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书报道 >

陶甲骥:我有“真相洁癖”,请你“自证清白”——写给方舟子的檄文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blog.sina.com.cn/pekinggreenla  作者:陶甲骥


自年初开始关注方韩之争以来,更准确的说是从方舟子老罗大战开始,已有数月。

也因此耗费了大量的时间,朋友一直说写点什么吧,你看了这么久。一度打算提笔,因为时间太长,线索太多,总觉得很难表达清楚一个旁观这么一场网络暴力大战的精髓,而迟迟没有动笔。

说线索太多,是因为在混乱的网络论战中,信息量太大,为了保持一个相对的清醒和中立,不被正反双方的单方面言论所左右,我不得不在关注方舟子、韩寒之外,还得关注罗永浩、孙海峰、李剑芒、易天、路金波、陈村、张放、三思柯南、彭剑律师、彭晓芸、不加V、科学公园、太蔟、倍魄等一长串的ID,甚至还要关注一些明显是小号的马甲ID,包括许多微博下的评论(从评论中获取信息的方式显然更加令人纠结,因为无论正反双方,评论里70%都在谩骂),很多时候甚至必须忍者恶心,看完一些头脑不清的人发表的诡异言论。

这非常的耗费精力,最后的结果就是当我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发现需要检索太多的信息,而终于放弃。

就是刚刚过去的昨天,也就是6月12日,方舟子先生发表了一个宣言:“从现在开始我将一一追究那些在微博上指名道姓地造谣诽谤我的妻子、我的子女的人的法律责任,要求新浪提供所有这些人的实名注册信息。对匿名、海外用户,我要求新浪即时制止这种诽谤行为,否则我将要求新浪承担连带法律责任。”

这条明显有撒娇情绪和突出了“法盲”特点的微博发出后,许多人争先恐后的踊跃报名争当被告,这样的场面,也算是罕见了。转发2万余次,截止至此时评论17000多条,我就不谈网友的民意汹涌是什么场面了,大家可以自己去看看这条微博的评论。

和以往不同,在方舟子先生发出了这样的威胁后,那些潜在被告人非但没有一个人因此恐惧,反而一个个的跳出来,强烈要求上法庭。

尽管方先生一直在给自己和自己的粉丝反复强化着方舟子正义、方舟子一呼百应、方舟子高支持率的幻觉,但是不断涌现的反对者似乎已经让一贯幻觉强大的方先生,开始感到局面不可控制了。

6月13日,方先生更罕见的发表了一篇自我剖析的博文,《微博的自我污化和管理问题——以我的经历为例》

惯于强势的方舟子已经很久没有发过这样表达着自我忧虑和无奈的博客了,甚至表现出了一丝对强权的弱势。

在这篇博文中,他提及了自己的遭遇,又一次提到了“中国得罪人最多的人”,提及了对造谣者的痛恨,提及了家人因此遭到了谩骂,提及了自己的私人信息被人泄露。

方粉和方舟子的同情者们再次发出了对方先生的支持和鼓励,表达了对社会的失望,对所谓科学精神,求真精神的向往。

是谁,创造了这样的网络暴力?

在您的这篇微博中,听起来都是些冠冕堂皇的言辞,如果没有此前都整个事件的了解,我也会对您的遭遇产生深深的同情和感慨。 

但是此时此刻,我想要问问您,在您面对漫天谣言、挖掘隐私、匿名举报、马甲谩骂,感到无可奈何,感到别人无耻的时候。

您就没有想过您恰恰是这种“网络暴力”的创始人,恰恰是您发明了所谓的“舟子质疑法”,让这些人学会了给造谣加了一句“这是真的么?”这样的伪装;

给匿名举报冠以“网络民意”的称谓,给诽谤臆想披上了“合理质疑”的外衣;

把挖掘隐私的无礼举动变成了要求别人“自证清白”的合理举动;

把马甲谩骂、公布电话电话地址,作为攻击反对者的“常规动作”。

是谁,发明了“方舟子式质疑”?

当你说这个国家是一个“唯利是图、流氓横行”的社会时,你就没有想过你就是“流氓式打假”的始作俑者,这种“方舟子式质疑”的发明人么?

此时此刻,我想要问问您,当你面对媒体,说起那些反对者都是“方黑”,都是被你打过假和你有仇的人时,你为什么没有想起你著名的的格言:“打假不问动机,只问事实?”;

当你的科普书被别人指责通过翻译大面积抄袭之时,你为什么没有想起你曾经说过的:“引用别人的观点必须注明出处?”(不知情网友可以搜索一下,方舟子所谓的科普文章基本就是翻译了国外的一些文献,并且从不注明出处)

当你妻子论文被公布,并被发现明显的大面积抄袭之时,你为什么没有想起你曾经说过的“抄一句话、一个段落、一个观点,也是抄袭”,反而要为其开脱,说是当年的普遍现象?(如果有人还认为方舟子妻子没有抄袭,可以去网上搜索一下“刘菊花论文”,有非常明晰的比对版面。)

当你指责别人因为你而攻击的你的家人之时,你为什么没有想起,你仅凭一句匿名网友举报就将罗永浩的父亲定义为“文革打砸抢分子”?(见罗永浩微博)

你为什么没有想起,你因为要树立“文二代”的典型,就肆意传播陈村9岁儿子的谣言,甚至还有一大批成名作家的子女?(参阅陈村微博)

你为什么就没有想起,你在打假韩寒之时,肆意攻击别人的妻子和父亲,还将别人称为“中年猥琐男”?(参见方舟子早期及近期微博)

你为什么就没有想起,你仅仅因为要找罗永浩茬,就举报其公司员工兼职,让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孩险些丢掉工作,而你还在洋洋得意的说:“谁叫你去了罗装的公司”;(2011年底至2012初,方舟子、罗永浩微博可查)

你为什么就没有想起,仅仅因为六六量了一下韩寒的身高,你就在微博上晒出她不幸的婚姻,肆意的揭人伤疤;(方舟近期微博)

你为什么就没有想起,仅仅因为薛蛮子参与了六六饭局,转了一条韩寒的照片,你就将他呼吁捐助的“鲁若晴”定义为虚假炒作,将一个坚强的白血病患者定为“骗局”,在被网友查证,甚至是央视报道后,你仍然死不认错?(近期微博事件,方舟子微博可查)

而你更不会想起,被你认定为营销账号的“作业本”,此时已经成为一个空号,你见过哪个营销账号,从开博至今,从未发过一个商业广告,反而在不断的为民生奔走呼吁,为青岛的百姓代言,最终惨遭封号?倒是您不断的在自己微博上,兜售这淘宝店,可着劲的卖书,你为什么不觉得自己是个营销账号?(作业本已封号,方舟子近日仍在搞儿童代言)

而当韩寒呼吁取消嫖宿幼女罪的微博发出后,你险恶的将其称为:“消费儿童”,那我想问问你,你不断的在微博上放出所谓的小读者照片,让他们模仿大人的口气免费为你从不注明出处的科普翻译书代言,这又是在消费什么?(韩寒微博已被删除)

当别人的粉丝在你微博上谩骂,甚至诅咒时,你把他们定义为脑残,还要别人为自己粉丝负责的时候,你为什么不看看你自己的粉丝都在做什么,一样在别人的微博中骂娘,甚至通过人肉搜索骚扰别人的正常生活,用匿名电话、传单恶意抹黑别人的时候,你为什么不但不制止,反而大加鼓励?(就在一天前,方舟子还在利用转发公布论敌的家庭住址)

当你的家庭住址被人肉被公布,妻子单位被人骚扰的时候,你怎么就没有想起你和你的粉丝当年是怎么对付孙海峰、肖传国、李开复等等一大群人的?(孙海峰微博近期仍可查到图片)

当你的头像被人PS,被人恶搞之时,你高呼着肖像权、高呼的着诽谤,你怎么就不想想你心怀叵测的传播了多别人被PS的头像,就此前不久你还在发着恶搞韩寒、罗永浩等人的微博。(方舟子微博可查很多)

当你被人泼粪,说你偷窥女厕所、说你嫖娼的时候,你怎么就没有想起你当年是如何往别人身上泼粪,披露别人隐私的?

是谁,应该真正反思?

是的,您永远都不会反思,更加永远不会认错。

想想自己曾经做过什么吧,当孙海峰成为你的论敌后,你挖空心思的指责别人抄袭,甚至颠倒黑白的将孙教授被别人抄袭的论文,作为其抄袭的“铁证”。知道真相后你为什么不道歉,你的真相洁癖何在?(陈年旧案,可询孙海峰)

当“昏教授”肖传国成为你的论敌后,近十年时间,你不断的攻击他的学术研究,直接导致肖氏手术的停滞,而当年作为你“铁证病人”的小艳丽健康出镜反水,铁杆反肖病人靳冰岩从一个号称“屎尿不离身”无法接近的人,奇迹般变成了坐车、上访、征婚、甚至开手机店的小老板。看到这些后,你为什么不探究,不对质,你的真相洁癖何在?(去网上下一个PDF的《方舟子恶斗肖传国始末》,你对肖传国事件会有新的理解)

当罗永浩成为你的论敌后,你不顾一切构陷一家合法经营,甚至是在中国罕见的干净的公司,而在大力转发了别人父亲的谣言后,你为什么沉默,为什么不认错,你的真相洁癖何在?

当你发起的打韩运动发起后,只要对韩寒不利的信息,你毫无甄别的转发,甚至是一些原微博作者承认谣言的情况下,你依旧不删帖,不道歉,你的真相洁癖何在?(韩寒事件中类似情况太多,早期甚至有网友钓鱼方舟子,微博可查,但时间较早约在今年2月)

你将韩寒脚下的鞋定义为增高鞋,之后被曝出只是一双阿迪运动鞋时,你为什么不辟谣,反而又把增高鞋变成了增高垫,你的真相洁癖何在?(近期事件,方舟子路金波微博可查)

当你将李开复在书中的翻译错误无限放大之时,在你自己的书中,将“浅色和深色高加索人”弱智的翻译为“黑夜白天高加索人”时,你为什么要将责任推到编辑的身上,你的真相洁癖何在?(网上资料很多,有截图)

当你太太写下“支持绿坝”这样明显不顾事实的新闻稿时,你为什么不去打假,反而说她只是署名,只是“被代笔”,你的真相洁癖何在?(现在还能搜到,刘菊花和绿坝)

是的,你把别人的错误无限放大,而把自己的错误无限谅解。在面对别人之时你总是如此铁面无私,揉不得一点沙子,而面对自己之时,你却要如此宽容,找遍理由四处开脱。

当你指责韩寒语句不通写了错别字之时,为什么就是学习障碍?你为什么不看看自己再文字中翻过多少错误,自己的微博了有多少错别字?

当你指责中医伪科学的时候,嘲笑那些相信中医的人时,你为什么不想想,你当年如何在你的新语丝网站,大肆推销中医书的?(有细心网友将早年新语丝网站截图,目前仍有存档)

当你因为别人一个数年前的记忆误差就把人定义成“惯骗”之时,你为什么不想想,你自己当年靠着欺骗母校中科大,伪造侨属证明逃避培养费的经历?(此为网传,方舟子否认,我未找到实据。)

是谁,应当学会宽容与承担?

是的,你永远不许别人犯错,惯于给人扣帽子,罗织所谓的证据和推理。当你质疑别人时,你要别自证清白,要别人给出证据,而自己在面对同样的质疑时,却显得如此脆弱。

别人的头发留长了一点,就是戴发套增高(我忍不住吐槽,这是多么诡异的发明),那么别人骂你秃头时,请你表现的坚强一些。

你惯于给别人起各种不雅的外号:什么“罗装彪”、“韩2”、“肖氏骗局”、“路金猪”等等不胜枚举,那么当别人喊你“方肘子”“方撸管”“方秃子”“方壳郎”时,请你表现的坚强一些。

你喜欢转发别人的电话,喜欢看你的粉丝在别人的脸上刻“骗子”,那么当别人攻击你的隐私,寻找你行踪打算当面质疑你时,请你表现的坚强一些。

你喜欢和别人搞媒体当面对质,四处要别人出来走两步,那么当别人找你对质,要你公布基金使用情况,要你出来走两步时,请你表现的坚强一些,不要每天缩在电脑前面不敢出门。(罗永浩和肖传国至今仍在要求与方舟子媒体对质,方舟子拒不接受)

你喜欢说别人这个诽谤、那个违法,以法律为武器四处耍流氓,那么当别人将你告上法庭的时候,你为什么拒不执行法庭判决,集资抗法,处处藐视法律。当原告时这么牛逼,做被告时,也请你表现的坚强一些。(肖传国告方舟子,方舟子败诉,拒不执行赔款,韩寒告方舟子诽谤,方舟子嘲笑为吵不过就告官,事实上在同一时期,方舟子还有一场官司,是作为原告告法制报诽谤的,而方舟子在自己的微博上对此只字不提)

是谁,颠倒了黑白?

是的,在你“心中有道义,脑中有科学”的世界里,根本没有是非观,所谓的真相、事实、科学、法律、逻辑,每一个都只是你高呼的口号,用以构陷的武器,在你的世界里,只有一个标准,那就是:是否对你有利,是否支持你方舟子,是否是你的教众。

对付罗永浩时,你鼓动粉丝四处举报,不断要求别人在网上公布账目,让税务局查账;那么当别人对你的“基金”产生质疑时,你为什么不主动公布账目,为什么不让税务局查账,为什么一会基金,一会资金,这个在数年前你亲口承诺公开的基金账目,为什么时至今日还不公开。你为什么就可以无耻的宣称:“我认为在它们的要求下公示,显得看得起它们了.故我决定适时公示,自己感觉空闲方便时再公示”(彭建律师微博可查,方舟子微博也有转载,在此后的电视采访中,方先生重申了这一观点)

当你诽谤别人,四处传谣,遭到别人起诉时,你将别人合法的起诉过程,创造性的称为“告官”,在网络上嘲笑别人玩不起,就去告官,那么时至今日,你为什么恼羞成怒宣称:“现在要追究每一个的法律责任”,你是要自己创造“舟子告官”这个成语么?(此前,因为被别人起诉举报,方舟子创造了“罗装告官”“韩寒告官”两个成语。)

是谁,把他们变成了“方黑”?

对于你的支持者你不问是非的支持,对于你的反对者,你不顾事实的反对。这个世界不是因你而生的。

“批判性思维启蒙”,一个此前曾经为了支持你向捐款5万的粉丝,仅仅因为提出了一些质疑就被你归为“方黑”,你见过哪个人为了黑你,提前一年捐5万给你?当你指责他时,你就不觉得问心有愧么?(批判性思维启蒙微博中可查)

当一些媒体发布了一些质疑的报道,甚至有些只是中立报道,你就将他们全部归入无良媒体,还一些报道新闻一贯中立客观的媒体称为“南方系黑媒体”,你难道忘记了,当你被肖传国锤击之时,正是这些媒体不遗余力的报道呼吁,才让你有了今天的声誉?当你指责他时,你就不觉得问心有愧么?

当你酸溜溜的说腾讯“企鹅世界里,有一个就够了”的时候,你忘记了仅仅是15天之前,你还在兴致勃勃的在腾讯更新微博、接受微访谈?当你指责他时,你就不觉得问心有愧么?(腾讯微博可查)

是谁,应该站出走两步?

好吧,能够方先生的问题还很多,其实不用我问,你在此前的数年间,发明的“方舟子式质疑法”,已经可以解释所有问题了。

你发明了“任何人都有质疑权”,那么现在大家质疑你,注意是合理怀疑!其中包括跨国公司代理人、论文抄袭、买学位、卖中医书、卖保健品、搞黑基金骗捐、被中国科大起诉、嫖娼、被报社追讨稿费、雇水军等,请你尊重大家质疑的权利,作为公众人物保持心平气和。

你发明了“自证清白”,那么现在请你正视合理质疑,开始“自证清白”吧,公开你的基金账目,你看被你质疑的罗永浩就公开零基础班的调查结果和名单;晒一晒刘菊花的毕业证,李开复不是也晒了文凭、韩寒不是也晒了手稿?肖传国叫你去媒体当面对质,你带上病人抓紧去做医学鉴定吧;老罗也扬言要找你对质,快点出来走两步看看。

为什么你至今没有出来自证清白,这难道不是你作为“自证清白”铁杆拥护者最先应该做的么?

当你构陷别人之时,特别是顺带着构陷别人家人朋友,别人因此愤怒甚至诉至法律时,你说是打中要害,气急败坏、恼羞成怒,那你现在是不是正在给我们表演,什么叫打中要害,什么叫恼羞成怒,什么叫气急败坏?

自证清白,现在该你了!

提了这么多的问题,这是数月来关注方舟子事件中,我还记得的一部分,其他有些因为记忆的遗失,已经不愿再去翻以前的微博了。

很大多数人一样,我对方舟子的印象,也始于那一年的肖传国锤击案,也正是在那之后,方舟子正式登上了主流媒体的舞台,以“科学精神”、“打假斗士”的身份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

可是亲爱的方舟子先生,即使你给自己贴上“打假”、“科学精神”的标签,也并不意味着,你就是真理、就是真相,就是科学。你做的对,我们支持,你做的不对,我们反对。你的信仰,我们尊重;你的坚持,我们也可以敬佩,但是只有自己做得足够好,才能承担更大的责任,赢得更多的支持。

因为身边也有方粉,我一度试图理解你的世界,理解你和你粉丝构建出的诡异逻辑。

很可惜,我发现,这完全是一种世界观的冲突,你的世界里充斥着怀疑,塞满了阴谋论。

你相信这个世界充满了阴谋,每一个美好的故事背后都可能隐藏着龌龊的动机和惊人的欺骗。

也正因如此,你将别人的理想主义称为“装”,你将别人对绝症患者的爱,称为“炒作”,你把别人对社会的关怀,称为“消费”,你把别人对你监督,称之为“黑”。

你妄谈着科学与真相,却缺乏最基本的人性宽容和人文关怀,别人讲你称为当代的“唐吉坷德”,一点也没错,你所谓的真相洁癖,你的执着,已经变成了一种偏执。你手持着你发明的“方舟子式质疑法”,冲向一个又一个的目标。

你的偏执,让你不允许人犯任何错误,让你相信,只要反对你的人就是反对打假、反对科学、反对真相。这个世界不是没有偏执狂,如果你在面对质疑、面对毁誉时,能够做到心平气和、自证清白,那么即使我不赞同你的“质疑法”,我也会对你满怀敬意。

可是你是多么分裂的一个人啊,你对别人、特别是你的反对者所犯下的错误,扣帽子、贴标签、上纲上线、严苛的毫无上限;而对自己的错,推脱、闪避、视而不见,宽容的没有底限。

我不想恶意的揣测,您这些阴谋论、诛心论、怀疑论的世界观到底从何而来,但是我坚信,一个人认识世界的方法,总是来于自己的人生经验,“心中有佛,见人皆是佛;心中有屎,见人皆是屎”。当你向人四处泼粪的时候,总有一天屎也会溅到自己的身上。

不只是你,还有你的那些狂热粉丝们,如果谁能经得起你“方舟子式质疑法”的考验:接受陌生的网友们毫不顾及隐私的质疑,接受那些谩骂着满嘴喷粪的评论、接受那些莫须有的构陷、接受心怀叵测持续的毁谤,此后还坚持你所谓的“真相洁癖”,坚持你所谓的“自证清白”。那么我都愿意向他们表达我最大程度敬意。

回顾完方先生您的故事,不仅让我想起了来俊臣所著的《罗织经》,还有他与周兴一起为我们共同贡献的成语“请君入瓮”。我在百度中查到的是这样的解释:“比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是比喻某人用来整治别人的办法,来整治他自己。它揭露了酷吏的残忍,也教会人们一种以牙还牙的斗法;同时告诫人们不要作法自毙。”

把来俊臣和周兴的故事送给您,当您创造出的“合理质疑”发生在您和您身边的人身上时,希望你表现的更坦然一些。

虽然在我看来,您就是一支大号的手电筒,每天想把别人全身上下照的雪亮雪亮,而自己却躲在一片漆黑中,畏惧着哪怕一点点光亮。

————————————————————————————————————————————
后记:尽管看着方先生您陷入自己的质疑术中,总会有一种幸灾乐祸的痛快,但是,我还大致分得清哪些是谣言,哪些是质疑,说你美国间谍、跨国公司代理、嫖娼、看女厕所、老婆做保姆这类的,我还是不会相信的。你的水应该没有这么深,你的私生活我也不打算过问。
但是你的科普书大面积的引用海外翻译资料不注明出处(如果按照你自己的标准这绝对是抄袭了)、早年卖中医书现在反中医、拒不公开基金账目、老婆论文抄袭、老婆发表的支持绿坝的伪新闻,这几项却是铁证如山,坐得实实的。
在此,我也希望有幸能够成为您的被告。和您的那些没有头像ID奇特的粉丝不同,我愿意走在光明下,而不是躲在黑暗中,微博中即是我的真名,方便您起诉。
——以上文字自负,并自愿放弃版权,欢迎任何形式的转载。敬请关注下期文字《这个世界没有神》

于2012年6月14日夜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com)转发 2012年6月26日


上一篇:陶甲骥:这个世界没有神——写给方舟子的第二篇檄文
下一篇:曹明华:转基因是“自然”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