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书报道 >

周育民:发表论文“绑架”学位制度之外——呼吁设立研究生奖学金制度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学术批评网  作者:周育民(上海师范大学教授)


看了南开大学李卫东门下的十几位弟子在通过博士学位论文以后未有发表论文没有获得博士学位的消息,颇有感慨。虽然李卫东的弟子未对导师有不敬之语,但没有博士学位后的毕业,多少给他们带来许多烦恼和麻烦。而李卫东教授的坚持,大概也是国内大多数专家的共同立场——反对把发表论文与授予学位挂钩。

国家学位条例并没有学生取得学位必须要有论文发表的规定,而将学位授予权完全交给了由专家组成的答辩委员会和学位委员会。答辩委员会根据学生学位论文所达到的学术水准,有授予相应学位的建议权;学位委员会根据答辩委员会的投票情况、专家意见以及学生课业完成情况,行使审批权力。这个制度设计符合国际上大多数国家学位制度的通例。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些高校自己出台了研究生在读期间必须有论文发表才能取得相应学位的规定。之后,由于高校排名将教师和研究生的在所谓核心期刊上论文发表一并作为计分因素,那些早作规定的高校因此而排名靠前,于是其他高校也纷起仿效。由于在国际专业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在决定高校排名榜中的权重较重,对于博士生的论文发表要求也就水涨船高。从某种意义上说,研究生的权益成了目前中国高校排名榜的牺牲品。

发表论文“绑架”学位,造成了什么后果呢?一是形成了粗制烂造、抄袭学术论文之风。现在全国在读研究生大概在二三百万人,即使每人被规定要发表一篇学术论文,现在全国的学术刊物也不可能容纳如此众多数量的文章。就是在三四年内发表一百万篇,也是令全世界瞠目结舌的数字。二是学术刊物编辑部、杂志社成为中国学位制度无形的“太上皇”。因为发表论文是个硬指标,学校管理机构可以据此“一票否决”,所以所有研究生入学伊始,就要接受“招呼”,炮制文章。而一些学术刊物的编辑部、杂志社也毫不客气地对研究生发表论文求索版面费、审稿费。即使将新闻出版署规定的杂志篇幅全部用来发表研究生的论文,也根本不可能满足这种“需要”,于是出现了大量“体制外”的副刊、增刊。说它们是“体制外”,是因为在这些副刊、增刊上发表的文章,国内国际的论文检索系统根本无法搜寻,公共图书馆也没有收藏,说白了,只是作为研究生已经发表论文的“证据”以换取学位证。其中存在着多少抄袭或粗制烂造,根本无法检审。即使有出色的研究成果,也是烂在废纸堆里,同行根本无从查阅和引用。三是研究生的道德受到严重的“精神污染”。花钱买版面就能“攻破”论文发表规定,这个简单的事实成为研究生的重要“学位攻略”之一,任何正直的导师都不会这么指导他们,但却是他们在大学里受到的真正实用的“教育”。他们可以用钱买通杂志社,最终取得学位,毕业以后,难免不会想到再用钱解决其他诸如求职、升职之类的问题,这是一种透心彻骨的腐败。

就专家而言,将本由专家独享的授予学位权力,由学术刊物编辑分享,也是学术权威和尊严的旁落。从理论上说,由专家组成的答辩委员会,代表了专业学术水准,它对于学生是否达到相应学位的学术水平的评价,具有权威性。但是,实际操作的客观性、公平性和学术性难度也很大。研究生学位论文完成以后,首先是要导师通过,这是第一道关。现在国内一律实行三年毕业制。硕士生基本可以,但对于博士生而言,十分艰巨。如果三年内研究生课业完成,学位论文未能通过,大概可以有两种做法,一是延期毕业;二是毕业后修改论文,再来进行答辩。延期毕业,研究生除了可以享用优惠的学生宿舍之外,没有任何生活津贴,除非家里接济或者“打工”,否则难以为继;毕业而拿不到学位证书,学生会担心用人单位会因此悔约,已经找到的工作岗位可能丢失。因此,导师如果根据自己的学术要求,不同意该生进行答辩,那么导师也要同时承受自己学生这种经济和心理压力,因为你面对的不仅是一篇论文,还要面对写作这篇论文的学生。为了防止导师“放水”,研究生管理机构设立了第二道关:论文送两名以上校外专家匿名评审。送审论文不具指导老师和论文作者的名字,匿名评审专家可以完全根据论文本身的学术水平提出同意答辩还是不同意答辩的意见。意见大致分为三种,不同意答辩,修改后答辩,同意答辩。以文科博士论文而论,论文字数各校规定不一,但大体上在十万字左右。就这个字数规定,马克思当年的博士论文在中国是不合格的。为了显示“厚重”,我现在看到的博士论文都在十五万到二十万字左右。从入学到提交博士论文,实际时间才两年半,能够交出这么多字数的“作品”,仅学生的勤奋程度也足以“感动”许多专家,不忍判处“死刑”。真得遭遇到这种判决的,通常的确是做得太糟糕了,专家在“感动”之余也无法背弃自己学术良心的底线了。可见,真正在外审中被“枪毙”的论文数量实际并不多。第三关,正式答辩,这是最令研究生紧张的一个环节。过了前两道的学生,如果还没有通过答辩,大都不是自己的“运气”不好,而是论文中的确存在一些难以成立的观点或严重错误。所以,导师、参评专家和学生自己的努力及其他经济、心理因素,都会在学位论文审议过程中影响,而非仅仅只有学术水平才是唯一的天平。

国家教委1995年发布关于要求研究生在攻读学位期间发表论文的意见,在当时还主要是旨在提高研究生的质量水平,与高校间的争排名榜没有多大关系。但实行以后,的确存在一些问题。鉴于发表论文与学位授予挂钩存在的问题,现在不少高校已经取消了对硕士生发表论文的要求,但博士生还未取消,这不仅是不同专业之间存在分歧,即同一专业中,专家们的分歧也较大。就我个人而言,还是不要作硬性规定为好。如果一定要作规定,那么,可以对评选优秀硕士生、优秀博士生时可以要求有论文发表。国家学位条例是全国人大通过的具有法律性质的条例,不论是政府部门、学校专家学者,都应该严格遵守学位条例这一法律,不要因为管理需要或个人意见,使这个法律执行走了样。我也听到不少研究生对这一规定非常不满,我讲你们只能通过行政起诉来解决这一问题,导师在这方面无能为力。结果没有人敢起诉,只能去干花钱买版面的“勾当”了。不过,有关部门真的要当心研究生有可能依法起诉的事,不依法行政总是存在败诉风险的。

对已获得的学位,根据学位条例,也可以依照程序给予撤销。撤销的依据一是违反条例规定,二是舞弊作伪。现在媒体和网络不断揭露的因抄袭而获得学位的案例不少,高校和教育部未见有严肃处理,行政机关和高校对于国家学位条例的不尊重,这与在学位条例之外增加论文要求,可以说是异曲同工。有些教授联名举报学位论文抄袭,但有关科研机关和高校就是不启动复核机制,是不是也可以考虑依法起诉其行政不作为?

学位授予,是一个法定程序,通过这个法定程序,学生就有权利获得学位。任何部门和学校,都不应该在人大颁布的国家学位条例之外,设置非法定程序。至于学位论文水平问题,固然要靠专家来掌握,也难免非学术因素的影响。这个问题不仅中国存在,国外乃至西方发达国家同样存在。相比之下,国外非学术因素影响少一点,是因为有其他的配套措施。对于硕士学位,发达国家大多放弃了论文评审制度,而侧重于课业评价,学制也相应缩短到两年左右。而博士学位,则没有三年一定要完成的规定,超过三年的,依然可以申请各种形式的奖学金,也允许博士生“打工”以解决自身的生计问题。学校奖学金的多少,成为高校间竞争优秀学生的重要武器。所以,博士生自己没有把握之前,一般不轻易要求进行答辩,答辩不通过,也很少迁怒于导师,因为他还有得是机会。中国的研究生,从硕士到博士大体上都是国家和学校包下来(即使部分自费生,负担也不太重,我算了一下,大体学校收多少学费,最后都以每月的生活费、医疗费、生活困难补助费等各种形式返还给了研究生),这种包养制度下的研究生培养方式,无论是导师还是评审专家,一旦下笔要求研究生继续修改、延期答辩学位论文,也就同时取消了他受国家“包养”经济来源,除非家境较好,研究生也没有其他机会,接下来可能会惹出的麻烦,大概都得导师担着。高校教师承担着繁重的科研和教学任务,大多数导师会在学术良心与合理通融之间找一个心理平衡,尽量避免这种麻烦。李卫东教授现在的处理方式,其实他所承受的压力,比他的学生们要大得多,这种压力不仅来自他自己日益增加的拿不到学位的学生,来自校方和同事,也来自他自己内心。对此,我只能抱以敬重。

如何提高中国研究生学位论文的学术水平?我想建立针对研究生设立奖学金制度是解决方案之一。国家要鼓励民间设立研究生奖学基金,将之作为教育慈善基金的一种形式,给予免税的优惠。研究生奖学基金,是民间自筹资金为国家高层次人材培养解决学业、生计和研究经费的一种教育慈善基金。设立这种形式的基金,可以改变我国现在教育慈善基金完成局限于基础教育的局面,使我国教育慈善基金形成涵盖基础教育、大学教育和研究生教育的完整格局。这类基金,可以由企业家以个人名义设立面向社会,也可以个人命名形式针对特定高校,也可以高校出面向社会募集。国家和地方政府也可以通过财政拨款的形式建立相关基金,逐渐改变研究生的“包养”模式。至于基金发放的评审过程可能会出现的弊端,也需要在设计和实践中不断加以克服。

(感谢周育民先生惠寄)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com)首发 2012年7月18日


上一篇:方流芳:让我们在规则下辩论
下一篇:吴小如:“学术警察”不是太多,而是太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