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规范 >

黄安年:严守学术规矩 曝光学术不端——以美国铁路华工研究为例[祝贺学术批评网创办十五周年征文(之十三)]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学术批评网  作者:黄安年(北京师范大学教授)


国有国法、党有党纪,学有学规。与几年前相比,如今学术生态恶化在某些方面愈演愈烈,积重难返,令人担忧。时下,权学钱交易趋势并未得到切实有效的遏制,反对学术腐败并未真正提上日程,一些单位学术权贵和官员新贵当道,相互利用,使得学术殿堂几乎成了烂泥潭和交易所。

本文以美国铁路华工研究为例,谈谈严守学术规矩,曝光学术不端的紧迫。美国铁路华工研究本是小众课题,研究难度很大,需要做大量细致的基础性工作。长期以来,这一研究课题没有立项、不被重视,悉心从事者寥寥无几,在国内迄今还没有国人为铁路华工塑像立碑。近年随着这一研究在国内的艰难前行,个别成果逐渐显露,尤其是2015年纪念大批华工参与建设美国中央太平洋铁路150周年之际,国家主席访美赞誉“150年前,数以万计的华工漂洋过海来到美国,参与建设美国太平洋铁路,铺就了通往美国西部的战略大通道,成为旅美侨胞奋斗、进取、奉献精神的丰碑。”美国铁路华工问题方始进入公众视野。在此前夕,某些对美国铁路华工本无作为的官员突然发觉有旗可抢,沽名钓誉,出现了一起令人费解的权学钱交易事件。

一,官员作序开会,须遵守规矩

事情要从2015年9月17日中国侨联(即中华全国归国华侨联合会)高调主办《金色道钉—筑建中美和平发展之路》(生键红著,中西书局,2015年8月第一版)的首发式说起,仪式刚过随即新华社等各大新闻媒体按照统一新闻稿迅速播发。显然主办单位负责人需要抢在国家主席访美前夕召开这样的会议,据报道此书还将送联合国大会作为供各国代表参阅资料。然而,出乎主办者意料,一封抗议信随之发出,盖因9月17日,《金色道钉》一书举行的首发式,在主办单位中赫然列有中国侨联和美国斯坦福大学,但斯坦福大学从未同意使用斯坦福大学之名,与作者也没有关系,因此非常生气,发函表示抗议。以下是新闻报道和斯坦福大学方面的信件。为了核实“今天晚上8时半(2015年9月18日美东时间)我和李炬(《沉默道钉的足迹》合作作者)通了电话获得确认Hilton Obenzinger信的可靠性。恰好他21日赴洛杉矶参加铁路华工摄影展座谈会,并和Hilton Obenzinger见面商谈相关事宜。”[1]但是,问题还不止是斯坦福大学对于中国侨联主席至今对信件不加回复失之以礼,表示不满,而且这一事件还涉及学术不端和失范的令人不解现象。

第一,这本豪华型画册在首发式时仅有供媒体发布的“样书”,连作者自己、主持会议的侨联副主席、会议举办地的中国华侨历史博物馆也没有得到该书。[2]据承印的杭州萧山古籍印务有限公司老板称,批量书是晚些时候才印出的,而且总共只印500册,并未“走市场”。所谓各地“新华书店”经销乃虚假广告。笔者作为研究同行,对此书一无所知,欲购书无门,直到两个多月后的11月29日,才有机会借来一阅,看到该画册定价2015元,豪华装帧,远非普通读者所能承受。人们怀疑这样定价高昂、印量很少的画册是否为了送礼搞关系的“雅贿”需要?这该是问责侨联主管人及其领导,并希望对此作出解释的。

第二,此画册署名生键红(现上海方志办办公室主任)著,而画册却特地在显耀处突出中国侨联冠名。那么,书的出版和中国侨联究竟是什么关系?是否中国侨联组织和赞助了这部画册的出版?然书的版权页上并未写明是否获得项目赞助。如果确是中国侨联赞助(即使仅以冠名方式),又为何单独组织和赞助这部画册?如果没有,又为何要冠名中国侨联呢?再说,这究竟是中国侨联主要领导独自拍板决定的,还是经过了什么学术评估程序认定的?此外,这部画册是作者自己掏钱出版呢,还是有某个团队为书的赶时间点出版效力?这笔钱和人力的“无私奉献”又是来自哪里?[3]

第三,更为令人不解的是,中央关于领导官员为书写序和出席各类首发式活动早有明确规定。除非中央明令同意,一般情况下不能为书作序,更不应出席什么首发式。然而,身为省部级干部的中国侨联主席、党组书记、中央委员LJ先生不仅亲自为该画册写序,而且该画册中还集有四幅这位主席题词等照片,LJ先生还亲自在首发式上高调发表主旨讲话。这种自编自序自导的自我吹捧,令人想到习总书记针砭的话:“表扬和自我表扬、吹捧和自我吹捧、造势和自我造势相结合”[4],是某些领导人的惯常表演。

第四,这部画册“版权页上写的清清楚楚:2015年8月第1版,第1次印刷”;而有影响的高官亲自为之写序签名是“2015年9月。”[5]书已出版,才来作序,请问这种现象该如何解释?难道写序官员可以只顾写序不负责内容和出版么?难道这样在学术上、版权上经不起推敲的画册可以作为涉外高档礼品广为散发么?

第五,令人惊讶的还在于,这部画册中的全部图片,几乎没有注明原始图片来源,显然涉及知识产权(含图片版权)保护问题,为何身为侨联主席不仅未加发现纠正,居然迫不急待地高调宣扬要将这样的版权意识严重缺失的画册专送100部到联合国大会作为资料礼品散发,请问身为侨联主席,你对此有何责任?当然与此相关还涉及著作权问题,既然是画册,而且提供者是周立民却只署“摄影、图片收集”,而非作者之一,该画册全部文字说明所占分量很低,周立民为画册提供图片所作贡献巨大为何不能联署作者呢?令人感到不公。

第六,再以署名侨联主席的序而论,仅仅一页、不足800字的序,却出现几处学术表述上的硬伤和问题,人们有理由怀疑这位侨联主席对美国铁路华工研究是否真正懂行;如果不懂,为何装懂写序?[6]

上述问题,希望得到中国侨联主席作出合理的解释。官员们往往把学者的建议和批评意见当作耳边风,我联想到习大大语录中有段很贴切的话,“有的地方和单位有了问题总想捂着盖着,甚至弄得保护错误的力量大过伸张正义的力量,这个问题要认真解决。查处违纪问题必须坚持有什么问题查清什么问题、发现什么问题查清什么问题,不能装聋作哑、避重就轻,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任何人不得隐瞒、简化、变通。”[7]对于官员和学术官员来说,看齐意识是重要的,问题在于我们的官员真的看齐了吗?

二,图片使用,须遵守版权规矩

上面谈到的,涉及图片使用须遵守版权规矩。在这里有必要单独展开说明。美国铁路华工的图片使用,涉及遵守知识产权、出版权、著作权的学术规范。笔者在编著《沉默的道钉》(2006年五洲传播出版社)和笔者与李炬合著的《沉默道钉的足迹》(2015年中国铁道出版社)等沉默道钉系列图书中,一直强调严格遵守图片版权。

2007年4月12日,我在一篇博文中谈到:“为什么需要特别注意图片资源的知识产权保护呢?现在我们的不少媒体缺乏自觉遵守知识产权的保护意识,往往自觉不自觉地侵犯了知识产权。例如,随意将具有原创图片版权或者保存原创图片权益的图片下载并且用在自己的网站上,而不加任何说明,更未经原创者或者收藏单位的授权;有的图片社虽然从原创单位购买了版权或者使用权,但是并未授权可以在网上公布而未加说明。在如,《沉默的道钉——建设北美铁路的华工》大型历史的画册都是经过授权的,有的是按规定付费的。但是某些网站和媒体未经五洲传播出版社和作者的同意,擅自下载并在网上公布,而没有注明来源,这样做,不管出于公益性的需求或者赢利性目的,都是不合法的。我希望有关媒体和网站切实重视起来,加以改正。在笔者看来,媒体和网站使用图片如果不是自己的原创或者授权,是需要详细注明图片来源并征得被引用单位同意的。”“最近,齐鲁电视台三位工作人员来访,谈到华工建设太平洋铁路之旅的活动时,我同样强调了这个问题。在处理这样的问题时,我们在画册编着和出版过程中是非常注意的,这里涉及和几十个单位打交道,取得他们的同意、理解和支持,也付出了必要的报酬,即使这样,出版社也无权转售图片给其它单位使用,因为版权协议中并这样的授权。”[8]

去年10月,我在博文《沉默道钉的足迹》的注重版权特色中说:本书的序中写道:“本书具有以下特点:第五,注重版权。本书所有图片均注明出处,凡是涉及版权问题尽可能联系所有者或收藏者获得授权,对于无法联系不上的,均为保护收藏单位的合法权益做好准备。”
 
关于版权,笔者在新著的后记中还特别说明:“尽管我们使用的许多历史老照片的原创时间已经超过《伯尔尼公约》规定的50年的版权保护期,作为出版物我们有权使用这些图片,然而为了表达我们对原创作者的尊重和收藏单位的敬意,我们依然遵循知识产权保护公约的精神和学术规范,尽可能地与历史图片原创作者或保存图片单位联系取得他们的理解和支持。对于经过多次一再联系迄今仍未回复的图片收藏单位,我们除注明来源外,还储备了一定的费用,一旦信息沟通后即转交给图片收藏单位。同时,我们注明了书中所引图片的各种来源,有的并非来自独家。对于国内近几十年来的图片,绝大多数都获得了使用图片的授权,有的是作者自己拍摄的,有的则直接引自本书作者的著作或博文。”“读者可以从本书的附录2 图片来源中获悉每张图片均有明确来源的说明。我们在提交出版社的书告备用资料中则更为详尽地提供了图片的各种来源,在图片使用上我们力图用的是最接近原始的图片,并且对图片努力寻找文献或其他佐证依据。我们在后记中列出了对我们的著作伸出友谊之手的朋友们的名单。”[9]

令人遗憾的是,《沉默的道钉》等书的图片版权受到侵犯的情况,屡见不鲜。例如,2010年7月18日,笔者在《道钉,不再沉默》
“后记”(2010年白山出版社)中写道:“2007年11月初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的编导就摄制八集记录片《碉楼往事》一事向我征求意见,并在13日来我家就华工建设太平洋铁路问题对我进行采访和摄像,此前,还借走了我编着的《沉默的道钉----建设北美铁路的华工》画册(五洲传播出版社,2006年中英文版)和Becoming American , The Chinese Experience (1)(2)(3), DVD等资料。今年7月17日下午编导将所借书画册等书籍和光盘还回,并送来了一套八集大型高清记录片《碉楼往事》(中英文版),这套光盘由中央新闻记录电影制片厂、江门广播电视台等单位联合摄制,2009年为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先在江门电视台播出,今年3月30日开始在央视二套推出。八集大型高清记录片《碉楼往事》的播出无疑是可喜可贺的。我注意到片中大量采纳了《沉默道钉》画册中提供的图片和文字数据,有几处则是2007年11月13日在我家中采访的镜头。(见有感于高清纪录片《碉楼往事》的摄制,黄安年的博客2010年7月17日http://www.sciencenet.cn/m/user_content.aspx?id=344968)”[10]

类似情况,还可举出,去年9月8日,我在博文中提到“由美国格律文化传媒集团和中国广东广播电视台联合摄制出品的大型人文纪录片《金山梦-寻找•道钉记忆》,已于2015年8月22日在美国南加州阿罕布拉市侨报大楼举办北美首映礼。这是值得祝贺的。和前三部国内播出的有关美国铁路华工的大型记录片不同的是,这部记录片是美中合作拍摄和制作的成果,也更多反映了最新的研究成果,特别是美中两国新发现的铁路华工的实物。报道说:“摄制组还请到包括斯坦福大学美国历史系教授,全美首个也是唯一一个华工历史研究机构的发起人张少书、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曾著有《道钉不再沉默》等众多关于华工历史研究著作的黄安年等4位历史专家作为纪录片的历史顾问,对这段历史进行了专业、全面的解析。”去年(2014年)9月25日下午《侨报》及电视台一行5人来家采访录像,专访一个半世纪前华工修筑中央太平洋铁路问题。(实录全文版见侨报特约记者杨阳、元桥专访实录的《侨报》2014年10月22日A3)摄制组去年9月上旬在广州中山大学举行国际学术会议期间又曾对我进行专访,但《寻找道钉记忆》我迄今没有看到。”[11]

我要说的是,直到现在我这个国内唯一“历史顾问”连个《寻找道钉记忆》的副本都没有收到,这算什么“历史顾问”?至于从我和李炬的有关美国铁路华工著作中以及我和李炬的博文中,下载图片不加说明成了某人自己的图片原创的例子,无需再举了。

三,博士论文,须遵守引文规矩

博士论文须遵守引文规矩是学术规范的重要方面,往小处说是学术规范问题,往大处说,是学术不端问题;就责任说,博士生责任旁贷,博士生导师和答辩委员会成员也有各自的责任,这类问题是不能也不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这里以生键红公开出版的博士论文《美国太平洋铁路建设中的华工》(中西书局,2010年10月)为例说明。
   
笔者1998年4月12日撰写的《中央太平洋铁路的建成与在美华工的贡献》论文,提交1998年6月10日在上海举行的“十九世纪下半叶华人在开发美国西部所作的历史贡献与中美关系”国际学术讨论会。全文发表在《河北师范大学学报》1999年第2期,第97-113页。[11]在这篇长三万多字的学术论文中,笔者引用了大量的美国国会档案中的文献资料,如注释中的11、13-26、31-33、55-58等。这些国会档案资料是从哪里引来的?
    
这些美国国会档案资料,来自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在上世纪80年代由我本人经手的,从当时北京中国书店保存的美国553卷美国国会档案中全部购得的(当时的价格是人民币8000元,学校社科处特批拨款购置归历史系资料室保存)。据我所知,这些属于19世纪40年代到60年代的美国国会档案,是解放前夕美国驻北京领事馆遗留下来的,后来由中国书店收管,考虑到占地较多需要清理,于是主动联系到我这个到中国书店选购英文旧书的常客。这些国会档案即使在美国的图书馆中,估计齐全的也不超过10家,而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拥有的这553卷国会图书馆资料,在全国是独一无二的。北京图书馆、北京大学图书馆等拥有较多外文资料的图书馆也没有这些图书收藏。此外,还有一个重要情况是,美国的国会档案通过网络公开以便学术检索,是新世纪以后较晚的事情,至少在2006年,也是极难看到和查到的。在一定意义上,我在1998年学术论文中能够看到并引用大量美国国会档案第一手的资料,是占有资料优势且独家首发的。

我在1998年的这篇学术论文中有如下一段话:
    这里需要特别提到的是,由于美国内战的激烈进行,当时有400万青壮年被征入伍,美国的工农业生产各个方面都感到劳动力严重不足。1863年林肯提请国会通过鼓励外国人移居美国的法案,该法案为参议院第125号议案,于1864年2月18日提出,1864年3月2日三读通过。[55]众议院为第411号议案于1864年4月16日提出,6月30日通过。[56]1864年7月4日作为第403号联合议案,参议院通过了鼓励外来移民法的修正案,1864年7月4日林肯总统正式签署了《鼓励外来移民法》。[57]
[55]No. 125, A Bill to Encourage Immigration. In Journal of the America, being the 1st session of the 38th 
Congress, Washington, p.165,207. Also see No.125  p.334, p.387. In Executive Document of theHouse of
 Representative, During the 1st session of the 38th Congress 1863-1864.Vol. 6, No. 1, Message of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Accompanying  Documents, to the Houses of Congress, Washington, No. 1 Interior.
[56]No. HR 411. A Bill to Encourage Immigration, p.533,p.558,p.562,p.918 p.940, 968-969 pp. In Executive Document of 
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 During the 1st session of the 38thCongress 1863-1864. Vol. 6, No. 1, Message of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Accompanying Documents, to the Houses of Congress, Washington, No. 1
Interior.
[57]No.403. A Bill to amend the act entitled "An Act to encourage Immigration", Journal of the Senate of the 
United States being the 2nd session of the 38th Congress, Dec. 5, 1864,Washington, 1864. p..84.1865年7月4日國會又通過了第746號檔的鼓勵外來移民法的修正法。(p.237, p.247.)
  
令人惊讶的是,前不久,笔者不经意地翻到一本题为《美国中央太平洋铁路建设中的华工》(2010年10月中西书局出版)的书,是生键红博士在她的博士学位论文基础上写成出版的。本文不来说这本书的学术评价,只就学术规范提出不解疑问:

该书中第三章中央太平洋铁路上的第一批华工第一节1864年前铁路劳工状况分析  有如下叙述:
    1863年林肯提请国会通过鼓励外国人移居美国的法案,该法案为参议院第125号议案,于1864年2月18日提出,1864年3月2日三读通过。[1]众议院(作)为第411号议案于1864年4月16日提出,6月30日通过。[1]1864年7月4日作为第403号联合议案,参议院通过了鼓励外来移民法的修正案,1864年7月4日林肯总统正式签署了《鼓励外来移民法》。[1]
[1]No. 125,A Bill to Encourage Immigration. In Journal of the America, being the 1st session of the 38th 
Congress, Washington, p.165,207. Also see No.125  p.334、387. In Executive Document of 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 During the 1st session of the 38th Congress 1863-1864.Vol. 6, No. 1, Message of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Accompanying Documents, to the Houses of Congress, Washington, No. 1 Interior.
[1]No. HR411. A Bill to Encourage Immigration, p.533、558、562、918 、940、 968-969 .In Executive Document of 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 During the 1st session of the 38th Congress 1863-1864. Vol. 6, No. 1, Message of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Accompanying Documents, to the Houses of Congress, Washington, No. 1 Interior.
[2]No.403. A Bill to amend the act entitled "An Act to encourage Immigration", Journal of the Senate of the 
United States being the 2nd session of the 38thCongress, Dec. 5, 1864, Washington, 1864. p..84.1865年7月4日國會又通過了第746號檔的鼓勵外來移民法的修正法。(p.237、247.)
(以上见第45-46页)

如果将这段文字和注释的叙述与我1998年的论述和注释,仔细加以对照,简直是一模一样。这就令人奇怪,怎么会如此巧合?引文完全相同,甚至同一引文的出处的所选页码也完全相同呢?要知道,这段文字说明1998年以前是没有人这么写的。从该书内容看,她显然是看过我的这篇学术论文和2006年我编著的《沉默的道钉》一书的。问题是这位年轻的博士研究生究竟是她自己直接查到了美国国会档案的这些内容(要知道但查这些内容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并翻译成和早先我已经表述完全相同的中文文字呢?还是可能看到了我1998年的学术论文,于是转引而未加说明是转引呢?不得而知,这需要她自己作出令人信服的解释。

她在书后所列参考文献中并未列出有美国国会档案资料。而且,全书仅有的三处引自美国国会档案的却和我1998年论文的叙述完全相同,岂非咄咄怪事!顺便说的题外话,在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的中国近代史博士生中,查阅美国国会档案的人也极少,甚至我没见过,原因之一是导师本人也没有查过或者提醒博士生查过。她的资料参考书中没有列出美国国会档案资料并不奇怪,那么她所引用的资料究竟从哪里来的呢?

本来转引是很正常的事,如果明明是从他人文章里转引来的,却不加说明转引来源,好像是自己直接看到的,这是很不可取的,这就涉及学术规范的诚信了!对此,我无法断然肯定。我也无法知悉答辩委员会在审查博士学位论文时有无注意到这类现象。[13]

如果这三段重要引文确系引自我文,注明了并不降低博士论文的学术水准,而是学术诚信的体现;如果回避而不注明,难免引发非议。该书绪论第10-11页、后记第158页提到了我,绪论说“北京师范大学教授黄安年教授长期从事美国史研究,出版了《当代美国社会保障政策》(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8年)、《当代世界五十年》(四川人民出版社,1997年)《美国的崛起》(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2年)、《20十世纪美国史》(河北人民出版社,1989年)等美国史专著。1999年他开始关注19世纪美国铁路华工问题,同年4月他在《河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发表了题为《中央太平洋铁路的建成与在美华工的贡献》的文章,2006年10月黄案年教授在其长期研究的基础上出版了《沉默的道钉——建设北美铁路的华工》(五洲传播出版社)大型历史画册用中文和英文两个版本收集了大量中央太平洋铁路建设中的图片与文献资料,这些论著成为我研究的起点”。在2007年4月后记中她专门写道:“我解读了黄安年教授的研究成果----他出版了一本画册,但我必须获得赵耀贵的认可,方可在此史料的基础上有所进展。”由此可见对于我的铁路华工论著,她是仔细研读了的,既然如此,她书中86页专门列出图11“布鲁默铜牌纪念碑”并注明“图片来源:学术交流网(www.annian.com)”这又我哭笑不得,首先学术交流网的网址并非www.annian.com,而是www.annian.net,我作为学术交流网创办人在学术交流网上是不发照片的,因为学术交流网没有发照片的技术功能,说这照片引自学术交流网肯定是摆乌龙的。或者是引自我的《沉默的道钉》,或者是出于我的博文,或者转引我的其他文字,但绝非学术交流网上的图片。她既然能专门引这张图片来源,为何在该书第45-46页上的三段出处不引呢?再说,既然黄安年的“论著成为我研究的起点”(生文第10页)又“解读了黄安年教授的研究成果” (生文第158页),自然仔细研读了我的铁路华工论著了,那么为何从头到尾回避和我的联系呢?她的这本书,我还是在2015年通过网购才买到的。

现在我们也许可以解释,即使是博士研究生在学生时代不认真践行学术规矩,那么走入工作岗位后仍会避不开学术规矩这个根本问题的。

在结束本文时,我想说的是,为了纯洁学术空气,净化学术生态,我们必须严守学术规矩,使各类学术不端行为充分暴露于阳光下。

学术批评网创办于2001年3月15日,迄今已经整整15年了,学术批评网一直是严守学术规矩、曝光学术不端的一面旗帜。我在2011年2月23日的《营造健康学术批评环境 完善学术不端惩处机制》长文开头写道:“进入新世纪以来,学术批评网在我国人文社会科学学术网站中是一面值得敬佩和学习的旗帜,也是坚持不渝地推进健康学术批评、抨击学术不端现象、呼吁健全学术规范的一个典范。自2001年3月15日创办算起,十年来学术批评网经历了常人难以忍受的风风雨雨,但杨玉圣一直坚持纯洁学术环境、维护学术共同体的尊严这一学术理想,不怕威胁,不惧中伤,不顾误解,无私无畏,没有退却,绝不动摇。玉圣在赢得了越来越多正直学者的支持、理解、崇敬的同时,又为某些人所嫉恨,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千方百计地对他进行人身攻击和污蔑造谣,他也从中受到锤炼,越来越稳重和成熟。最近十年来,为了改善我国的学术生态环境,许多学术网站和志士仁人做出了十分可贵的努力,在我们期望2011年的学术春天到来之际,笔者呼吁要进一步营造健康的学术批评环境,不断完善学术不端惩处机制。”[14]

遗憾的是,教育部、从周济部长到袁贵仁部长,以及学术文化方面的其他主管领导,几个五年计划过去了,在纯洁学术生态方面却为官不力,收效甚微,我们殷切希望学术主管部门能够痛下决心,标本兼治;高举严守学术规矩  严查学术不端大旗,认真践行,再也不能装聋作哑、避重就轻,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再也不能任由学术腐败的毒菌蔓延,侵蚀国本,贻害未来。

注释:
[1] 斯坦福大学就并未参与主办却署名和侨联联合举办《金色道钉》一书首发式致信侨联主席
转发斯坦福大学美国铁路华工项目副主任Hilton Obenzinger信  黄安年的博客/2015年9月18日晚上美东时间;9月19日上午北京时间发布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921841.html
[2] “对不起,至今我自己手上还没有《金色道钉——筑建中美和平发展之路》这本书。因为画册是纯手工印制和装订的,为9月17日由中国侨联与美国斯坦福大学在中国华侨历史博物馆联合举办的首发式制作了五十本。9月19日,又有100本启运联合国,作为9月26日联合国会议资料之一。”(深情的道钉——专访《金色道钉》作者生键红,2015-9-25 23:00:56,来源:东方网 作者:马景华 姜文然 选稿:刘辉http://news.eastday.com/c/20150925/u1a9045690.html )
[3] 难解其中味----从《金色道钉》一书作者生键红,冠名中国侨联说起,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6年2月16日发布
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415&do=blog&id=956457
[4] 新华社北京10月14日电 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2014年10月15日)习近平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5-10/14/c_1116825558.htm
[5] 一本送礼画册奇闻:8月出版9月作序,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5年12月10日发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942438.html, 序原文“二0一五年九月”。
[6]见大批华工参与建设美国太平洋铁路时间究竟是1865年还是1864年?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5年12月26日发布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945935.html;从美國華盛頓紀念塔内徐繼畬的碑文说起,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5年12月27日发布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946154.html;再谈1865年还是1864年?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5年12月26日发布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946366.html。再谈美国铁路华工遭受不公正,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5年12月29日发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946543.html此外,该画册还有一些与事实不符等问题。如《金色道钉》画册中的四华工像真的是“参与建设美国中央太平洋铁路的华工”吗?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5年12月26日发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945953.html;蒲安臣签订《蒲安臣条约》是清“办理中外交涉事务大臣”?还是美驻华公使?,黄安年文黄安年的博客/2015年12月28日发布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94633.html;马克•吐温和美国铁路华工生活在一起过吗?,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5年12月29日发布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946684.html
[7] 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辑的《习近平关于严明党的纪律和规矩论述摘编》, 《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总结大会上的讲话》(2014年10月8日),人民出版社单行本,第27页。
[8] 重温《高度重視圖片資源的知識產權的保護》(2007年4月12日),图17
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5年10月3日下午美东时间;4日凌晨北京时间发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925134.html
[9]《沉默道钉的足迹》的注重版权特色,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5年10月3日午间美东时间;4日凌晨北京时间发布,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925122.html
[10]黄安年著:《道钉,不再沉默—建设北美铁路的华工》,2010年白山出版社第351页;又黄安年著《道钉,不再沉默—建设北美铁路的华工》,2014年台北华艺出版社,繁体增订版第509页。
[11],喜闻《寻找道钉记忆》首映,图4
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5年9月8日下午美东时间;9日凌晨北京时间发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919523.html
[12] 本文节选稿发表在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系编选的《百年校庆纪念学术文集》,2002年《史学论衡》中。并见学术交流网2002年4月22日www.annian.net/show.aspx?id=141&cid=21。黄安年的博客2007年4月4日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1113.html;收入《道钉,不再沉默--建设北美铁路的华工》第1-38页,白山出版社,2010年简体版。《道钉,不再沉默--建设北美铁路的华工》第1-42页,台北华艺出版社,2014年8月繁体增订版,《沉默道钉的足迹--纪念美国铁路华工》,黄安年、李炬著,2015年9月中国铁道出版社第227-241页。
[13]从美国国会档案资料来源谈学术引文规范,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5年11月9日发布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934309.html,该博士论文一书的第48页,65页,101页,111页四处引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1876 Congressional Testimony of Charles Crocker and James H. Strobridge, P723-728同名的1876年国会听证会记录,但是所引内容不是句话就是一段文字,根本不可能散见在P723-728里,如果她真的看过原文又为何不直接引出像前面的引文那样的具体页码呢。再说,这份听证会时在哪一届国会第几次会期?是在参议院记录还是众议会或其他记录里呢,为何也不说明呢?
[14]载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415992.html,杨玉圣主编:《学术共同体论坛--祝贺学术批评网创办十周年文集》第105-108页,2011年出版。

为第二届学术共同体论坛(学术批评网创办十五周年暨《中国学术评论》创刊号首发式研讨会)而作

写于2016年2月20日

(感谢黄安年先生惠寄)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org)首发 2016年2月23日


上一篇:王 贺:学术规范,不只是规范[祝贺学术批评网创办十五周年征文系列(之九)]
下一篇:井建斌:为了学术共同体的尊严——对杨玉圣先生关于学术规范建设若干思考的综述[祝贺学术批评网创办十五周年征文(之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