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乔木生珠 >

余三定:反思当今学术管理与学术发展的若干关系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学术批评网  作者:余三定(湖南理工学院党委副书记)


深入观察、分析、研究当今学术界的整体状况和发展趋势,笔者认为,当今学术管理与学术发展之间的若干关系值得我们冷静认识和深入反思。

对学术管理 “重视”与“轻视” 的关系

近些年来,学术管理部门对学术管理非常重视,且可以说是越来越重视。学术管理部门对学术管理的重视,一方面的确推动了学术的发展和繁荣,如研究经费的增加、研究平台的增加、学术研究队伍的增加、学术成果数量的增加等等,是近些年来不争的事实;同时其负面影响也不小,甚至可以说其负面影响在不断加大,比如说“计划学术”、“审批学术”、“政绩学术”、学术研究“指标化”、学术界“官本位”、“全民学术”、 “学术大跃进”、过分重视“学术评价”、学术评价等同于“记工分”等等现象,就与学术管理界的“太过重视”学术管理不无关系。

现在的情况是,差不多已经发展到“学术研究”唯“学术管理”的马首是瞻,“学术研究”服从“学术管理”的需要,“学术管理” 牵着“学术研究” 的鼻子跑,“学术研究”围着“学术管理”转。其结果几乎是,“学术管理”越来越受重视,“学术研究”本身越来越被忽视;“学术管理”越来越精细,“学术研究”本身越来越粗放(粗制滥造、学术泡沫、学术垃圾等等);“学术管理”越来越“科学”(某些评估、评价、评比打分的细则已经和自然科学没有区别),“学术研究”本身越来越“人为”(如“人为”地设置为研究而研究的课题、研究过程中“人为”地夸大或缩小数据乃至造假等等)。如此下去,其结果可能是,“学术管理”上去了,“学术政绩”上去了;“学术风气”牺牲了,“学术”本身也牺牲了。
基于上述情由,我建议学术管理界可以重视“学术”,但不要太过重视“学术管理”。

“学术管理”方法 “繁”与“简” 的关系

近些年来,由于学术管理界越来越重视“学术管理”, 理所当然“学术管理”的方法(门径、手段)便越来越多,越来越繁杂,在高校系统,有各种级别(即行政级别,下同)的研究课题、研究项目、研究基金,有各种级别的研究基地、研究平台、研究团队,有各种级别的研究计划、研究指标,有各种级别的验收、评估、评比、评奖,有各种级别的“建设工程”、“人才工程”,等等,可谓名目繁多,数不胜数。这样的结果是,造成高校的办公室、实验室经常有人在加班加点,甚至是通宵达旦,可他们并不是在做学术研究,而是在做迎合“学术管理”需要、为“学术管理”服务的材料(其中有相当比例是假材料)。因此,有人说,博士毕业到高校工作,要想成为合格、优秀的高校教师,大都要经历从“才子”、“才女”向“材(做“材料”的“材”)子”、“材女”痛苦转变的过程。还有人说,高校的校园越来越大却难于放下一张安静的书桌。基于上述情由,我建议学术管理界能删繁就简,少发文件,少出台政策,少“设”法,也就是少折腾。

管理界人士参与学术研究“众”与“寡”的关系

由于现在是“全民学术”时代,加之相当部分人从事学术研究仅仅(或主要)是为了借助学术研究去获取现实利益(包括金钱、名誉、权力、地位等等),因此管理界人士参与学术研究者甚众,且有越来越多的趋势。我们看到,多数高校的学术委员会和学报编辑委员会就是由全部学校负责人和二级机构负责人组成,科研成果奖、教学成果奖、重大(重要)科研项目如果没有重要的行政负责人主持就不可能取得,等等。其中典型的例子是,有人做了十多年的政府官员还能申报并当选院士。这样的结果是造成政学不分,造成一些管理界人士“权大学问大”,在学术项目、学术评奖、学术荣誉、学术权力、学术利益等方面“通吃”,而潜心研究学问的普通(真正的)学者反而得不到(或很难得到)学术资源。基于上述情由,我建议学术管理界人士要集中精力做好管理工作,尽可能少地直接参与学术研究。

学术管理“严”与“松”的关系

学术管理界对学术研究的管理、要求之严,给学术研究者施加的压力之大,从纵向看可谓史无前例,从横向看也可能是世(全世界)所罕见。高校的主要工作和工作目标都是围着各种各样的检查、评估、验收、评价、评比、排名转,高校负责人和教师的绝大部分时间和精力(乃至兴奋点)都被迫放在应对考核、统计、打分、评优上面。这样带来的最直接的效果是,在学术研究中急功近利、单纯追求数量、粗制滥造、简单重复、学术泡沫、学术垃圾、虚假繁荣,更严重的后果则是抄袭剽窃、弄虚作假、学术腐败。我们平心静气地想一想,买卖论文、帮助发表论文、办假学术刊物等等居然成为一个社会的产业,世上还有比这更荒唐可笑的事吗?这样一来,学术研究的科学性、严肃性,学术研究者献身学术的庄重、崇高,已经被完全消解,学术研究已经被完全异化了。可以说,学术管理界为了政绩、为了数量、为了追求指标实行的“严”,对学术界的作用往往是“逼良为娼”。

基于上述情由,我建议学术管理界对自身要求要“严”,对学术与学术界的管理则要“松”,这个“松”包括放松、宽松、轻松。“放松”就是希望学术管理界放松对学术界的要求和管理,“宽松”就是希望学术管理界营造出宽松的学术环境,“轻松”就是希望能让学术研究者以轻松的心境自如、自觉地开展真正的学术研究。

学术研究经费 “多”与“少” 的关系

新时期以来、特别是近几年来,学术经费不断增长、甚至是快速增长,为学术研究提供了物质保障,也大大改善了学术研究者的研究和生活条件,这无疑推动了学术的发展,无疑是好事。但是其负面作用也不可忽视。由于我们现在实行的主要是“计划学术”、“审批学术”,学术经费的分配权主要掌握在学术管理者的手中,所以得利的主要是学术管理者自己和一部分学阀、学霸、学术掮客乃至学术腐败者。鲁迅当年曾说过,为了在学术研究中不做傀儡,经济上必须自立。鲁迅当时的工资、讲学报酬、稿费(他的收入来源主要是上述三部分)都高,完全没有经济上的后顾之忧,所以他能冷静、独立做他的学术研究,在成为文学大师的同时,又成为了学术大师乃至思想大师。

基于上述情由,我建议学术管理界大大提高各高校(包括各学术单位)的下拨经费基数,大大提高高校教师(包括其他学术研究者)的工资待遇,而尽量减少用于“计划学术”、“审批学术”的经费。

(根据2012年5月26日在石家庄“学术管理与当代学术发展论坛”的发言整理。感谢余三定教授惠寄)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com)首发 2012年9月2日



上一篇:王 宇:不得不公开的真相——关于本人著作被孙桂荣副教授抄袭的详细举证
下一篇:许章润:院训——给法学院新生的一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