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史学评论 >

李晓西:还原事实 追求真相——兼答邱居里女士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学术批评网  作者:李晓西(北京师范大


2014年3月21日,我在学术批评网站上看到北师大邱居里女士写的一篇“瞧,北师大那些遮不住的丑”!的长贴子,骂了很多人,涉及不少单位,我这里不一一点评。其中指名道姓地提到本人,那我就不得不说明与回应了。历史学家常说,来而不往非礼也。邱某说发长贴“希望的就是恢复事实的真相”,那好,也让参与并主持会议的我谈谈所知道的真相。 
    
一、关于校学术委员会举行听证会的安排
    
邱某说,“学术委员会主任、学风委员会主任都没有出席。或许是由于他们不愿意陷入在权势和真相两者之间作出明确选择的困境,或许是以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态度和立场。我从心里尊敬那些拒绝应命出来审定结论的委员。对于听证会上对调查结论持有保留意见、只投了“基本同意”票的4位委员,我也由衷敬佩”。
    
我可以告诉邱某,你不了解情况请慎言。因为此次涉及到的是历史学科,学术委员会主任陈教授建议召开文科学术委员会会议即可。学术委员会主任和理科委员没参会,这与是否同意哪一位的观点没一点关系,更谈不上是为了邱某人抵制会议。因此,你这里表示敬意令人奇怪,是想让不明会议真象的读者以为有一大批学者在支持你?
    
校学风委员会被你称为 “连个橡皮图章竟也没有的”“可怜的”学风委员会,校学风委员会《关于邱居里举报魏崇武涉嫌抄袭行为的意见》被你称为“执意庇护被举报人”、“作弊玩猫腻”,那你对学风委员会主任是否出席会议又有什么敬意可表?你说“由于我对《意见》的抗辩,于是便有了11月的学术委员会听证会”,现在又被你追认为“莫明其妙的学术不端听证会”,你这不使制造是非让参会的各位学术委员无辜受辱吗。
    
你说会上“还配备了一名法律专家”,告诉你,这是校学术委员会委员、本校法学院副院长。他是你应表示敬意的法律专家,可惜你没有,因为他对会议结论即类似“不予立案”的法律解释不合你的口味。
    
你说对“只投了‘基本同意‘票的4位委员,我也由衷敬佩”,这令人费解,“基本同意”不等于“不同意”,“同意”与“基本同意”是更接近的,都是认可和支持了《意见》的结论。这还不清楚?这正是在设计投票时考虑过的,希望能让大家投票体现出态度的差异,是否对这种设计也应表示一下敬佩,那怕不用“由衷”来形容。再者,难道你不应由衷敬佩“不同意”的吗?虽然没有一票,当然,这正是你长贴中表示遗憾的。你说听证会最多也只能给他一个抄袭与否“难以判断”的结论,告诉你这是你的看法。听证会结论是同意学风委员会调查结果,进而是否定了你那顶“抄袭”的帽子。因此,你所说的“以抄袭与否‘难以判断‘的结论而收场”完全是想抬高自己,贬低委员们是非判断的勇气与能力!
      
邱某说,“这场听证会的程序由范处长设计”,“做得最为冠冕堂皇”,“形式上无可挑剔”,“只是对所属学风委员会签署的社科处调查《意见》进行表决”等。这里,我想要告诉邱某,这会的程序是李某我设计的,包括应先征求校外研究历史的专家意见也是我要求的,所以从你4月举报到11月才准备好开学术委员会。我不认识你们俩,没有偏向的可能,会议设计仅是为了公平和公正,谢谢你的“肯定”。但扣到范处长身上,那就是要归罪了。正如你说的“而范处长之所以要把这次听证会形式上弄得滴水不漏,很大程度上就是要对那些不明就里的委员显示他做事是如何严密,如何遵守程序,以掩盖其主持调查中的弊端”。
    
你特别不满意听证会是对学风委员会《意见》进行表态。但你为什么不在长贴中提到,这个《意见》源自校内外7位资深的历史和古代文学专业的专家对你定性抄袭意见的回复,对你“大量抄袭的如山铁证”的学术判断。而这是本次会议最为关键的问题!

二、关于对校学术委员会的诬蔑
    
邱某在长贴中,仅因本次会议没达到自已目的,就破口大骂校学术委员会:“说穿了,学术委员会听证的作用,不外乎二:其一,以履行程序的方式为权力部门服务,为其在调查中的违规作弊添加一层掩护;其二,为被举报人的遮羞布缝完最后一针,让其能顶在头上进入官场,实际上是为这颗毒疮输送新的营养。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别的意义呢?” 邱某还没骂够,还要上纲上线:“对学术委员会应当承担的职责装聋作哑,对权力机构和被举报人严重违规、干扰调查的事实避而不谈。须知,调查中的违规,并不只是损害了举报人的合法权益,更是对学术委员会自身权力和尊严的公然践踏。但是,听证会非但不敢对那些违规稍有质疑,还要昧着良心为权力操纵下的调查结论来一个合法表决,足见学术委员会已经沦落到何等可悲的境地!” 
    
学术委员会开听证会是你邱某人请求的,现在你居然不顾事实乱扣帽子!有什么“羞”要我们去“遮”?有什么“违规”要我们去“掩护”? 你们俩的直接陈述要不要听?听后委员能否有自己的判断?来自学风委包括校内外历史专家的《意见》重要不重要,对此表示个意见有什么不妥?你如此枉顾事实公然践踏学术委员会,是你背后有权势撑腰?还是你依老卖老、泄愤搅水想一走了之?
    
骂完委员会再骂委员。邱说:“面对权势横加干预学术所持态度如何,是检验一个学者良心尚存与否的试金石。遗憾的是,参与其事的学术委员并不都是合格的”。“学术委员会既未受理过类似案件,委员中不少人对教育部和北师大的相关文件也并不熟悉,对于应该如何调查有如瞽聋,哪里有半点主动权!” 还好,幸好有理工科委员和少数文科委员请假没参会,还没全骂遍。我真为参会的委员难过。我们并不认识这位邱某,也并不是这个专业的,是作为学术委员的一种责任来参会的。邱女士一边声称非要请全校各专业人士组成的学术委员会来开听证会,一边又讥讽这些来各自专业的委员为“瞽聋”,太过份了!你张口闭口有权势干预?是哪位权势干预了?是社科处长?还是某个校领导?我怎么就不知道。或者,邱某干脆是想说“李某”是权势?是吗?若是,那不是正说明学术委员会是自己当家做主了。何况,我为什么也有什么必要不让委员们不同意你的“壮举”?我一辈子就看重这个不抄不窃的“学者良心”,怎么会象你一样去随意挖咬别的学者的良心?
    
这么多来自各专业的学术委员在为你的“行为”花费时间和精力,你不知感谢反咬一口,难道这就是你的学者良心?

三、关于对我个人的攻击
   
邱某长贴里对我指名道姓攻击一通,我真要谢谢你了!让我开了眼界,长了见识,也可把手头的活放下来换换脑子了。
    
邱某提出先解决调查中的违规问题,我没同意。她就在长贴中说:“主持听证会的学术委员会李晓西副主任却答复我,调查中的违规只是衍生问题,委员会不负责调查处理,只负责审核调查结论本身”。邱开始推论和攻击:“堂堂北师大校学术委员会的副主任,竟然逻辑不通到这地步,实在令人瞠目。把这个判词换一种说法就是:我们北师大学术委员会就是为权力部门服务的,你难道连这一点也不懂?即使明知是权力操纵下的调查,不论调查如何作弊,结论何等荒谬,学术委员会都只能加以服从”。

看到这里,我真想当面问你,你真的懂逻辑?请问“抄袭与否”若定不了案,调查过程是否存在违规怎能定性?你答辩时间不到半小时,那些自吹的 “如山铁证”不需要有时间先让这些委员们听明白吗?你说我的逻辑“就是要为权力部门服务”,我看你的逻辑是“我告状内容可以不合理,学校相关部门如何对待我更重要”? 进一步,会议程序若不如此,就是“为权力部门服务”。荒唐!作为校学术委员会负责文科片的副主任,我很清楚,开一次学校的学术委员会很不容易,大家都太忙了。这次会议是要让大家通过听本人答辩和阅读校内外熟悉文文献引用规矩的专家学者的材料,对哪个是、哪个非有个判断,这已经很不容易了,毕竟委员不是历史专家,半天时间太宝贵了。你邱某证据若有说服力,大家就会投票反对或质疑校内外审卷专家们的意见了,那就要靠邱某的答辩有说服力了。邱某对此无兴趣也没能力,连一个委员都没说服,倒先要扣个帽子。否则就是“逻辑不通”!未免太霸道了!
    
邱某还说,“稍费时间,逐一核对我所列举的大量抄袭证据,起码也会对社科处的鉴定意见提出质疑”。难道邱某不知道参会委员们事先已得到了相关材料,难道邱某不知道委员们不仅要看你所列举的大量抄袭证据也要看魏某大量驳斥的材料,难道邱某不知道看社科处材料重点当然要看校内外审卷专家们的意见?难道邱某不知道给你答辩时间与魏某是同样长的须充分利用。好一个“稍费时间”,难道这半天时间全听你的才对? 
    
邱某还宣称:“李主任则宣布:待听证会投票得出决议,就是学校调查的最终结论,至此,校内调查已走完所有程序。我若不服,可以到任何地方申诉,再不与委员会相干”。我看邱某没说清楚。根据邱的态度即长贴中所说得对“这颗毒疮”的仇恨心,我预感校内解决难有效果,因此,我当时就讲“校学术委员会不会阻止你们直接走法律程序”。这是不想掩盖什么,实则是为支持你或不想阻止你自主行动,竟然连这也听不懂。顺便说一句,邱某不愿听我说此事以后与学校“不相干”,那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你在网上所言的真实性,不会与相关者“不相干”。
    
邱某在长贴中还有一段值得分析,她说:“千万别看魏崇武在听证会陈述时表现得异常激动,以至主持人不得不制止他的喋喋不休” 。邱某这里不指出这个主持人是谁,是因为她已对我充满偏见了,但却不小心暴露出一个事实,那就是我没有偏见。在魏某答辩时,我不客气地制止他用带人身攻击的用语。为什么?因为我以及委员们希望听到有说服力的证据,不愿听攻击性的话语。同时还可以告诉邱某,没有任何校领导对我讲过或示意过此事。我是用我的学术良心和知识做主持,在判断。
    
你如此歪曲事实地攻击我,使我想起,我对你提的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要对20年前的一个硕士论文大动干戈?20年中没有值得揭发的机会或魏某工作后没有可揭发的问题?你回答是那时还没提学风问题。我没再问,但邱某误解我有偏向。其实当时我心里确有疑问,在最重视考证、考据的历史学科,还需要等20年到有文件说要反抄袭时才有“冲锋”的机会?
    会上我曾分别问二位,答辩后你是否愿意尊重委员们的投票结果,二者均说“是”。现在看来,怀有仇恨之心的邱某失信是必然的。

结束语:
    
一个60岁的半老学者,号称为纯洁学风而奋战,一度曾让人尊敬;但当所有专家都不认可是抄袭问题时,不善罢甘休,还要怀疑和攻击被你“卷”进来的各方人士,在此我想问邱某,你这些举动到底是想干什么?
    
看了邱某的长贴子,我明白了:
    
你大骂魏某劣迹斑斑、骄横跋扈……,这哪里是针对论文来维护学风,分明是因人事矛盾扯破脸并以20年前老账为把柄,要“借题发挥,借刀杀人”;
    
你把没有支持或同意你观点的人污蔑为“各类生肖”“种种丑态”称之为“这些蠹虫”,分明是“再现文革,乱扣帽子”;
    
你把否认被告人抄袭或进一步要提拔年轻人的人称之为“某些权势”“要培植势力”,进而危害社会,这分明是“主观推论,随意栽脏”; 
    
你摆出一付蔑视权势的斗士架子,为什么就只敢对你认为并无权势的学术委员会指名道姓开骂,送你八个字“跪着造反,十分可怜!” 
    
我相信,北师大历史学界、古籍所自有白寿彝为代表的一大批著名历史学家树立的浩然正气,成果丰硕公推领先,厚德载物代代相传;校学术委员会在此事上光明磊落,敢于承担何惧据理相争,这些岂是邱某以“北师大那些遮不住的丑”胡编乱造的说词就能随意黑白之!

2014年3月22日

(感谢李晓西先生惠寄)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org)首发 2014年3月27日


上一篇:关于《海内外240位学人就刘菊花硕士论文涉嫌抄袭事件公开信》公告第二十一号(2014年3月15日)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