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思念学界前辈 >

宸之韬:时代呼唤书评家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中华读书报  作者:宸之韬


4月23日是第14个世界读书日,今年的主题是“让我们在阅读中一起成长”。然而,去年公布的第五次国民阅读调查结果显示:在文字媒体中,报纸以74.5%的阅读率位于首位;杂志阅读率为50.0%,排第2位;互联网阅读率为36.5%,排第3位,比2005年的27.8%提高了8.7%;图书阅读率为34.7%,比2005年的48.7%降低了14%。网络阅读首次超过图书阅读。中国每年出版各类图书不下30万种,但户均消费图书仅1.75本,世界最大的图书生产国,却是人均读书最少的国家之一。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比如随着网络的普及速度和互联网阅读率的提高,使图书阅读率下降;比如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和竞争压力的增大,人们的休闲性、功利性阅读大大超过了人文性阅读,流行性阅读超过了经典性阅读,图书消费、图书阅读自然旺不起来;比如书评和图书推荐的普及程度不够,书评人及书评家的缺乏,让人们面对浩如烟海的图书无从下手;等等。

因此,如何引导大众的阅读倾向,如何提高人们的阅读兴趣,如何推动书评业的发展,已经成为我国的当务之急,理应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

书评,即评论或介绍书籍的文章,是以“书”为对象,实事求是的、有识见的分析书籍的形式和内容,探求创作的思想性、学术性、知识性和艺术性,从而在作者、读者和出版商之间构建信息交流的渠道。当然,这里所说的“书”,是广义的书籍,也应该包括网络图书。

书评对于出版界的作用,是一种推动、一种反映、一种导向、一种提示的作用。所以说书评与出版业是相辅相成的。但是书评的作用也不能高估,书评书介始终是图书出版业的大众部分、通俗部分,是告知性的东西,既可以引诱读者去读书,也可以让读者只看它而不去读书也能知道书的大概。

书评应该走独立性、学术性、趣味性、文化性的道路。书评应能起到指导阅读和欣赏、指导创作和研究、帮助文化发展和积累的作用。书评要具有五种功能:教育功能、认识功能、审美功能、积淀功能、信息传播功能。

书评也应该走大众化、平民化、通俗化的道路。书评不能过于学术,过于学术了那就是学术或学术争鸣而不是书评。广大的老百姓没有时间也没有必要去读学术性太强的文章。

图书评论研究虽然古已有之,比如对《红楼梦》、《水浒》、《三国演义》等作品的评点,但是都是一些没有系统的评论,没有理论研究的总结,没有形成作者读者效应的联动。

中国现代意义上的书评研究始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著名作家、编辑、记者、翻译家萧乾先生是我国近代书评活动的开拓者之一。他写的《书评研究》一书,在20世纪30年代就奠定了他中国现代书评理论家的地位。为了把人类智慧成果的优秀书籍介绍给国民,许多阅读的先行者都纷纷撰写出许多好书评,不遗余力地做国民的阅读启蒙和引领阅读的工作,其中有不乏名家和学者,比如鲁迅、周作人、胡适、朱自清、郑振铎、闻一多、郭沫若、叶圣陶、茅盾、俞平伯、梁实秋、沈从文、萧乾、朱光潜、李健吾、李长之等等。

三联书店于1979年3月创办了第一份关于书评的杂志《读书》。1979年9月上海人民出版社又创办了全国第二份书评刊物《书林》。

1985年是书评事业发展的转折点。从1985年起,中共中央宣传部认真提倡和重视书评事业。1985年5月15日至18日,中共中央宣传部出版局在济南召开了建国以来的全国第一次图书评论工作会议。会上研究分析了书评现状,讨论了书评事业发展的重要意义,确定了书评的方针、任务、内容、发展方向和发展书评事业的具体措施。例如,“书评学”课程在大学的开设,《中国图书评论》的创刊。

在中宣部的倡导下,创办了《博览群书》、《中国图书评论》、相继创办的书评期刊还有《书品》、《书城》、《书屋》、《书缘》、《书与人》,《中国出版》、《出版广角》、《出版广场》,《文学评论》、《文史哲》也都有相当的书评版面。书评报纸,办得最早的是《文汇读书周报》,继之有《书刊导报》、《中华读书报》,《新闻出版报》也有不少书评版面。有一批积极从事学术评论的作者如伍铁平、杨玉圣、南帆、葛剑雄、樊钢、陈平原、葛兆光、陈思和、高楠、王建辉等。他们在学术批评的领域里有相当的成就。

1989年4月成立了中国图书评论学会,但还只有团体会员253个,个人会员412人。而成立于1974年的美国国家书评人文学奖,超过900个独立的书评人共同评选出每年有质量的写作。两相比较,我国的书评事业是落后了。

如此说来,我国当代整体的书评研究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向前迈进了一大步,直接推动了书评文体的创作和繁荣,但其理论研究还显得底气不足,其书评文章不能满足图书出版的需求,书评人的发展跟不上大众的阅读进度,书评家的诞生更是凤毛麟角。

书评走着自己的路,不宽不窄,不短不长,有过一点小小的辉煌,但是,目前也遇到了新的危机。比如,有些报刊的书评专栏和版面,在商海浪潮的冲击下,在金钱的诱惑中,已支撑不住,有些专栏将要压缩和取消。又比如,没有出现几个真正出色的书评家,连现有的一些书评人,也因为文学评论的败落而改投其它文学创作。看了这样的消息,我们不仅仅是吃惊,也为书评界而哀伤,为中国文化而凄凉。如何保持书评已有的一点辉煌,并将它发扬呢,这已经是历史发展到今天,新时代为我们提出了应该回答的新课题了。

在这个信息繁杂、“经济”盛行的时代,每天都有上百本图书面世,数以万计的网络作品涌现,然而各种图书的阅读对象却千差万别,质量水平也参差不齐,面对书店里书架上形形色色的各类书籍,读者很难去一一辨别。因此急需要书评来指导阅读和欣赏,急需要书评人写出更多的好文章,急需要书评的大众化与独立性。

书只有好坏之分,而没有新旧之别。大众渴望读到的是好书,见到的是说真话有见解的好书评。

中国目前最缺乏的是负责任的书评家。现在的书评文章有着太多的功利色彩,荐书背后有着太多的利益关系,比如很多畅销书都是炒作出来的。现在报刊发表的书评大都是新书的快评,加上图文并茂以及充满煽情的醒目标题,多少让人感觉有炒作与变相广告之嫌,而那些真正能超越偏见,有独立见解的好书评越来也难见其踪影,人们的阅读也好,书评的写作也罢,都充满了浮躁与不安。

爱书、爱文化,以评书为职业,甚至以之为生的人才能当书评家,也才称得上书评家。在今天的社会里,把书当职业,靠书评为生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他至少得喜爱书评,经常研究书评,有研究书评的理论文章,有评书的诸多作品。书评是他生活、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否则,他是不配称为书评家的。

萧乾说中国需要“五十个书评家”。所谓书评家,并非只是写几篇书评文章。书评家应该把书评作为职业,把重要精力灌注在书评事业上,经常注意的“是他手边要评的那本书”。

时代呼唤书评家!要是中国真的出现了五十个书评家,将不仅仅是书评界的福音,也是整个文化界的幸事!

 2009年4月23日

 (《中华读书报》2009年4月29日第18版)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com)转发 2013年6月2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伍 杰:中国书评二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