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三言两语简评 >

王志安:这,才是真实的方舟子!——打假方舟子,弘扬真善美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王志安  作者:王志安


2016年8月,方舟子起诉我侵犯其名誉权一案,徐徐拉开大幕。我是这起诉讼的被告,但又是这个世界上最期待这场官司的人。方舟子虽然是原告,却正无比痛苦地等待法庭的审判。

一年前,我因为转发质疑方舟子诈骗安保资金的帖子,而被方舟子告上法庭。方舟子用名誉权官司对付自己的对手由来已久且驾轻就熟,罗永浩质疑他,他把罗永浩告上法庭,周鸿祎和他打嘴仗,他把周鸿祎告上法庭,还有王牧笛,崔永元等等等等。方精于法律战术,背后有各种资金支持,而他的对手们却普遍缺少诉讼经验,常常因为一时激愤而掉入方的法律陷阱而败诉。他以为,我也会成为他的猎物。

他错了!

差不多在方舟子宣布对我起诉的同时,我决定单枪匹马调查方舟子背后的安保资金黑幕。我不相信,遇到公众的质疑,方舟子总是要赤膊上阵,带领粉丝人肉攻击,甚至以名誉权官司威胁对方背后的资金会清清白白,而捐款人徐波公布在网上的那份银行流水,又有那么多疑点无法解释。

这之后,我行程上万公里,走访了十几位核心当事人,相关的证据材料积累了整整两大箱,期间的艰难困苦不足为外人道。去年十二月底,我开始在网上发表调查的证据。两个多月的时间,我一共写了20篇打假方舟子的文章,公布了众多触目惊心的事实:一个保护对象为不特定科技打假人士,募集公告中明确规定不得用于个人消费,只能用来安保的公益捐款,为方舟子购买了两辆私家车,雇佣了专职司机,方舟子自家的语丝书屋员工的工资和库房,也全都出自于捐款,方舟子坐头等舱用捐款,雇保姆用捐款,租房子用捐款,出国之后甚至还直接从安保资金里汇钱到刘菊花账户,安保资金的发起人彭剑,更是监守自盗直接用百万捐款买了房,而为了掩盖这一切,他们不惜假造安保资金监管小组,欺骗警方和公众。

随着我的揭露,彭剑销毁了所有捐款账户,被一脚踢出安保资金管理人的位置,安保资金捐款被非法转移给方玄昌、许志强和赵南元。与此同时,语丝书屋被关闭,方艺泉和张钰明被遣散,许志强从新的联名账户里拿出十几万捐款,作为两人的遣散费,并和他们签署了保密协议。素来号称对真相有洁癖的方舟子,始终不敢正面回应,却用花样翻新的话术,不断混淆是非。

过去的一年,方舟子苦心经营多年的公众形象,在我的调查下轰然倒塌,公众也终于看清方舟子的本来面目——他号称两袖清风,不爱钱财,但背地里却和彭剑联手双簧,诈骗网友的捐款。他满嘴科学和道义,但实际上却贪婪无度,伪善自私。他标榜以打假为己任,但面对自己造假被揭露,却穷凶极恶,率领随众造谣诽谤,疯狂人肉攻击网友。

这,才是真实的方舟子!

在我调查安保资金黑幕期间,方舟子多次声称要对我提起刑事自诉,我表示敲锣打鼓热烈欢迎。因为刑事自诉的案件,原告必须亲自出庭,这意味着方舟子必须当庭回答我的质询。这不仅是我,也是广大围观群众最希望看到的精彩一幕。

有意思的是,方舟子根本不敢对我提起刑事自诉,毕竟他和彭剑做过什么,他自己最心知肚明。但方舟子的亲密战友,安保资金现在的管理人方玄昌,却对我发起刑事自诉。他的目的有二:一、围魏救赵,解救方舟子于水火;二、另外开辟新的战场,分散我的注意力。

今年8月,方舟子起诉我侵犯其名誉权一案,终于进入庭前谈话程序,原本,方舟子一直委托彭剑担任这起诉讼的代理律师,就在8月9号第一次庭前谈话的头一天,彭剑被紧急换下。但无论此前还是此后,方舟子向法庭提供的证据,都是彭剑的助手刘琳做的公证。而刘琳,也是安保资金的财务管理人员。给语丝书屋方艺泉发放工资,给境外刘菊花账户汇款的,正是这位刘琳。

毫不奇怪,方舟子和彭剑并不甘心失败,他们要通过诉讼挽回败局。就在8月9号第一次庭前谈话时,方舟子的律师又向法庭补充了十二条微博,作为我侵权的证据,这其中,绝大多数都是我打假安保资金的帖子和文章,也有他从已经关闭的搜狐微博翻箱倒柜,找出的几年前我和他网上斗嘴的旧帖。

年初当我在网上公布调查结果时,出于对线人和线索的保护,没有公开所有的原始证据,这似乎给了方舟子“灵感”——他料定我不敢向法庭提交关键的原始证据,无法举证,从而会在名誉权官司中败诉。这样,他就可以偷换概念,声称我所有针对安保资金的打假,都是对他的污蔑和抹黑,而不了解前因后果的旁观者则很可能被他带到沟里。正因为如此,方舟子起诉我的这起诉讼,其意义根本不在于方舟子的名誉权,而事关我打假是否有扎实的证据,以及方舟子和彭剑是否联手诈骗安保资金捐款。

方舟子的如意算盘,不可谓不阴险,但他的如意算盘我早洞若观火。经过与律师商议,在8月22号庭前谈话时,我把手上掌握的方舟子和彭剑诈骗捐款的最关键的原始证据——银行流水,全部递交给了法庭。

这些证据是我在调查安保资金黑幕时,线人向我提供的,这些银行流水清晰地呈现方彭二人联手诈骗安保资金的主要犯罪过程。我保证这些流水全部真实,并且取得过程全部合法。我要让这些铁一般的证据,通过法庭的质证并最终得以认定,并由此让法庭确认方舟子和彭剑联手诈骗的事实。而我的对方舟子“诈骗犯”和“骗子”的称呼,只不过是对方舟子合乎本意的恰当称谓。

同时,我还会把这些银行流水交给捐款人徐波、刘宇、景涛、孙延宏的律师,作为方彭二人诈骗捐款的证据,递交给他们正在诉讼的法庭,以帮助他们讨回被骗捐的捐款。这几个案子涉讼的捐款有316万,超过安保资金总额的一半。

不仅如此,我还要召开一次新闻发布会,专门向媒体公布这些证据:

1.彭剑将安保资金中的110万转入自己妻子席晓丽的账户用于买房的银行流水,一共五级转账。每级账户均有完整的进出账凭证,完整呈现了从徐波捐款300万给安保资金捐款账户,到彭剑妻子席晓丽刷卡买房的整个过程;

2.方舟子一家移民美国前,彭剑通过刘菊花的亲属,直接把10余万捐款转入刘菊花账户的银行流水;

3.方舟子一家移民美国后,彭剑通过助手刘琳,将捐款的20余万人民币换成32319美元,转账给境外刘菊花账户的银行流水。

这场发布会后,方舟子和彭剑二人再无抵赖和狡辩的余地,他们将以骗子的身份而闻名于世!

抚今忆昔,当初我对安保资金的调查,只是为了应付方舟子的诉讼。但随着调查的深入,黑幕渐渐打开,真相愈发清晰,这些调查结果深深震惊了我。一个在公众面前“一身正气”“两袖清风“的打假斗士,背地里竟然和律师联手诈骗,随意挥霍公众的捐款。

就在我第一次看到彭剑诈骗捐款买房银行流水的那一刻,我意识到,此时的调查已经不再是为了我自己,而更是为了给捐款人以真相,还社会以道义。

在我发表文章公布调查结果之后,彭剑销毁了捐款账户,销声匿迹。安保资金捐款在未经捐款人同意的情况下,擅自转移给方玄昌、许志强和赵南元。而方舟子,不但不对他挥霍捐款、欺骗捐款人的行为公开道歉,反而在网上疯狂人肉、骚扰和攻击对安保资金有过质疑的网友。如果方舟子和彭剑这样贪婪狡诈的骗子依然能逍遥法外、继续挥霍捐款、蒙骗善良的捐款人,那这个社会的公道何在?

我也希望全社会藉此明白一个道理,任何公益基金的运作,都不能建立在对某个人的信任之上,而必须有一套完善透明的监管机制。而任何造神运动,都必将会走向它的反面。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不仅要履行一个记者的职责,收集证据,写作文章,还要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原始证据。与此同时,我更要履行一个公民的职责,在法律的框架内,和穷凶极恶的骗子作斗争,让骗子们在法庭上现行。

正义只有得到法律的认可和彰显,才是真正的正义!

为了应付方舟子和方玄昌的两起诉讼,我需要固定证据、委托律师、寻找证人,未来召开新闻发布会,也需要租用场地、制作文件。诸多花费,有劳各位打赏支持。

方舟子经常叫我“王堂堂”作为挖苦,他算是叫对了,我就是堂堂正正坦坦荡荡地向大家筹钱,用途也说得明明白白:一来为在官司上打赢他,二来为开新闻发布会揭露他的画皮,三来嘛,如果有剩余,我就赞助其他捐款人和方舟子的官司,如果还有剩余,我就拿去吃喝玩乐气死他。

最后,为了回馈广大支持者,我这儿还有“超级大礼包”——凡给本文打赏5000元以上者,在诉讼结束后,我请吃饭,给他讲述网上没有公开的各种打假的内幕故事。凡打赏1000元以上者,公布银行流水的新闻发布会现场一定留有你的位置,而方舟子和彭剑诈骗安保资金的银行流水,现场也奉送一套作为纪念。

各位,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打假方舟子,弘扬真善美!

感谢支持!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org)转发 2016年8月29日 


上一篇:毛 翰:被野蛮哄抢的一首诗——《老有老的骄傲》
下一篇:亦 明:方舟子与陈章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