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史学评论 >

沙元森:院士也造假,只因头衔太金贵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齐鲁晚报  作者:沙元森


王正敏不惜冒着巨大风险造假,与其说是虚荣作祟,不如说是被利益所惑。建立院士制度是为了推动科研事业的发展,而一些学者却被附着其上的巨大利益引到歧途,这需要我们从制度设计上加以完善。

在大多数人看来,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院士代表了我国科学技术界的最高水平,每一位院士都是所在领域的学术权威。拥有院士称号的人在学术道德上也应该是无可挑剔的,抛开淡泊名利的学者风骨不谈,起码得守住不弄虚作假的底线。但是中国科学院院士王正敏却被自己的学生王宇澄举报学术抄袭、科研成果剽窃、院士申报材料造假等问题。

根据王宇澄的举报,王正敏当初为当选院士在申报材料上做了很多手脚,既有“一稿多投”,也有拿非研究性文章当论著,甚至还抄袭他人著作。复旦大学学术规范委员会已经认定,王正敏在申报院士过程中有“不实事求是”行为。至此,王正敏作为学术偶像基本倒塌了。科学研究容不得半点虚假,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凡是被发现在科研上弄虚作假的都会名誉扫地,在韩国有“克隆之父”称号的黄禹锡就是个典型。

王正敏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毕业的大学生,八十年代初就在国外获得了博士学位,凭借这样的资历也足以赢得业内和社会的尊敬。他本来也可以专心搞科研,即使不能成为所在领域的院士,也能做一名很不错的学者。但是为了当选院士,王正敏不惜自毁名节,以低级拙劣的手法造假。欺世,盗名,前者是手段,后者是目的。院士是国家设立的最高学术称号,戴上这样的“帽子”,必然会博得煌煌盛名。但是王正敏想得到的只是一个虚荣吗?就媒体的报道可以断定,成为院士让王正敏名利双收。仅在2012年,王正敏和他的研发团队就获得了四千多万元的专项经费。他们“克隆”国外公司的人工耳蜗并进行了产业化,在国内市场上王正敏的院士身份就是该产品最好的广告。

王正敏的院士之路证明,一个学者不惜冒着身败名裂的风险造假,与其说是虚荣作祟,不如说是被利益所惑。因为一旦成为院士,就意味着在科研经费分配、项目申请上一路畅通。这不仅对王正敏有利,还能让其所在单位跟着沾光。所以,王正敏当选院士多年都没有遇到过像样的“打假”,即便被自己的学生举报大量的造假问题,复旦大学学术规范委员会也只是给了一个轻描淡写的“不实事求是”。围绕一个院士,很容易形成一个利益共同体。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张曙光曾经豪掷两千多万元打点关系,也证明了院士头衔的“含金量”。

造假抄袭的院士不仅欺世盗名,侵占公共资源,更败坏了学术风气。有这样的人高高在上,谁还甘心默默无闻做科研。学界的道德根基一旦动摇,创新就成了无本之木。建立院士制度是为了推动科研事业的发展,以院士的学术声望和人格风范弘扬科学精神,而一些学者却被附着其上的巨大利益引到了歧途,这就需要我们从制度设计上加以完善,比如院士评选应当全程公开,加强社会和学界监督。院士当选之后应该得到的是荣誉,而不能直接转化为行政待遇和“学术权力”。十八届三中全会上提出了“实行院士退休和退出制度”,这个改革方案如能落实,院士头衔的“含金量”有望大减,为名利毁掉名节的人或许就不会那么多了。

齐鲁晚报2014.01.03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org)转发 2014年1月5日


上一篇:杨金柱:新浪网封杀杨金柱博客是否侵犯了宪法赋予杨金柱的言论自由权?——六问新浪网
下一篇:复旦大学学术规范委员会:关于举报管理学院王燕秋硕士论文与经济学院林竞君博士论文严重雷同的调查报告(学术规范字[201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