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网上学术对话 >

金许成:对朱益林《沈木珠、张仲春没有任何抄袭行为 所谓论文“重发”问题皆是由杂志社录用、刊登操作不规范所致》律师函的回应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学术批评网  作者:金许成(南京财经大学)


沈木珠教授以及张仲春先生在拙文发表之后,一直没有正面对这篇文章加以答复,先是“授权委托”给法学院教师储敏、徐升权两位先生,进而“委托”给江苏天茂律师事务所的朱益林律师,不知是出于什么考虑?   

只要认真核对笔者的比对结论,储敏、徐升权两位先生的“辩护”就显得不值得一驳。就朱益林律师的律师函来看,笔者得出一个结论和一个疑问:1、沈木珠、张仲春夫妻对拙文指出的自我克隆、重复发表现象除了在“11篇论文抄袭问题”存在异议外,并无不同意见。2、对于“论文的“重发”问题,皆是由杂志社录用、刊登操作不规范所致”, 笔者以为如此众多的法学期刊如此的“不规范”“操作”,实在是让所有的法律学人寒心。同时笔者,也许包括许多读者不由得会去猜想,不知这些主编或编辑为什么就要这样“不规范”“操作”?  

对朱益林律师提出的11篇“异议论文”,笔者把拙文反复精读多遍,似乎没有提到什么11篇论文,后来恍然大悟,应该也许是拙文在“在“知识产权侵权”方面的10篇论文,均存在程度不同的抄袭问题”部分中列出了10篇论文,许是沈木珠教授、张仲春先生和朱益林律师马虎或者忙中出错,把该部分的11行文字看成了11篇,笔者度人以善,不算你们诽谤,就不给你们发律师函了。  

对于11篇“异议论文”,笔者也是做了认真比对的,而且把它们归纳为沈木珠、张仲春夫妻自我克隆、重复发表的另一种手法,即“一团乱麻式”,因为害怕占用学术批评网的空间和读者的时间,就简而化之了,既然有人不甘心,笔者只好把这10篇比对结果公布了。  

1、“论TRIPS协议与中国知识产权的保护” 沈木珠,《江海学刊》2001年3期与“WTO知识产权协议侵权规则原则” 沈木珠,孙岚《现代法学》2001年3期,前文的56—57页第3段与后文116页的第2段、前文的57页第2、3段与后文116页的第3段、前文的60页第3段与后文119页的第3段、前文的60页第4段与后文119页的第4段雷同。  

2、“论TRIPS协议与中国知识产权的保护” 沈木珠,《江海学刊》2001年3期与“我国知识产权权利冲突的衡平思考”乔生,《甘肃政法学院学报》2001年5期,前文的60页第3段与后文11页的第2段、前文的60页第4段与后文12页的第1段雷同、前文的57页第4段改写为后文12页的第3段、前文的61页第1、2段改写为后文13—14页的内容。  

3、“我国知识产权权利冲突的衡平思考”乔生,《甘肃政法学院学报》2001年5期与“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攀高与超标的思考”沈木珠,乔生《国际贸易问题》2002年1期,前文的12页第3段改写为后文57页的第3段,前文的12页第1段与后文57页的第5段、前文的13页第2段与后文58页的第2段部分雷同。  

4、“我国知识产权权利冲突的衡平思考”乔生,《甘肃政法学院学报》2001年5期与“我国知识产权保护现状与思考” 乔生,《法商研究》2002年3期,前文的13页第3段改写为后文123页的第4段。  

5、“论中国知识产权侵权规则” 乔生,沈木珠《法学杂志》2001年5期与“我国知识产权保护现状与思考” 乔生,《法商研究》2002年3期,前文的26页第4段改写为后文121页的第4段,前文的27页第2段与后文122页的第2段大部分雷同。  

6、“论中国知识产权侵权规则” 乔生,沈木珠《法学杂志》2001年5期与“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攀高与超标的思考”沈木珠,乔生《国际贸易问题》2002年1期,前文的26页第3段与后文56页的第2段大部分雷同,前文的27页第3、4段改写为后文57页的第3段。  

7、“论TRIPS协议与中国知识产权的保护” 沈木珠,《江海学刊》2001年3期与“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攀高与超标的思考”沈木珠,乔生《国际贸易问题》2002年1期,前文的58页第2段与后文56页的第2段、前文的56页第3段与后文56页的第4段雷同,前文的57页第2段改写为后文57页的第2段、前文的57页第4段与后文57页的第3段雷同。  

8、“论TRIPS协议与中国知识产权的保护” 沈木珠,《江海学刊》2001年3期与“我国知识产权保护现状与思考” 乔生《法商研究》2002年3期,前文的59页第4段与后文122页的第2段雷同。  

9、“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攀高的成因与特点” 沈木珠,《江西财经大学学报》2002年4期与“中国知识产权保护与无过错责任原则之适应” 沈木珠,《财经问题研究》2003年3期,前文的57页第1段与后文90页的第3段、前文的58页第2段与后文91页的第2段、前文的57页第2段与后文93页的第5段雷同。  

10、“论计算机软件保护及法律适用” 沈木珠,《法律适用》2001年3期与“论计算机软件保护及侵权责任” 沈木珠,《南京社会科学》2001年9期,前文的26页第6段改写为后文77页的第5、6、7段,前文的26页第8段和27页第1、2段改写为后文76页的第2、3段。  

11、“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攀高与超标的思考”沈木珠,乔生《国际贸易问题》2002年1期与“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攀高的成因与特点” 沈木珠,《江西财经大学学报》2002年4期,前文的56页第4段改写为后文57页的第4段,前文的57页第3段改写为后文57页的第5段。  

12、“论计算机软件保护及法律适用” 沈木珠,《法律适用》2001年3期与“我国知识产权第一案侵权责任辨析” 沈木珠,《国际经贸探索》2002年3期,前文的25页第2段改写为后文63页的第3段、前文的26页第4段改写为后文64页的第6段,前文的26页第5段改写为后文64页的第7段。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com)首发 2005年11月29日  


上一篇:杨玉圣:南京栖霞法庭为何执意审理沈木珠夫妇新的恶意诉讼系列案?——从南京一位好友的来信谈起
下一篇:史豪鼓:年终岁尾再说官司——写在沈木珠张仲春夫妇天津一审败诉之际[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系列评论(之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