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界观察 >

蒲亨建:《中国音乐学》的奇葩拒稿理由

发布时间:2017-05-22  来源:未知  作者:学术批评网

《中国音乐学》是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音乐研究所主办的学术刊物,是个啥子档次的刊物呢?大家知道中国科学院有个数学研究所吧?就是陈景润呆的那个地方。数学研究所是中国数学研究领域的宝塔尖儿;推而及之,就知中国音乐研究所也是中国音乐研究的宝塔尖儿,继而也就知道《中国音乐学》是绝对的顶级档次刊物了。

《中国音乐学》曾发了一篇文章,题为《端正学术心态 解悟同均三宫》。同均三宫是啥?它是个音乐学术的高级词儿,搞不懂没关系,在这儿没必要细说,反正知道它是个音乐学界的尖端题目就行了。关于“端正学术心态”,大家都看得懂。我一看到这个题目,就傻眼儿了。学术论文有这样拟标题的么?咋这么外行捏?反正内行的《中国音乐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它发表了。尽管标题有点儿扯淡,我想内容

应该很厉害吧?恰好鄙人正是该课题研究之反方名正言顺的朗贝尔万,昏花老眼也就自然被这个吓人的标题吸引住了。
溜了一遍,实在够呛,小儿科水平也。这个也不必细说,说了大家也不感兴趣。来看看他大标题说的“学术心态”吧。这个大标题在正文里显示的内容,居然只有两三句话。啥意思捏?大意是:你们这些反对“同均三宫”理论的人,为什么要找这个理论的提出者、鼎鼎大名的黄翔鹏先生商榷,而不找其它跟这件事儿有关的人商榷捏?言下之意:你们找权威商榷,是为了出名儿,这种学术心态就很不端正嘛,要好好端正端正。

这就奇了。一个重大的学术问题,我们不找该理论的提出者商榷找谁?就算该理论有一大群簇拥者,我们不找带头的要说法找谁?到法院提起诉讼,是不是法官要根据提起诉讼者的“动机”而不是其诉讼理由来定夺?退一万步说,就算抓小偷的“动机”是为了获得赏金,他抓了小偷,非但无功反倒有罪?然后法官跟小偷说,没你的事儿啦,走吧,顺带还给小偷赏几文跑路费?

刚才说了,我是这个课题的反方朗贝尔万,当然我要跟这个学术心态忒正的人商榷啦。驳斥他这个所谓“学术心态”说自然不在话下,同时也给他上了一堂相关学术研究普及课程。仅凭我的货存之一二,想必他只有洗耳恭听的份儿。

大家已经猜到了——《中国音乐学》打死不发敝文。找主编论理,主编说他忒忙,正在赶绯鸡的路上,叫我走正常程序。好吧,给编辑部写信讨说法吧。

真快,编辑部翌日就转达了“审稿专家”义正辞严的拒稿理由:查阅了蒲亨建此前的所有论文,蒲氏这篇论文没有在其此前论文的基础上有创见,故不拟发表。

效率真高啊。我此前有关此题的论文足有十多篇,审稿专家真是为此夜以继日废寝忘食通宵达旦夜不成寐?要我说,这审稿专家就算是打了鸡血,熬通宵欲弄懂我一篇也怕得提前养精蓄锐一周;就算是超人罢,回应这样的扯淡文章,你犯得着去查阅我的所有文章还得我搞出个学术创见么?哄鬼也不是这个哄法吧?

我至少知道,该所有关此题的专家是黄翔鹏的关门儿弟子,他曾经将通过我稿件的审稿人骂了个狗血淋头。是不是他审稿,我不会猜。
这个拒稿理由是不是很奇葩?在我看来,真可谓一枝独秀,傲视群芳。不过转念一想,顶级刊物专门儿为我造一枝奇葩,大概应视为我的无比荣幸。

注1:此文若发,盖会引起敝文的拒稿大坍塌现象(实际上早已发生),但由此发现某种学术“黑洞”,善莫大焉。
注2:由注1可见,鄙人的学术兴趣已经转移到高出几个几何级的档次,在音乐学界混到郞贝尔万,不过消费了鄙人智商库存的零头尔。想必英美《自然》与《科学》不会轻易拒俺的稿。至少不会给我奇葩的拒稿理由罢。 

(感谢蒲亨建教授惠寄)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org)首发 2017年5月21日


上一篇:崔永元:为什么要夹司马南的头?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