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人书画 >

杨玉圣:对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栖霞法庭的祝贺与提醒——兼谈张仲春(乔生)对宁、津法官的公然辱骂与恶意诽谤

发布时间:2017-04-28  来源:未知  作者:学术批评网

南京财经大学的“讼棍”研究员张仲春(乔生),又对我挥舞起了“诉讼大棒”:2012年9月25日,此公在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栖霞法庭针对杨玉圣、学术批评网提起新的名誉权诉讼,该法庭于是年是月28日立案[据告知,其合议庭组成人员为审判员吴文霜(审判长)、王禄惠、温砚富(人民审判员)]。  

这是张某及其名妻(“著名的妻子”之简称,非“名义上的妻子”之谓)沈木珠继2012年1月在该法庭提起针对宋绍富、李世洞、杨玉圣和河北人民出版社的四个名誉权之诉、2012年9月提起针对杨玉圣的所谓名誉权、姓名权纠纷之诉后,在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栖霞法庭立的第六个案子。据张某在其“张仲春的博客”《就李世洞捏造“威胁公丕祥院长”事件致江苏高院民庭法官的信》(2012-09-05 22:25:33)中声称:“我于2012年9月3日以李世洞上述文章构成诽谤诉至栖霞区人民法院。栖霞区人民法院经审查符合要求,当天立案。”此案乃这位“讼棍”在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栖霞法庭已经立的第七个案子。另据张某在该文中不打自招曰:“我已公证了杨玉圣、李世洞网上网下的大量侵权证据,一年之内我依法在南京起诉的案件还有许多、许多。”(http://blog.sina.com.cn/s/blog_9f18f2b801011a4p.html)  

上述事实表明,截止2012年9月25日,张仲春(乔生)夫妇在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栖霞法庭所立的所谓名誉权系列诉讼的总数(七个),已超过其夫妇2007-2008年在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所立的名誉权之诉的总数(六个),从而在受理这对“讼棍夫妇”的恶意系列诉讼立案数量上,使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栖霞法庭终于一举超越了鼓楼区人民法院而跃居首位。因此,作为被告以及李世洞教授的代理人,我在此向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栖霞法庭认真地祝一个贺。  

我还注意到,一向骂人不离口的张仲春(乔生)研究员,居然一再严肃地高调表扬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栖霞法庭“当天立案”的效率,这也让吾等外地的被告,目瞪口呆。不仅如此,在此之前,张某还严重地热情表扬过该法院及其法官:“栖霞区法院及其主审法官韩栋心中有法、严格执法的行为……栖霞区法院及其法官……堪称为我国司法界不畏强权、依法管辖的楷模和法官正义、正气、公正、公开的典范!”[1]  

作为张仲春(乔生)系列恶意诉讼案的被告,我由衷期望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栖霞法庭及其有关法官,继续高效率地为“讼棍夫妇”服好务。不然的话,就休怪张仲春(乔生)届时翻脸不认人了:看看张某如何肆无忌惮地公开辱骂、诽谤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法官沈菁、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法院法官刘彤、王悦和霍全玺[2],那么,包括韩栋法官、吴文霜法官等在内的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栖霞法庭的相关人士,估计会惊出一身冷汗、甚至恶魔缠身的。  

为了说明我的上述提醒并非故弄玄虚或者空穴来风或者危言耸听或者小题大做,那么,接下来,我重点引证张仲春在其“张仲春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669212344)2012年1月以来发布的实名文章中针对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法院有关法官的言辞侮辱、诽谤事实,加以具体说明(该博客的访问量,截止2012年10月11日 13:41,已达到100518人次)。  

其一,张仲春在《就栖霞区法院依法管辖请求最高院撤销对和平区法院“指定管辖”(三)》(2012-03-26 07:15:23) 中称:“江苏法院相关法官与李世洞、杨玉圣存在某种见不得人的交易”;“鼓楼区法院般在黑恶势力面前倒戈,放弃原则、放弃法律、放弃尊严、放弃作为司法人的追求”;“‘天津市和平区法院刘彤三法官’认定事实错误及其混账逻辑的事实,揭露他们明目张胆袒护被告的丑恶面目”。(http://blog.sina.com.cn/s/blog_9f18f2b80100x6o4.html)  

其二,张仲春在致最高人民法院的《就江苏省三级法院严重程序违法请求最高院撤销“指定管辖”(一)》(2012-03-06 03:46:04) 一文中称:“6个原由鼓楼区人民法院安排法官沈菁独任审理的简单至极的案子,却因为江苏省三级法院与被告的某种见不得人的关系和交易,及江苏省三级法院的枉法行径而没有得到及时和公正的审理,更由于最高院指定管辖的天津市和平区法院刘彤三法官的法盲和极其严重的程序违法,及与被告勾结捏造事实、隐瞒和销毁原告证据而导致一审违法判决”;“上述莫名其妙奇的做法和匪夷所思的程序违法事实,可能是中国司法数十年来闻所未闻的三级法院‘共犯’事件,尤其是其‘破天荒’的肆无忌惮行径,委实令中国法官蒙羞,更是中国司法的悲哀!然而究其原因,却又简单至极,一是鼓楼区法院主审法官沈菁(女)为被告杨玉圣的“男人计”所搞定(杨玉圣在南京大学文学院讲座所自己炫耀的,有录音为证);二是杨玉圣给江苏省高院某人去信,双方达成了共识(即‘交易’,暂不予公开)。据江苏省高院法官和审监官披露,高院某人指示民一庭某法官具体操办此事,即务必让杨玉圣等6案的管辖权异议成立,务必让张仲春、沈木珠的6案不在江苏境内审理”;“最高院‘指定管辖’的天津市和平区法院(由刘彤、王悦、霍全玺三人审理)发生的大量程序违法事实、认证错误事实、法官‘零法律知识’事实、法官与制造‘抄袭假案’的被告杨玉圣勾结事实,本人将逐一向最高人民法院呈报和公布”。(http://blog.sina.com.cn/s/blog_9f18f2b80100wq11.html)  

其三,张仲春在《就江苏省三级法院严重程序违法请求最高院撤销“指定管辖”(一)》(2012-03-06 03:46:04)一文中,“顺致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鼓楼区人民法院有正义感的法官们:贵三级法院怯于“造假斗士”杨玉圣的侮辱谩骂,没有合法理由地放弃上述6案的管辖权,结果如何?5年来杨玉圣何时停止以‘彭宇案’和以捏造鼓楼区法院‘受贿’为由侮辱谩骂贵三级法院‘臭名昭彰’!对付网络流氓、造假案的无赖,一味躲避不是办法。”(http://blog.sina.com.cn/s/blog_9f18f2b80100wq11.html)  

其四,张仲春在《“中国第一抄”杨玉圣与不知“抄袭”为何物的法盲刘彤三法官——“天津刘彤枉法案”违法判决之四》(2012-03-01 08:33:17)中称:“刘彤三法官却对原告证据分别做了隐瞒和销毁(判决书上的原告证据就没有上述证据),并倒打一耙说原告没有提供证据证明被告的指控不实。如此明目张胆、信口雌黄的丧尽天良的法官,在中国的司法队伍里,有也恐怕十分少见吧?”“我们不知道刘彤三法官的眼睛是瞎了,还是因为忙于与被告进行XX交易而没有时间查阅史豪鼓文实际例证到底是什么,抑或根本就是对抄袭的法律概念和版权定义毫无认识(不知道这算不算法盲或者法律白痴?)”;“刘彤、王悦、霍全玺三法官还是无视原告不抄袭的事实,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八条……的规定判决杨玉圣不侵权。对此可能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刘彤、王悦、霍全玺三法官与杨玉圣有着不可告人的XX秘密或者XX交易。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枉法,也绝没有无缘无故的偏袒。至于什么交易?恐怕只有当他们的交易受到天津市检察机关查处之时,才有真相大白于天下之日。当然,人们还等待二审法官对刘彤三法官枉法判决的辩别与确认。不过我们相信,白纸黑字的历史任谁也抹杀不了,刘彤三法官及其幕后指使者,一定逃脱不了历史的制裁!!!”(http://blog.sina.com.cn/s/blog_9f18f2b80100wm9u.html)  

其五,张仲春在《杨玉圣诅咒骂娘挖坟掘墓还不构成侮辱诽谤吗?——“天津刘彤枉法案”违法判决之三》(2012-02-10 15:43:38) 中称:“ 本人与沈木珠教授诉杨玉圣名誉侵权两案,面对原告提供的被告大量诅咒骂娘、挖坟掘墓的侮辱、污蔑、诽谤性语言,天津市和平区法院刘彤三法官竟然昧着良心判决被告‘没有侮辱、诽谤,不侵犯原告的名誉权’!”“为袒护被告杨玉圣,刘彤三法官的枉法、渎职,已经到不顾脸面、不计后果的疯狂程度。这个中缘由,在依法治国的今天,不是很值得人们思考吗?”(http://blog.sina.com.cn/s/blog_9f18f2b80100w7yr.html)  

其六,张仲春在《栽赃嫁祸的李世洞与“接赃种祸”的天津刘彤三法官——“天津刘彤枉法案”违法判决之二》(2012-01-21 05:11:38)中称:“作为最高人民法院指定管辖的天津市和平区法院的法官,敢于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韪,顶风作案,那可能就只有一种解释,即他们认为他们由此获得的利益,比他们毁损名誉更值!”“刘彤三法官对李世洞的栽赃嫁祸,欣然‘接赃种祸’予沈木珠,其捏造庭审事实,隐瞒销毁原告证据,制造又一个‘天津版彭宇案’,违背了人民法官最基本的职业标准和道德,让和平区法院的其他大多数法官蒙垢,令天津市党政领导和千千万万天津人民蒙羞受污!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刘彤三法官必定受到法律的惩处和天下人的唾弃(包括其子孙后代),并终身遭受道德和良心的谴责!如此清楚明了的案情和事实如此判决,足见人之无耻者,莫过于此;法官之缺德者、无知者,无出其右。”(http://blog.sina.com.cn/s/blog_9f18f2b80100vwsx.html)  

其七,张仲春在《“天津刘彤枉法案”违法判决之一 —— 指鹿为马的李世洞与“认鹿为马”的天津刘彤三法官》(2012-01-19 19:45:32)中称:“殊不料以刘彤为首的天津市和平区法院三法官,不知道是如何为杨玉圣所‘摆平’(杨家网侮辱南京鼓楼区法院受贿的语言),更不知道他们因此获得了多少利益,竟然无视这种连文盲都知道‘鹿’不等于‘马’,‘花’不是‘木’的事实,认鹿为马,不仅隐藏和毁灭了本人提供的证据原件,而且在判决书中否认原告曾经在法庭上批驳李世洞的无耻捏造”;“我实在想不明白三位很官样人样的法官为什么会如此明目张胆制造假案,胡编乱扯判决书!……刘彤王悦、霍全玺三法官有法不依,枉法判决,其中似乎大有缘故。但愿日后有人斩获其利益所在,以释我等小民心中之疑”;“当今社会,没有法官会不认真考虑自己的利益而公然枉法、欺法和渎职。刘彤三法官不顾本人没有伪注的事实公然枉法,隐瞒和捏造庭审事实,违法判决,很难让人不怀疑其中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和交易。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法院2011年12月19日(2011)和民一初字第0122号民事判决书,将永远记录刘彤三法官将李世洞指鹿为马的指控作为事实的行径,将把刘彤三法官的枉法判决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呼吁有良知的中国学人,花几分钟时间从期刊网查阅乔生原文【6】【2】【7】标明的实际文献,让真相大白于天下,令指鹿为马的李世洞和‘认鹿为马’的枉法法官无所遁形。”(http://blog.sina.com.cn/s/blog_9f18f2b80100vwcp.html)  

从上述言论中,任何一个有正常心智的人,估计对于南京财经大学研究员张仲春(乔生)的人品究竟如何低劣、其心理如何阴暗、其手段如何下作,大约都会有一个正常的判断了。  

无论这些恶意诉讼的最终结果若何,我本人作为一个历史学工作者,现在就可以下这样一个斩钉截铁的结论,那就是:和张仲春这种前无古人(估计也很难“后有来者”)的“讼棍”绑在一起,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栖霞法庭及其有关的法官,即使想不在历史上留下一笔,大约也是万万不可能的了。  


注释:  
[1] 据张仲春(乔生)在其“张仲春的博客”《就栖霞区法院依法管辖请求最高院撤销对和平区法院“指定管辖”(三)》(2012-03-26 07:15:23) 一文中披露:“原告与栖霞区法院没有任何关系,也不认识该院的任何一个人。但是,栖霞区法院及其主审法官韩栋心中有法、严格执法的行为,对比任意违反诉讼程序,枉法裁定,违法放弃管辖权,枉法报请上级法院指定管辖的鼓楼区法院和为杨玉圣‘美男计’所俘虏的主审法官沈菁(她竟然因此成为南京市十大优秀法官!);对比严重违反诉讼程序,枉法撤销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终审裁决书,怯于黑恶势力而枉法裁决的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详见本人《就江苏三级法院严重程序违法事件请求撤销对天津市和平区法院“指定管辖”(一)》),栖霞区法院及其法官在这个问题上的作为和表现,堪称为我国司法界不畏强权、依法管辖的楷模和法官正义、正气、公正、公开的典范!(http://blog.sina.com.cn/s/blog_9f18f2b80100x6o4.html)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com)首发 2012年10月21日  


上一篇:李世洞:双重标准掩盖下的霸道作风——再评沈木珠教授的《民事上诉状》[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系列评论(之十一)]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