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界观察 >

想做一个有良知的泸县人-Tj:头七:愿另一个世界没有苦难——仅以此文献给当事方以及关注此事的网友

发布时间:2017-04-28  来源:未知  作者:学术批评网

我是一名泸县人,我大概从4月3日的时候开始在微博上面关注这件事。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是无比痛心的,当然我也很想知道事情的真相,一路过来也见证了话题浏览量从几千万到今天的四个多亿,也看见了新浪不停的降热度但是热度又不断的上来,也看见删了的帖子被一遍又一遍重发,所以就这件事而言我读的帖子比某些记者还多…

就在昨天官方公布了长篇公告,时至今日去争论孩子的死因已经毫无意义,我也只想讨论就这件事各方的表现和我心中的困惑,也希望广大网友留下你们的看法和意见。

首先,警察政府方面:政府方面的表现是舆情广泛传播的导火索。

从一开始发生坠楼案以后并没有及时向社会公布有关信息(泸县因为各种原因死人不是一次两次,比如去年的跳河案,之前的煤矿案,经验是有的,就是没从经验中吸取教训),而是在这件事情在网上开始传播的时候发出了一个简单弱智的公告。那个公告的内容是在尸检以前就发出了根据尸表检验排除他杀的可能(就是在没正式尸检以前就认定了孩子是跳楼自杀),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任何信息。说实话,这个公告直接寒了孩子家长的心……

另外根据“一个有理想的记者”提供翻译的警方和家属的对话(那段录音我全部能够听懂,包括里面他们不能翻译的部分),这段录音很明显是在家长还没有开始“闹事”之前,警方在安抚死者亲属的情绪,交待有关流程,在旁人看起来这个警方这个流程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站在死者家属的方面来看,警方并没有妥善的回答家长的一些问题只是反复的跟家属说,你们要遵纪守法,稳定情绪,要理智不要闹事。并在最后表示愿意在福集镇(泸县县城)提供住宿。如果你唯一的孩子死得不明不白?谁能稳定情绪,谁不想给孩子讨一个说法?警方的这些话从侧面反映了他们害怕家属把事情闹大,在家属眼里提供住宿就是软禁的意味。害怕闹事,在家属眼里可能认为警方在有意遮掩事实,软禁意在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这种处理方式让家属直接认为,只有把事情闹大才能给孩子一个公道,于是便有了孩子母亲敲锣鸣冤之事。

另外在群众聚集讨说法的同时,政府的做法进一步激起了民愤。政府的做法就是大家司空见惯的暴力镇压(当然官方给的说法是演习,对此我表示呵呵)。确实是出动大概一千余名警察去维稳,这其中包括了当地的民警,四川警察学院学生,特警以及在老家那边广为流传的从重庆调过来的特警。既然动用了这么多警力不杀鸡儆猴是不行的,枪打出头鸟,警方以暴力手段抓捕了在群众聚集事件中比较激进的份子。手无缚鸡之力的群众能怎么办?他们心里也很无奈啊(话说你们这样欺负四川群众真的好么,四川在抗战的时候兵源物资输出全国第一,无川不成军,你们这样做老一辈看见了怕是要寒心了)。另外太伏当时确实有被封城,遵循原则只进不出,确实有被屏蔽各种手机,网络信号。当然这些事情你们在官方公布的信息方面不可能看到的,不信的可以挂个vpn上Youtube上搜索…当然我不是针对政府,这样的做法四个字足以概括,封建专制。

最后在新华社记者到达当地的时候(厉害了我的县),连新华社的都敢拦。当时看见新华社发出的三问我就觉得又要在网上掀起轩然大波,果不其然。我也想不通新华社这种事情发报以前不是都有领导看文章嘛,为什么被发出来了?后来三问被各大媒体转发最后又被撤下,我只同情那个记者,原因大家都懂。新华社的三问更进一步加剧了民众对当地政府的不满,舆情被理所当然的引导为,这件事一定有什么内幕…

政府做法欲盖弥彰,像一个刚出世的孩子(就像我)遇到事不知道怎么处理,却又慌着去处理,结果就是让别人看起来觉得好笑又可笑。总之政府公信力的缺失,遇事的公开程度以及应对谣言的处理方式,对待群众的方式,引人深思。当然我更希望引政府深思。

其次,是广大群众和死者家属的表现:正义和正常两个词足以概括。

看过真视频的都知道周围群众在面对这件事的时候表现出的团结和正义。根据当地民众的说法在太伏中学学生非正常死亡现象不是一次两次了(希望有关部门引起重视),试想如果不是有这样的事实,多少人愿意为了非亲非故之人以手无缚鸡之力抵抗政府的军事武器而暴动?因为大家心里都害怕,不知道下次倒霉的是哪家的孩子。所以大家愿意团结起来向政府要一个说法。

看到群众有如此血性我很感动,如果我当时在老家我相信我也会去。至少你会觉得这里的环境是正义的,互帮互助的。即使你被谣言带着跑,难道不是因为心中的正义么?

还有关于50元签字承认孩子是自杀而非他杀这件事,被网友广为调侃,抱歉,这件事我更愿相信我的乡亲们,应该是真的。

死者家属的表现再正常不过,虽然我现在没有成家但是我知道在农村父母把我拉扯大多么不容易,从出生到大学用了他们23年的时光,人生又有多少个23年呢?

死者作为家里的独生子,发生这样的事家属必然想要讨回一个公告。我个人推测死者母亲当时应该有两个心理。第一个心理是(当然这个是主要的),自己的儿子死得不明不白,而警方的措施有遮掩意味,怀疑有隐情,那么我就要把这件事闹大,使劲闹大最好让中央知道,让广大网友监督给儿子讨回一个公道,于是有了母亲敲锣鸣冤这样的视频。另一个心理是,如果儿子是自杀的把事情闹大,政府给的安抚会大些,因为有广大网友监督(当然我这个观点不太人性,抱歉)。所以说把事情闹大,对死者家属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就算有什么坏处,作为父母,自己的儿子死了还有什么盼头?还怕什么惩罚?

总之,我个人觉得群众和死者父母的表现。一方面表现为人性应当具备的正义,另一方面表现为为人父母该有的对孩子的责任。

再次,就是媒体的表现,我也用两个字来形容:笑话。

这件事媒体记者的表现就是一个笑话,事情发生的时候各大媒体纷纷抢夺头条,用网上流传的“黑社会殴打致死,校霸欺凌,官二代”这样刺眼的字眼来吸引眼球(现在的媒体几乎都这样),目的只为增加报社的浏览量完全不考虑后果。

把舆情带偏的我认为新闻媒体是罪魁祸首,一开始这样的标题就把事情的走向带偏了,要想洗白就真的有点难度了。

一开始抢占头条以后,就没有媒体能够去现场继续跟进。有的说法是当地不让媒体进,我真心觉得八卦记者很牛逼啊,因为什么新闻什么地方都能弄到,而一用到正事上又感觉什么都不行了,这点新闻媒体倒是应该向八卦学习啊。也可能不是记者们弄不到新闻,而是不敢发不让发,因为这件事牵扯的是政府而不是娱乐圈。好不容易新华社进去了吧,又搞出来一个三问,采访受阻更进一步误导了舆论走向,让网友觉得网上流传的死因都是真的。

再后来中国青年报发出了一篇通告,公布死因,那篇死因公告简直是弱智得不行,没有一点可信度。后来重庆晨报,晚报,成都的大报社纷纷转发那篇公告。可笑的是青年报在发出来那篇公告半小时之后被下架,而此时各大媒体还在纷纷转发这个原出处都把文章删了的公告。

昨天下午官方再一次正式公布了孩子的死因,长篇大论看起来比之前那篇更有说服力。然后各大媒体又疯狂转载,评论下面疯狂洗白,让人产生一种错觉,这是政府的水军在下面洗白。媒体的报告跟之前的对比,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么?

整个事件让我看清,目前中国的新闻媒体发展畸形,可信度低。一开始出于商业目的抢占头条,把舆论带偏;最后又迫于政府压力,疯狂洗白。有点自己把自己玩进去的意味,感觉媒体真的是在“夹缝中求生存”,一方面想吸引眼球,一方面有良知的又想报告有关真相,最终还是要受到政府的管制。

所以,综上我认为新闻媒体在这件事中的表现让人失望,真正的言论自由还差之甚远。

最后,关于广大网友和新浪的表现,概括来是有喜有悲。

我把网友们分为四类,第一类是看了这件事表达内心的愤怒和同情的,当然不是针对政府而是针对这件事本身,这类网友心存正义,人性未泯。第二类是表达了内心的愤怒和同情又思考过网上言论真假的,这类人是相对于上一类更为理智一些。第三类是看了这件事心里无动于衷,只是看看热闹的,其实这种人大多觉得自己很牛逼,现实是人性正在一步一步泯灭,说的简单点就是事不关己 高高挂起。第四类是管他三七二十一劳资就是要喷国家喷政府,这类是键盘侠,台毒,邪教,造谣传谣首当其冲,政府可以严惩,我们无须理会。很高兴的是我在评论区还是看见第一类和第二类的人多些。

对于新浪微博(娱乐圈的新浪,认真你就输了)的表现我觉得是可悲的。当然我觉得这件事背后是有力量在管控,也可能是身不由己。我很清楚的记得,只要这个事件的热度只要上了前十就一定会被降下来,甚至降到上不了热搜。就这几天杨幂和邓超撞衫成为热度第一,小马甲的狗怀孕成了热度第一…你会觉得这样的做法,人的生命不如明星衣服,不如一条狗的新闻。还有就是背后操作不停的删掉真实的视频和帖子然后留一些假的视频在网上传播,为后来洗白用。这样的做法着实让网友寒心。

以上就是我对这个事件看法,到目前为止我仍有很多疑问:

1.死者的父母(从网上流出伸冤视频以后就消失在公众视野)去哪里了?如果是软禁了,公告已经发出来了,麻烦有关部门把人放出来并启动安抚工作。(这件事本质是政府处理不妥才闹这么大)

2.为什么新闻发布会没有死者亲属发言,死者亲属是否接受这样的事实?

3.为什么没有媒体采访当事人?(比如死者家属,同学,老师,其他社会人员)

4.为什么公告对暴力镇压群众集会,封城断网,以及50元签字费等问题闭口不提?(不敢承认错误,怎能解决错误?)

5.泸县确实存在校园暴力事件,我念中学也曾经经历过(早上去上学途中,被在校学生和社会上的混混抢过生活费)请有关部门引起重视。

这号在15年9月就申请了,但是这是我发的第一条微博,我希望它有意义。愿逝者一路走好,家人节哀,长命百岁。也希望关注这件事的网友留下你们的看法,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2017.04.08    成都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org)转发 2017年4月10日


上一篇:杨玉圣:如何把师德建设落到实处?——我观法大(之十一)
下一篇:杨 肯:土叙边境难民探访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