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规范 >

井建斌:为了学术共同体的尊严——对杨玉圣先生关于学术规范建设若干思考的综述[祝贺学术批评网创办十五周年征文(之十五)]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学术批评网  作者:井建斌(天津行政学院副教授)


2001年3月15日,杨玉圣先生正式创办学术批评网。此后迄今的十五年时间,杨玉圣先生利用学术批评网这个平台,吸引了一批有志于净化学术风气、推动学术评论、维护学术尊严、促进学术进步的学界同仁,把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由邓正来先生等所倡导的学术规范化运动继续推向深入。在这一过程当中,杨玉圣先生还围绕着学术规范建设这个主题,从治理学术不端行为、加强学术平台建设、优化学术生态环境等几个方面,进行了若干思考,提出了一系列的见解和看法。这些见解和看法,在很大程度上,既反映了进入新世纪以来学界同仁在学术规范建设问题上的共识,也为今后进一步推进学术规范化运动向前发展提供了有益借鉴。

一、治理学术不端行为要有勇气开展学术批评

加强学术规范建设必须重视从底线抓起,对于学术不端行为采取零容忍态度。学术不端行为,主要是指抄袭剽窃、注释作伪、数据造假等行为。治理学术不端行为,既需要有人有揭露学术不端行为的勇气,用学术批评的方式撰文指出来,也需要被批评者坦然面对和善待别人的学术批评,真正做到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在此方面,学术批评网刊发了大量的揭露学术不端行为的学术批评文章,杨玉圣先生本人也主持了多起有关学术不端行为的学术讨论,同时甚至还因刊发揭露学术不端行为的学术批评文章引发所谓名誉侵权成为被告而多次走上法庭去伸张正义。好在学术乃天下公器,公道自在人心。不论是通过学术批评来揭露学术不端行为,还是通过法庭辩论来来揭露学术不端行为,杨玉圣先生及其主持的学术批评网的正义之举,都得到了学界同仁积极响应和鼎力相助。从后来的结果的来看,基本上都达到了激浊扬清、惩恶扬善目的。

在这一过程当中,杨玉圣先生一再强调要善待学术批评,一再呼吁学术批评要受法律保护。在善待学术批评方面,杨玉圣先生早就指出:“作为真正的学者,有错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敢正视错误,最可怕的是否认错误;批评也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敢面对批评,最可怕的是拒绝批评。我一直认为,学术批评的健康开展与发展,客观上,需要一个民主的学术环境、宽松的舆论氛围;就主观上来说,尤其需要学术至上、求真求实、与人为善的科学态度。善待学术批评,也就是善待学术本身,又何尝不是善待学者自己呢?”(杨玉圣:《善待学术批评》,《中华读书报》2000年4月15日)

在学术批评要受法律保护方面,杨玉圣先生援引梁慧星先生的话语,进一步论证了“学术批评与荣誉权无涉”的观点。梁慧星先生指出:“人民法院在审理所谓学术官司时,特别要注意区分哪些属于侵犯著作权的侵权行为,哪些属于学术批评行为。关键在看原告是否被剽窃抄袭的作品的作者。如果原告以自己的作品被剽窃抄袭为由提起诉讼,人民法院当然应受理,并审查是否确有剽窃抄袭的事实,据以判断被告是否应承担侵权责任。如果原告以被告批评自己的作品剽窃抄袭或胡编滥造因而损害自己的名誉为由提起诉讼,则人民法院一般应以属于学术批评,不属于人民法院管辖的案件为由,裁定驳回起诉。如果受理了案件,经审理查明属于被告批评原告的作品存在剽窃抄袭及胡编滥造等,属于学术批评中的争执,即使被告在批评中使用了过激的言辞如‘学术骗子’‘伪科学’等,亦应认定被告的行为属于学术批评的范畴,而判决驳回原告的请求,即判决被告的行为不构成侵害名誉权的侵权行为。”(杨玉圣:《学术批评与荣誉权无涉》,《社会科学论坛》2012年第11期)

二、加强学术平台建设必须既讲责任又讲公平还要讲优势互补

加强学术规范建设必须重视加强学术平台建设,在既讲责任又讲公平还要讲优势互补中,充分发挥学术期刊、学术集刊、学术网站各自在学术规范建设中的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一是在学术规范建设中要唤起学术期刊的学术责任。这是因为在目前“以刊评文”这一学术评价模式主导下,尤其是那些入选《全国中文核心期刊》《中国人文社会科学核心期刊》《CSSCI来源期刊》等的学术期刊,不仅是论文成果发表的主要平台,而且还是学术评价的替代工具,拥有不可低估的学术权力,尤其需要在用好学术权力中肩负起应有的学术责任。

杨玉圣先生在其《学术期刊与学术规范》一文中指出:“在推进学术规范方面,学术期刊不仅责无旁贷,而且任重道远,并有可能由此达致学术期刊、学术规范与学术研究互动多赢的格局。”为此,他呼吁学术期刊在学术规范建设中应当担负起三大学术责任:第一,矫正伪注。“学术规范要落到实处,一是要加强学科规范,二是贯穿于人才培养始终,三是加强学术引证与学术注释规范。特别是学术引证与注释规范建设,体现了形式规范与实质规范的辩证关系。”第二,防范学术剽窃。“对于蔓延学界的学术失范问题、学术不端行为和学术腐败现象,从学术研究的过程特别是学术成果的发表与传播来看,如何防微杜渐?如何从源头上堵塞污染的水源?学术编辑如何充任好学术把关人的角色?凡此等等,都是值得进一步讨论的话题。”第三,责任编辑要切实负责。“考虑到中国的学术刊物的国有企业性质(基本上是依赖财政拨款办刊),如何防范学术刊物成为侵蚀象牙塔的新源头?如何制止某些人利用学术权力公然寻租的不端行为?如何建树健全学术刊物自身的制度规范?如何保全学术刊物的公正形象?凡此等等,也都是无可规避的现实问题,值得期刊界同人思考和应对。”(杨玉圣:《学术期刊与学术规范》,《清华大学学报》2006年第2期)

二是在学术规范建设中要公平对待学术集刊。总体而言,目前的现状是:这些以追求高学术品质为依归的“以书代刊”的连续性学术出版物——学术集刊所发表的大量成果,既未被纳入学术信息检索系统,也未进入学术职称评审、学术奖励、学术考核等学术评价体系。杨玉圣先生在《值得关注的学术集刊现象》中指出:“由于忽略了这些学术集刊及其发表的学术成果,可以有把握地说,目前的任何一种评价指数均未能从整体上全面反映目前中国人文社会科学学术成果的真实情况。”在他看来,一些数量有限、但质量上乘的学术集刊很可能代表了中国学术刊物的未来发展前景。为此,他提出三点举措来公平对待学术集刊,以便发挥它们在学术规范建设中应有作用:“第一,教学、科研机构(特别是高等学校)公正地对待学术集刊及其发表的学术成果,在学术职称评审、学术奖励、学术考核等环节上,改变多年以来奉行的歧视政策,尊重现实,敬畏学术,一视同仁。 第二,建议《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改变过去那种无视学术集刊存在的做法(该《索引》曾阴差阳错地把《东方丛刊》《红楼梦学刊》列入其‘来源期刊’),实事求是,采取灵活性的变通之策,根据学术水准和学术影响力,将有关学术集刊适时列入《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来源期刊’。建议《新华文摘》《中国社会科学文摘》《高校文科学术文摘》以及中国人民大学报刊复印资料系列,在学术文献的二次开发与利用方面,对学术集刊上所发表的学术成果给以应有的反映。这是一笔宝贵的学术资源。否则,人为地将学术集刊及其发表的学术成果排挤出现有的学术检索与学术评价体系,那么,建立在此一残缺不全基础之上的任何成果统计、高校排名、学术评估和分析报告,将不仅是不准确、不全面的,而且也是不公正、不客观的,甚至将产生误导性的严重后果。第三,呼吁国家新闻出版署、中共中央宣传部调整和改进有关刊物注册政策,与时俱进,允许条件成熟的学术集刊获取其国内(国际)统一刊号,使之名正言顺,从而为进一步繁荣和发展人文社会科学提供学术园地。果如此,则必功德圆满,并深得学界人心,恐善莫大焉。”(杨玉圣:《值得关注的学术集刊现象》,《云梦学刊》2004年第4期)

三是在学术规范建设中要优势互补地发挥学术网站的独特作用。作为学术批评网的创办者和主持人,杨玉圣先生较之其他一些学者,更为看重学术网站在学术规范建设中的独特作用。在他看来,“方兴未艾的学术网站,几乎打破了时空局限,一网联天下,其发布时间的瞬息性、储藏空间的无限性、学术研讨的互动性、运营成本的低廉性,与传统的纸质媒体相比,具有压倒性的优势和发展前景。”(杨玉圣:《学术期刊与学术规范》,《清华大学学报》2006年第2期)

但是,毋庸讳言,学术网站的短板就是,它首发的文章,还无法进入目前的学术评价体系。因此,如何把学术网站的便捷性的与学术期刊的权威性结合起来,先在学术网站的便捷性首发引起互动性学术研讨,然后在学术期刊的权威性刊载进入学术评价体系,从而在学术网站与学术期刊的优势互补中引领学术的发展与进步。事实上,学术批评之所以能够有那么多的首发文章、之所以能够在一些学术话题的讨论中引风气之先,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学术批评网的创办者和主持人杨玉圣先生很好地实现了学术网站与学术期刊的有效互动和紧密合作。近年来,学术批评网首发的一些文章相继在《学术界》《云梦学刊》《社会科学论坛》等学术期刊上发表,就是一个很好的明证。

三、优化学术生态环境关键是要以大学的逻辑办大学

加强学术规范建设必须重视优化学术生态环境,在坚持大学管理去“行政化”、大学科研去“去GPD化”、大学学术评价“去SCI化”的前提下,以大学的逻辑办大学,确立大学自信的根基,让学术回归学术,用学术的逻辑评价学术。这应当是每一位学术中人的理想治学境界,也是近年来杨玉圣先生关注的重点问题和学术批评网讨论的热门话题。

大学管理去“行政化”的实质,就是去“官本位”。 在杨玉圣先生看来,在从根本上改变高校“官本位”现象,很难一步到位,尚须有赖于政治、文化和教育体制的深入改革的现实情况下。为此,他提出了当务之急高校“去行政化”的三点建议:“一是在高校内部实现政(行政)教(教学科研)分离制,大学副校长(党委副书记)以上党政领导专职化,一心一意做大学的校务、党务,在任期间不再做教授,不再承担教学工作和科研任务,也不担任研究生导师。对于从事教学科研工作的教授,以人为本,改变目前的数量化考核办法,尊重学者,尊重学术。我相信,如果一个大学的专职教师比例达到教职工总数的60%~80%,那么中国的大学的教学科研的格局必然焕然一新。二是党中央、国务院明文禁止国家公务员在大学兼职。现任高级官员应该起到表率作用,立即、主动辞去在大学的兼任院长、博士生导师。如果某位公务员实在对专业过于热爱,那么不妨趁机脱离现在的公职岗位而到大学执教。或者,退休以后再到大学,发挥余热,也未尝不可。三是要去掉大学权力本位,让大学回归大学,即让高校成为追求学问和真理的净土。”(杨玉圣:《大学“去行政化”论纲》,《社会科学论坛》2010年第7期) 

大学科研去“去GPD化”的办法,就是可以把大学分为研究型大学和教学型大学。在杨玉圣先生看来,美国的一些做法值得借鉴。在美国,研究型大学居于少数,其主要使命是从事学术前沿研究,因而其教师和研究人员除教书育人外,主要是致力于创新性的学术研究;而教学型大学则居于绝大多数,教师以教学为主,科研并不被人看重,因为把学术前沿成果及时转化为教学成果就是其主要的本职工作。“这样一来,研究型大学的教师往往兢兢业业于科研,教学型大学的教师一心一意于教学,两者各有侧重,相辅相成,相得益彰。”(杨玉圣:《高校科研“去GDP化”刍议》,《社会科学论坛》2010年第8期) 

大学学术评价“去SCI化”的目的,就是要用学术的逻辑去评价学术。在杨玉圣先生看来,“从直接和积极的作用说,学术评价通过鼓励知识创新,引导学术遵守学术规范,控制越轨行为,激励评价对象提高学术水平,发挥着推动学术事业发展的重要社会功能。学术评价引导科研资源的分配,从而对学术活动具有‘指挥棒’的作用。建立科学、公正、客观的学术评价机制,对于促进学术发展、遏制学术腐败具有重要意义。”(杨玉圣:《校学术评价“去SCI化”评议》,《社会科学论坛》2010年第9期)为此,在用学术的逻辑去评价学术方面,他提出了五点呼吁:第一,要敬畏学术,切实尊重学术研究的规律。第二,要尊重学术研究的内在规律,尤其不能用“拔苗助长”式,人为制造学术泡沫和虚假繁荣。第三,要承认学术的内在品质,以学术代表作作为学术评价的价值取向。第四,要尊重各学科的个性,分类评价。第五,要切实淡化非学术因素尤其是“长官意志”对学术评价的误导和干扰。(杨玉圣:《用学术的逻辑评价学术方面》,《重庆大学学报》2010年第6期)

杨玉圣先生在创办并主持学术批评网的十五年时间中,在继续深入推进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由邓正来先生所倡导的学术规范化运动的过程中,围绕着学术规范建设这个主题,在许多方面进行了深入思考,提出了很多有针对性的见解和看法。本文的梳理和归纳只是初步的,要想更多地了解杨玉圣先生在学术规范建设若干思考,建议去重点阅读杨玉圣先生业已出版的两部有关学术规范建设的专题论文集:一部是在学术批评网创办五周年之际出版的《学术规范与学术批评》(河南大学出版社2005年出版),一部是在学术批评网创办十周年之际出版的《学术共同体》(河北人民出版社2010年出版)。

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历史当中,我们每个人也都在创造着历史。今天,在学术批评网迎来创办十五周之际,我们应当有这样的一份自信,那就是:在未来学术史家撰写的有关21世纪初期的学术规范化运动的著作中,一定会给那样一批有志于净化学术风气、推动学术评论、维护学术尊严、促进学术进步的学界同仁和那样一些旨在净化学风、繁荣学术的学术网站,留下足够的空间和做出恰当的评价。

(感谢井建斌先生惠寄)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org)首发 2016年2月24日


上一篇:黄安年:严守学术规矩 曝光学术不端——以美国铁路华工研究为例[祝贺学术批评网创办十五周年征文(之十三)]
下一篇:教育部:高校党政领导是学术不端行为第一责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