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书报道 >

陶甲骥:这个世界没有神——写给方舟子的第二篇檄文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SeeD  作者:陶甲骥


我知道,网络中有许多和我一样看不上方舟子的人,这两天有不少“倒方”的微博中把我列入了@的名单。我理解你们的意思,但我只是个普通网友,不习惯这种阵营的联合,你们的搞法和我不是一路,有些观点我也不一定认同,请不要再@我了,我真的没有那个影响力。特此声明。

回顾:

一周前,我发了一条长长的微博,这篇题为《我有“真相洁癖”,请你“自证清白”》的檄文在短短的一天时间,被陌生的网友转发了10000多次。链接如下:

这个数字对于许多微博名人来说,可能并不多。但是对像我这样一个此前只有500多粉丝的用户来说,确实非常惊人了。更何况这还是一篇7000多字的纯文本,我之前根本不会想到这篇吐槽的文章,会迎来“转发过万”这样的待遇。在此,感谢每一位网友的转发和评论。

而就在刚刚过去的一周,关于方舟子又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这周的《南方周末》更是用2个版的版面在头版对方舟子现象进行报道。这也是目前为止主流媒体在面对“方舟子现象”时最大篇幅的一次报道。

毫无例外的,南方周末再次被方舟子先生贴上了“黑媒体”、“南方系”的标签(作为一个媒体人,个人认为“南方系”在中国媒体圈中是一个褒义词)。

篇幅有限,我无法一一回顾我记忆中的《南方周末》了,这家在中国大陆十几年来,素以敢于报道真相,敢于披露现实的媒体,坚守新闻理想,为民生奔走呼吁,甚至记者社长因此蒙受牢狱之灾的媒体;这家有着百万发行量,在中国知识分子中享有盛誉,甚至连X中央、X宣部都在艰难驾驭的媒体,在方先生的口中,成为了被“韩寒”利益集团操纵的抹黑分子。不得不说,您是太高估韩寒,真的把他当总统了?还是太高估自己,再次产生幻觉了?——可能在你的眼中,环球时报这样的才是真正的良心媒体吧?

我非常清楚,在很多媒体里,有关方舟子的报道都是被压下的,不是因为他真的有什么势力,而是报社领导不想惹麻烦。很不巧,南方周末貌似恰恰是一个不怕惹麻烦的媒体。

——“在这里读懂中国”,向《南方周末》致敬。

期待更多媒体能够不畏麻烦,参与到对方舟子现象的解读和调查中来,还原一个真实的方舟子。

韩寒不是神,你更不是神!

回顾这次关于方舟子现象的大讨论,导火索又要再次还原到年初的韩寒事件。

(插播一点个人看法:方舟子打韩寒可能纯属偶然,当时的方舟子还在和罗永浩的厮打中无法分身呢。韩寒是老罗的朋友,在当时的方罗之争中,说过一些支持老罗的话,恰在此时,麦田发表了那篇引发是非的博文,按照方舟子“敌人的朋友就是敌人”的逻辑,他顺手打了一下韩寒,这样的顺手在方舟子先生的打假生涯中也是屡见不鲜,未曾想韩寒反应如此激烈,马上将矛头指向了他,于是机缘巧合的就开始了这场旷日持久的大战。——别跟我扯什么“韩三篇”触动利益集团,方舟子是谁谁谁的走狗,所以跳出来倒韩,我从不相信这种“阴谋论”)

当然关于倒韩的动机,方先生自己另有一套冠冕堂皇的说法,在事情的最初,方舟子面对媒体时,大概这样是阐述的:“打假韩寒,不是个人恩怨,很多人把韩寒当做天才,还有人把韩寒包装成了神,所以我要打破韩寒神话,要把韩寒从神坛上拉下来。”

韩寒不是天才,我从不相信这个世界会有所谓的天才,每个人的成功都有他的努力,他的积累、他的机遇,韩寒只是赶上了一个好时候。

韩寒显然更不是神,他最多也就是时势造就的优秀青年,在更多的人眼里,他可能只是一个畅销书作家、一个赛车手、甚至是一个带着一些痞气喜欢交女朋友的混混。

“这个世界没有神”,这种不证自明的问题,这么铁铮铮的事实,居然还要通过打假来实现。方先生您上纲上线的伟大动机,当时就让我震惊了。

很可惜,也正因为这个世界没有天才、没有神,所以,我也不相信方先生您:一个躲在网络中靠着大量搜索来获取知识和信息的人,一个靠着网友匿名举报打假的偏执狂,能够在“生物学”“医学”、“物理学”、“社会学”、“法学”、“史学”、“传媒学”、“外语”等等领域代表担当最终权威;更不会相信,您的知识面宽阔到了在“侦缉学”、“笔迹鉴定学”、“身高测量学”等极其偏门的学科上也能够代表真理。

看着您把肉麻吹捧自己为“巨灵神”的粉丝贴,美滋滋的挂在新语丝的网站上(新语丝网站翻墙可查,与罗永浩早期论战时期),看着您接受粉丝膜拜时欣欣然的表情,看着您在面对质疑者时恶狠狠的嘴脸,看着您把科学当做攻击的武器飘飘然的教主形象,我感到深深的恶心。

打假斗士,打出幻觉?

今天我也把您拉下神坛,带您看看我们普通人眼里的世界:

先看看你神一样的逻辑吧:
——“他们都是方黑,跳出来反对我是为了抹黑了!”
——“我是一个打假斗士,他们都是骗子,怕我打他们的假,才要搞黑搞臭我。”
——“我是中国得罪人最多的人,所以他们现在要用黑社会手段来搞我”

算了吧,收起你的幻觉,这是多么简单的逻辑,曾经我们支持你,是因为你做了对的事情(虽然现在看起来其中很多也不对,大多大有争议);如今我们反对你,是因为你做了错的事情。

在你发起和经历了倒罗和倒韩两次运动之后,你开始惊讶的发现,那些曾经支持你的人们开始走向了你的对立面,那些曾经为你呐喊过的媒体开始沉默不语、甚至是倒戈相向。

你的幻觉将此归结为别人的粉丝太多,甚至是触动了利益集团,黑媒体被收买了,水军来骚扰你了。

请放心,一个方舟子没有这么可怕,也没有这么多无聊的网友喜欢陪你玩“自证清白”弱智的游戏。没有什么利益集团一手遮天,更不是恶势力们要来“黑”你,现在站起来反对你的大多数,都和我一样:只是这个婆娑世界中最最平凡的人,有正常的工作,有自己的家人,没几个钱,喜欢围观这个世界。我们代表不了谁,只能代表自己最简单的是非观。用微不足道的围观和评论,感受我们在这个社会中微不足道的存在。

你用臆想为人定罪(韩寒事件中这样的事还少么),你不为自己的承诺负责(基金、哦是资金,承诺公开5年了,公开了么),你毫不甄别的传播谣言(并且从不道歉,美其名曰:“我是在求证”),对曾经支持过你的人,你以怨报德;对得罪你的人,你睚眦必报;对别人的质疑,不分真伪,全是铁证;对自己的质疑,不论黑白,全是谣言。

我不想凭自己的揣测去判断,你所谓的打假究竟是一种信仰,还是你沽名钓誉的工具。

看清楚,是你在逆行!

这个世界没有神,韩寒不是,方先生您更不是。

在网络高度发达的时代,人们有自己的渠道掌握信息,人们有自己的方法判断事情的真伪,而不是靠你方舟子一个人的自言自语。

看看吧,就在这个被叫做“微博”的平台里,有多少和我一样,因为我们最简单的是非观,因为我们最朴素的道德观,开始了对你的批判,对你的反思。

这里不是你的新语丝,你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做真相的独裁者,把一切反对者清理门户。

越来越多的人看穿了你方式质疑法的本质,不是所有人都愿意走到你那个逻辑诡异的世界里去,也不是所有人都会被你的方式质疑法欺骗。

网友们评论的可真好:“当你发现,所有的车都向你开来时,你难道就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逆行么?”

别吹牛,就是公报私仇!

这个世界没有神,韩寒不是,方先生您更不是。

即使你怀着一个崇高的理想,也不能掩盖在过程中你犯下的错误;即使你曾经为我们揭穿了一些的骗局,也不能证明你永远都代表真相,永远都应该是英雄。

好吧,事实上,你的理想根本没有那么崇高,你的所作所为根本配不上人们曾经对你的赞誉,号称有“真相洁癖”的你,只对你的“敌人”怀有洁癖,为了所谓的真相,可以传播谣言,可以鼓励谩骂,可以怂恿举报,甚至挖掘别人的隐私也作为你攻击人的手段。

你确实有洁癖,可惜不是什么真相洁癖,而是“异见洁癖”。只要别人发出了一点点不同声音,就要成为你打假的对象,有假要打,没有假造假也要打。

是啊,你永远不知道什么叫就事论事,什么叫做对事不对人。你把打假为你赢得的网友信任,作为自己私人的武器,特别是通过打假博取了名声之后,近年来你的著名打假往往都伴随着私人的恩怨。

贺卫方、孙海峰、肖传国、老罗、韩寒哪个不是如此?(注:1、贺卫方:01年方舟子和杨玉圣因版权问题产生争执,而贺卫方是杨玉圣的合作伙伴,躺着中枪;2、孙海峰:孙海峰曾指出方舟子博士论文的问题,结怨后,方舟子开始找出孙论文,并指责孙抄袭;3、肖传国:笔名“昏教授”早年多次与方发生辩论,方舟子于是开始寻找到底谁是“昏教授”,期间因为不能确认,还打了好几“昏教授疑似人”的假,发现不是昏教授后,果断不打了;4、罗永浩,这个不谈了吧,方舟子从一开始就说了是对人不对事,就是要搞你。5、韩寒,见前文)

你用冠冕堂皇的理由,来包装你打假的动机,也不能掩盖你携公报私的阴暗心理。

没事干,谁想当方黑!

这个世界没有神,韩寒不是,方先生您更不是。

所以没有永不叛变的方粉,也没有天生的方黑,网友用信任赋予你的权利,也会因不信任而倒塌。

看看你这几个月的打假经历吧,且不谈你自己科普书籍的抄袭问题、且不谈你老婆论文抄袭的问题,甚至不谈你基金耍赖拒不公布去向的问题(南方周末做了详细的报道,即使方舟子本人拒绝采访,我也相信他们的调查比你的诡辩更接近真相),就看看这几天的时间里,为了继续给别人扣上的“骗子”帽子,你不辨是非达到了什么了程度:

曾被你视为笔迹鉴定专家的匿名ID“严惩一切罪犯”,冒用公安大学教授王大伟发表博文:《韩寒、韩仁均涉嫌诈骗犯罪是否会成为千古悬案——从犯罪心理学兼谈当前倒韩局势》,被当事人王大伟一语揭穿,为了打假而造假,谁才是真正的骗子?(搜索“严惩一切罪犯”和“王大伟”可以看到当事人声明和新浪封号通知)

被你视为同盟的方粉“夏岚馨”,造谣韩寒穿塑身衣的微博,也被你如获至宝的转发,请你睁开你的眼看看,她贴出的那件明显是女式内衣的图片,除了颜色都是白色,有哪一点是一样的?为了打假而造谣,谁才是真正的骗子?(参见“夏岚馨”微博)

曾和你同台参加节目的李亚,与韩寒合影作证,被你分析成骗局,却未曾想到李亚先生当年也曾与1米8的你合影留念,为了打假而失忆,谁才是真正的骗子?(当然方先生的解释是:“当时我没站直”,我擦,1年前照张相,站没站直你都记得?请你自证)

复旦大学陆晔教授评论了一句南方周末,就被你拎出来冷嘲热讽,你难道忘记了你太太刘菊花女士的硕士论文正是抄袭这位教授的《探析市场重构的范式与议题》,为了打假而失明,谁才是真正的骗子?(陆晔教授的ID是“beauty_valley”新浪实名认证)

这样的打假,只会让你苦心经营的“个人崇拜”,最终将因为你的“人格破产”而幻灭。

我要的真相,你给不了!

这个世界没有神,韩寒不是,方先生您更不是。

你习惯用二元的标准来划分这个世界,在您的世界里,这个世界中的人被分为两种:一种是邪恶的“方黑”,一种是忠诚的“方粉”。哦,对了,如果粉你粉的不够虔诚,不够明显,你还可以叫他“骑墙派”。

好像这个世界是因你而存在,好像这个世界因你而被分成了黑与白。

于是那些叫做“方黑”的人,不但都是天生的骗子,而且会因此自动丧失质疑你的权利。

于是那些叫做“方粉”的人,不但都是天生的道德家,而且即使他们无知、他们撒谎、他们造谣、他们谩骂都成为了可以接受的美德。

而那些粉你粉的不明显的“骑墙派”,则要面对更分裂的遭遇:他们赞扬你就得到毫无保留的夸奖,他们批评你就迎来毫无根据的指责。

您难道就没有想过,我们与你都只是素不相识陌生人,只是看不得你“双重标准”的无赖嘴脸,只是因为我们心中还有一点点正义的勇气,才会站出来反对你。否则谁会莫名其妙的来做一个你所谓的 “方黑”。

这个世界不是黑白的,而是多元的,每个人眼中看到的都是不同的世界,所以你所谓的常识,不一定是大家的常识,你所谓的真相,也不一定是大家的真相,不同观点的存在,不同视角的看法,才让我们的世界变得更加精彩。

许多事我们也许永远无法知道真相,即使是你信仰的科学,即使所有最伟大的科学家加在一起,也无法给我们完全的真相,更何况是你,一个没有科研成果半吊子的科普作家。

大多数我们也没有必要知道所谓的真相,因为最终我们看到的只能一个个“罗生门”的故事。

要当原告,就别想当法官!

这个世界没有神,韩寒不是,方先生您更不是。

所以当你斜着眼睛监督着别人的时候,别人也将用同样的眼光来审视你。

我们不会允许任何个人来代表一切的真相,也不会允许任何个人掌握真假的审判权。即使他是方舟子,即使他是一个科普作家、一个传说中的“打假斗士”。

我们不会允许你来制定一切规则,不会允许你修改规则为自己开脱。

报复别人时,可以美国法律、中国法律、地方条文一起上,甚至发明出新的罪名,动不动就要告别人,抓别人,为什么你自己吃了官司就大骂法院、大骂媒体、甚至集资抗法?

别人抄一个字都是抄,为什么科普作家就可以不顾原作者的抗议随便抄?为什么当了方舟子的老婆硕士论文就可以随便抄?别人说错一句话就是造谣,你恶意的转发为什么是求证?别人用错一个数字就是“伪科学”,为什么你用错时就是笔误?

你更别想自己宣告胜利,用几个马甲在天涯社区盖个楼,就想掩盖汹涌的民意。

想质疑,请你承担责任!

因为这个世界没有神,所以权利永远与责任走在一起。

你发明的质疑法中,提倡任何人都有质疑别人的权利,那么也请你尊重别人质疑你的权利。

当你制定出了打假的规则、质疑的方法时,请你先检视一下自己,而不是举着打假和质疑的大旗四处攻击他人。

当你遭到别人的质疑时,请你先反思自己,而不是将质疑者划为“方黑”、“骗子”,列入下一个打假名单。

如果你要坚持自己质疑的权利,请你不要因此无视它带来的后果,特别是给别人造成的伤害。

当你接到匿名举报时,请你先进行有力的核实,而不是迫不及待的贴出来,作为攻击别人的证据。

当你的证据出现了错误时,请你先为此道歉,而不是拼命寻找下一个证据继续质疑。

当你的传播了恶劣的谣言时,请你先为此道歉,而不是寻找各种理由来粉饰谣言。

你这种只谈权利,不谈责任的无赖质疑法,最终只为把理性的质疑,引向谣言遍地、相互揭短的深渊。

最炫不是“文革风”!

因为这个世界没有神, 所以每个人都会犯错。

所以我们才学会了就事论事,我们才将宽容与理解视为美德,将刻薄与非议视为恶行。

你想要四处打倒别人,别人自然要来打倒你;你总盯着别人的缺点,自然有人要来放大你的错误;你从不尊重自己的对手,别人自然不会尊重你。

把所有人视为“骗子”,给所有反对者戴大帽子、扣屎盆子,用谣言做铁证,用人身攻击做辩论方式,你引导的论战方法,已经成为弥散着的毒瘤,并且已经最终报复在你自己的头上。(别人造谣说你偷窥女厕所,嫖娼的时候,你是什么感觉,你打算怎么自证?)

“上纲上线”、“痛打落水狗”的文革式作风,不应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主流,每一次追求真理的论战,都不该是谁打倒谁的运动,不该是粉丝站队的弱智游戏

在这样一个缺乏信任的时代里,我们根本不需要你的质疑术,更不需要你的阴谋论,在看不清真相的情况下,我宁愿选择相信每一个人,给别人留下隐私和反思空间;我宁愿相信人性最终总会发光,而不是永远蒙尘。

胡主编,说的是句好话!

也正因为这个世界没有神,即使是现在,我还是愿意用一个人的视角来审视你。

相信你真的有理想主义的坚持,相信你真的有崇高的信仰,相信是太多的打击造成了你今天的偏执,相信你只是当下走入了歧途。

我倒是认同“胡锡进”(另:我坚决反对胡锡进及其所在媒体的大部分观点,特此声明)挺你时说的最后一句话:“中国所有公众人物都应有接受监督的意识,谁都不应追求豁免。这样中国就会逐渐形成环环相扣的监督链,方舟子们其实是保持这条监督链完整的一环,他们自己也应受到监督。我们写这篇文章不是挺方舟子,而是挺允许方舟子们依法存在的环境。”胡主编的这句话罕见的充满了西方民主社会的价值观。当然对你来说,我更关注的关键词是“不应追求豁免”和“依法存在”。

你和你所代表的论战法则,虽然不应成为主流的价值取向。但是一切驱逐方舟子、毁灭方舟子、干死方舟子的想法和行为,也只会让这个社会变得更糟。

即使有人认为你是偏执狂、即使有人认为你有心理疾病、即使有人认为你是个疯子,一个好的时代也应当给每个人生存的权利和空间。无论是你方舟子、还是你的战友司马南,还是罗玉凤、芙蓉姐姐,还是那些我们曾经讨厌过的每一个人。

——反对网络暴力,拯救方舟子!

也正因如此,我发出这些檄文,不代表任何人,仅仅代表我所看见的真相,和我所认同的良知。

呼吁更多和我一样的陌生人,和我一样的旁观者,共同反对“方舟子”式的质疑、反对不具名的指摘、反对无责任的谣言、反对无底限的挖人隐私、反对无休止的人身攻击,

即使是在网络中,即使你隐藏了自己的姓名,即使你可以逃避责任,也不将类似的网络暴力施加到任何人的头上,这里的任何人,也包括方舟子……

 
——————————————————————————————————————————— 
后记:

“人心向背,万夫所指;一人失德,天下围攻”

2012年6月17日晚7点,方先生信心满满的发出了一条微博:“今天罗永浩的粉丝水军变成了粪军,蜂拥而来到我的微博上“泼粪”,我干脆把微博评论设置成只有可信用户(包括我关注的人、新浪认证用户、微博达人、手机绑定用户以及身份验证用户)才能评论,以减少“粪量”。想评论的把微博帐号与手机号码绑定即可。”

这条微博,给惯于制造幻觉的方先生抽起了一个响亮的耳光,在此后的几个小时之内,该微博评论直逼万条,方先生臆想出的水军没有消失,反而是他描述的可信用户们排着队来到这里发言,和方先生以往还有些支持者的微博不同,屏蔽了水军后的页面,几乎90%是都是清一色“方黑”们,许多一整条的评论页里居然找不到一条支持方舟子的言论。

闹这么个笑话,活生生的打自己的脸,换了一般人,一定下不来台,但是内心强大,幻觉不断的方先生又怎么会因此反思呢,次日,他发出了这样一条来麻痹自己:

“我昨晚实际上只在新浪微博试验了几个小时的“可信用户”评论限制就取消了(因海外读者都反应(注,应为“反映”不是我打错字,是方先生自己打错了,放心,我不会因此说你的“全省语文单科状元”有假,也不会因此认为你有“学习障碍”。)没法评论了),然后看着泼粪水军一波波地过来个个号称“可信用户”,让水军都督为了升级水军破费了。这个试验说明所谓“可信用户”没有意义。”

多么标准的“方式逻辑”啊:反对我方舟子的一定是水军,一定是抹黑,如果我屏蔽之后他们还能出现,那么一定是新浪的技术有问题!一定是水军太狡猾!一定是方黑们太阴险!

我正巧又听说您去了“天涯”盖楼玩,打算四处宣告胜利呢。

为此我又不得不上了一下百度,在那里找到了这样一个词条:“‘阿Q精神’——简单的说就是一种是自慰精神或者是自贱精神,学者概括为:就是阿Q的自欺欺人、自轻、自贱、自嘲、自解、自甘屈辱,而又妄自尊大、自我陶醉等种种表现。简言之,是在失败与屈辱面前,不敢正视现实,而使用虚假的胜利来在精神上实行自我安慰,自我麻醉,或者即刻忘却。”

方先生,还是醒醒吧!

——我是有神论者,用此标题,仅为方便行文。以上文责自负,并自愿放弃版权,欢迎任何形式的转载和转发。敬请关注下期文字《我们都是“方舟子”》

于2012年6月25日凌晨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com)转发 2012年6月26日


上一篇:方舟子幕后力量——新浪微博网友对《环球日报》胡锡进挺方文章的评论
下一篇:陶甲骥:我有“真相洁癖”,请你“自证清白”——写给方舟子的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