,我觉得良心上还是很坦然的。

而且,至少从我所在的民商法专业来说,博士生入学考试,无论是当初考试命题也好,改卷子也好,录取也好,都是完全按照学术标准来录取的。从这点来说,我也是问心无愧的。

我的博士生里面,有一些现在已经做得很不错了。比如说第一届的赵旭东,现在民商法学界已经很有名。另外比如孔祥俊,现在也担任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的庭长。应该说,他们在各方面都是很有成就的,尤其是有一些学生在高校里,在学术研究方面也都颇有建树。

在我的印象中,头几届学生,愿意留校的很少。那时候的学生,最大的希望是到最高法院、国家机关去工作,你要让他留校的话,人家一般也不大愿意。而且在当时,留校也不以博士学位作为必要条件,本科生、研究生都可以留校。这样的话,博士毕业后,一般都不会呆在高等学校里。那时候,高校的待遇,无论从哪个角度说都不如在国家公权力机关那么好。

可是后来就完全不一样了。大概 2000年以后,上述情况就完全改变了。那时候学生考博士,第一个目标就是留校教书。甚至留不了最好的学校,也到次一点的高校去。在这种情况下,留校变得很有吸引力,当然留校的条件也越来越高。要想做高校老师,先决条件就是必须要取得博士学位。这样的话,博士学位变成了进入高校的敲门砖了。而且你拿到博士学位,也不见得能够进入好的高校。

对我来说,这一切都是很值得欣慰的。

(原载《中国教育报》2010 年9月27 日)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org)转发 2016年9月29日


上一篇:教育部:高等学校预防与处理学术不端行为办法
下一篇:王立新:史学界的仁者和智者――悼念恩师杨生茂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