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书报道 >

杨丹荷:为什么刘菊花履历是一个谜?——方舟子与刘菊花关系真相探微(之五)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学术批评网  作者:杨丹荷(旅美学者)


新华社主任记者刘菊花读硕士之前的学历、履历是高度机密。在《过洁世同嫌》一文中,女方舟子得意地写道:“我生性懒散,不喜与人争论,一向很少在网上留痕,所以方黑的资料搜集也就到这种程度了。什么搜搜百科、百度百科之类的,很多内容是根据方黑的素材弄的,错误一大堆,不靠谱。”

刘菊花的学历与履历之所以成了不能公开的秘密,与“学术打假”专家方舟子在这方面的小心谨慎密切相关。

方舟子的分身女方舟子总是在本尊需要的关键时刻刀笔上阵,协同作战。 在女方舟子2012年3月5日以“过洁世同嫌”为题发文之前,2006年4月7日,女方舟子曾以“过洁世同嫌”作为自己的笔名在新语丝网站上发表过文章。介绍女方舟子以“过洁世同嫌”为笔名发文的那次新闻事件,有助于人们理解为什么在网上找不到新华社主任记者刘菊花的学历与履历资料。

2006年4月6日,《北京青年报》新创办的子报《青年周末》发表了一篇关于方舟子“学术打假”的采访报道,题为《方舟子:打假斗士还是“打假痞子”—— 方舟子称司法机关应介入清华教授刘辉履历造假事件》。

《青年周末》这篇报道的标题排版令方舟子十分愤怒。第二天,男女方舟子都就此在新语丝上发表了文章。男方舟子以“方舟子”为名发文,题目是《是新闻记者还是“新闻痞子”?》,文中称《青年周末》为“北京痞报”,斥责对其进行不利报道的新闻从业人员“不仅新闻素质差,而且道德品质差,是真正的痞子、流氓。”

方舟子在文中愤然写道:“该报的封面设计比较独特,是完全由标题文字组成的,最上方是‘方舟子’三个大字,第二行是‘打假斗士还是’几个小字,第三行的字又变大了,赫然是:‘打假痞子’!咋一看,编辑就用画面语言传递了这样的信息:‘方舟子 打假痞子’。有人说,这三行字的字体大小是由于要对齐造成的。不错,但是这是有意造成的,因为‘还是’这两个字按语法规律是应该放在‘打假痞子’前面的,而版面编辑正是为了突出‘打假痞子’,才做了违反语法规律的编排。正文中‘打假痞子’还加了引号,而在封面中连引号都省了(虽然封面中的其他地方有的也用了引号,有一处是:‘花心’老太),直指我是打假痞子。”

女方舟子以“过洁世同嫌”名发文,题目为《北京‘痞报’<青年周末>》。

为了卫护本尊男方舟子的“打假英雄”声誉,同仇敌忾的女方舟子“过洁世同嫌”也愤然写道:
“受人之托,到报摊去买一份刊有方舟子访谈录的《青年周末》。
瞅见这份报纸的第一眼,赫然看到‘方舟子打假痞子’的灰色大字,竟然觉得很不好意思去看,好像也不好意思让旁边的人看到,先一把将封面折起来,才开始付1块报钱。之所以会不好意思,一是我所敬重的方舟子竟然会接受这种小报的采访,二是我竟然会买这种小报。
方舟子何痞之有?他文章口气是很尖锐,但他污人清白了吗?他言过其实了吗?他玩世不恭了吗?他口出污秽了吗?他危害社会了吗?他不负责任了吗?他语气尖锐的揭露,是对骗子小偷有利,还是对良民有利?难道没有把被逮了现行的骗子小偷称为‘巧妙地拿走别人东西的现代文明人’而是直呼为‘骗子小偷’就是损害了骗子小偷的名誉,就反倒成了痞子?莫非世道变了,骗子小偷也可以理直气壮维护自己行骗偷盗的正当权利、也有发出自己正义吼声的舆论机构了?
而据说这份报纸是我所尊敬的一个报人创办的。所以这个是非不分的封面尤其让我吃惊。
转念一想,其实也没什么好吃惊的,无非是为了吸引眼球。这一段时间,方舟子打假好不容易见了点成效,媒体报道的热情很高,他本人也频频在电视上亮相,一付忧国忧民正人君子的模样,让很多人不舒服。而把正人君子踩在脚下最好再跺几脚,是制造轰动效应的绝佳途径,君不见,如今肆意蹂躏他人的人格也是某些媒体记者的看家本事。更何况,踩让人不舒服的方舟子多方便啊,每天都有不计其数的人骂他,《青年周末》需要做的,只是选一个更新鲜点的骂法而已。这样一个天时地利的踩踏对象,对一个刚创刊的无名小报来说,真是不踩白不踩。
除了这个封面,对这份报纸我没有再多读一个字,以后也不打算读。无他,趣味低下,和网上为了吸引点击率不惜一脱再脱的活宝没什么两样——堪称痞报。”

此时的“过洁世同嫌”,是方舟子制造的女方舟子继“刘菊花”之后使用的又一个笔名。六年后,女方舟子以“方舟子妻”为笔名,因刘菊花论文抄袭、履历、学历被人追究而以“过洁世同嫌”为题发文自证清白。2012年3月5日,以“方舟子妻”为笔名的方舟子分身女方舟子发表了被网友称为“菊花体”的《过洁世同嫌》一文。

《青年周报》的这篇报道说明了采访方舟子的对话背景和采访提问: “对话背景:近日,原清华大学医学院院长助理、清华大学教授刘辉因履历造假,被清华大学处以‘极刑’——开除。独家揭露刘辉造假的正是方舟子。就在方舟子以‘胜利者’的姿态频频出现在各种媒体畅谈自己的打假经历和成果时,对他的质疑一如既往地喧嚣。”
“提问:打到什么程度你才罢休?你是不分青红皂白地扑上去就打骂?一个人能保证不出错吗?体制有病,板子打在个人身上合适吗?”

报道介绍,关于清华大学对刘辉履历造假的查处,方舟子认为:“从我去年11月在‘新语丝’网站公布他履历造假以来,前后居然耗费了近4个月。其实查起来很简单,履历造假实在太容易核实了,上网一查就可知真假。”

《青年周报》记者提问:“打假到什么程度您才会善罢甘休呢?”
方舟子回答:“像刘辉的开除处理,算是基本到位了,但还可以继续追究。他靠假履历担任到学院领导的职位,涉嫌诈骗,应该要进入司法程序。以前已经有人因为冒充北大博士去大学当老师,被判了三年。”

《青年周末》在报道中还提到:“调查就是上网查询
青周:您刚出来学术打假大家尊称您为‘打假斗士’,现在不少人叫您‘打假痞子’,为什么会这样?
方舟子:其实我从一开始打假,就是支持和反对的人都很多。通常打假没有涉及到他们学校和本人,都比较支持,一旦涉及到了自身利益就开始死命反对了。
青周:您是不是‘不分青红皂白,看到有假就扑上去’打呢? 
方舟子:对于个人打假工作来说,我认为我的流程设计应该是个人能够做到最好的程度。收到举报之后,我先过一遍,自己会去作些调查,核实之后才发表;我还有一个原则,向我举报的必须是实名,当然在发表的时候我会尊重举报者的意愿,采取实名或者化名;然后,我的网站还允许被揭露者为自己辩护,各方也可以讲出自己理性思考的理由,恶意谩骂我是不登的。
青周:你怎么调查?
方舟子:很多造假手段其实很拙劣,只要上网查询,将国内外的资料加以对照马上就可以查出。”

读了上述报道,笔者恍然大悟,难怪对于论文造假、履历、学历神秘的刘菊花,人们在网上能查到的资料极为有限;难怪“方舟子妻”在《过洁世同嫌》中说自己“一向很少在网上留痕”,为“方黑”们在网上搜不到刘菊花的背景资料而自鸣得意。方舟子独家揭发了原清华大学医学院院长助理、清华大学教授刘辉履历造假,结果导致了刘辉被开除公职,由此不难理解,当刘菊花的硕士论文抄袭和神秘履历、学历受到追究时,屡屡以“学术打假”为名毫不留情名搞掉他人饭碗的方舟子的非理性反应。方舟子在微博上威胁参与质疑刘菊花的罗永浩道:“我不和猪打假,我杀猪。在我发出严厉警告后,还想拱我妻子、砸我妻子饭碗的猪更该杀,即使花一生的时间杀,即使血溅一身。”

(感谢杨丹荷女士惠寄)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com)首发 2012年6月21日


上一篇:曾山友:“违规”出版物不一定是“非法出版物”——以《从学术批评到恶意诉讼:沈木珠夫妇诉讼门事件备忘录》为例
下一篇:方舟子幕后力量——新浪微博网友对《环球日报》胡锡进挺方文章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