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乔木生珠 >

王 宇:不得不公开的真相——关于本人著作被孙桂荣副教授抄袭的详细举证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学术批评网  作者:王宇(厦门大学)


前言

首先我简单交代一下,我的著作《性别表述与现代认同——索解20世纪后半叶中国的叙事文本》(上海三联书店2006年3月出版)是在2004年在南京大学通过答辩的同名博士论文的基础上修改扩充而成。我的博士论文曾在2006年获得中国妇联、中国妇女研究会首届“妇女与性别研究优秀博士论文评选”一等奖(这个奖的评选对象是2000-2005年5年间通过答辩的人文社科领域所有学科有关妇女与性别研究的博士论文。我的论文是文学学科唯一一个一等奖)。我的博士论文修改成书出版以后也获得相关领域专家学者的好评,并获得一些奖项,算在圈内稍有点影响吧。而被抄袭的厄运也从此开始。从目前我掌握的材料看,山东师大文学院孙桂荣副教授早在2007年公开发表的论文中就有大量抄袭我著作的内容。此后一直抄袭不断。而我直到2010年上半年才首次发现她的抄袭(我蛰居东南海隅,信息相当闭塞、滞后)。据我粗略统计,迄今为此,她涉嫌抄袭的著作至少有三本,论文6篇(具体目录见后)。2010年12月我在海南的一次当代文学学术会议上见到孙桂荣并向她指出此事,要她当面道歉(当时会议正安排在博螯海边游玩,女性文学研究会会长谭湘女士正巧在场)。我也要求孙书面道歉,她在会上和会后都手写了道歉信给我,但信中她只是蜻蜓点水地承认了论文的抄袭, 著作抄袭只字不提, 因为我当时还没发现她著作抄袭(论文在网上能找到,著作在网上找不到)。

我一直没有公开此事,事情就这样拖了下来。后来我发现她此后出版、发表的书、论文中依然有抄袭内容,并且高调将抄袭著作申报各类奖项、国家社科基金后期资助、请人写高评,一路风光。同时我还发现有人援引我书中的观点,底下却赫然注着孙桂荣的名字。也就是说,抄袭之作正在畅通无阻一路风光,被抄袭者保不定有一天反被沦为赝品,如今学术秩序这么混乱,什么都可能发生!这太可怕了!更可怕的是孙桂荣不仅迄今都没有公开道歉,还先发制人,通过公开渠道矢口否认抄袭,高调标榜其抄袭之作的独创性。我本低调宽容,格外珍惜平静的生活,珍惜女性文学研究团队的荣誉,所以直到现在都没有主动去公开这件事,至今圈子里也只有非常少的一些人知道此事,我甚至想不了了之。但对方不断击溃我的底线,把我逼到除了借助媒体公开真相再没有退路的地步。如果我还继续沉默,且不说个人受害受屈,也让知情者觉得我不够理直气壮,更辜负本着学术良知在道义上支持我的师友们,糊涂学界视听。

现在公开此事,也只是想维护自己最起码的权益,毕竟不能把左脸一同伸给人家,毕竟我的论著是自己呕心沥血之物。况且,我只对事不对人,实话实说,以正视听,祈求学术公正!
                          
一、孙桂荣著作《性别诉求的多重表达》抄袭情况
    
下面罗列孙桂荣著作《性别诉求的多重表达》(人民文学出版社2011年7月出版,国家社科后期资助项目成果)抄袭王宇著作《性别表述与现代认同》(上海三联书店2006年3月出版)和相关论文的情况。
                
(一)正文部分的抄袭(孙书1-200页)
   
说明1: 这本书抄袭最严重。全书从导论到结语与王宇著作观点和文句雷同之处比比皆是。零散的抄袭已无法统计,杂糅隐蔽抄袭的也无法统计,下面列出的是成片的抄袭和一字不差的抄袭。

说明2:这本书是孙桂荣在2011年7月出版的,  此前, 2010年12月初在海南中国当代文学会议上我见到孙桂荣,就抄袭之事要她道歉,她也私下写了道歉信。可以推测《性别诉求的多重表达》一书中多处抄袭之处是在这之后被匆忙大规模加上“以上论述参见王宇《性别表述与现代认同》……”的注释。全书共有这样的注释16 处(分别是p11、p27、p59、p60、p65、p66、p67、p69、p72、p73、p74、p75、p112、p122、p156、p193),但还有16处抄袭部分未加注释。那也就是说,在1-200页中,孙至少有32处内容一字不差抄袭或搅拌式抄袭我的书,其中有16处后来被加上“参见王宇《性别表述与现代认同》……”还有16处未加注释的抄袭。即便加上“参见王宇……”加上注释的地方,也是大段大段抄袭之后安上一个“以上论述参见王宇……”,从未见过如此援引别人著作的,试想一本书中有16处大段大段明确标示的抄袭加上16处大段大段暗中的抄袭,那么,她本人的东西还剩多少?

以下罗列未加注释的抄袭:

1 孙书p11最后一段(即导论最后一段)抄袭王书《前言》部分p4页第3段(即《前言》最后一段),具体表现为:孙书1-4行一字不差抄袭抄袭王书这一段前半部,孙书5-11行改头换面抄袭王书这一段后半部。孙书导论p8“谋求僭越的研究路径”这一提法也与王书导论p10“谋求僭越的研究路径”一模一样。

2 孙书p36第2段1-4行一字不差抄袭王书p235第一段8-12行,孙在其中所引布莱恩特纳的话“正是这种分类图式……”则来自王书235页倒数第一、第二行。

3 孙书p53第2段1-10行完全抄袭王书p235第一段1-13行,孙书10-13行则抄袭王书p234页最后一段3-5行,几乎都是一字不差抄袭。

4 孙书p59第2段1-12行,几乎一字不差抄袭王书p49页第2段整段内容,孙书12行以后还杂糅抄袭王书p46、p47页内容。(孙在59页虽有一个“参见王宇……”的注释,但注的是她59页第一段援引王书的内容,而不是她59页第2段的内容。)

5 孙书71页最后一段到73页抄袭王书p203-204页内容,从思想到论证方式甚至文字都相同,尤其是71页最后一段1-7行几乎一字不差抄袭王书203页最后一段。孙虽在72页有个注释“参见王宇……”,更多的抄袭内容被排除在注释之外。孙书72页选择的文本全来自王书,无一例外。

6 孙书p79页内容来自王书112-118页内容和王书156-158页对小说《爬满青藤木屋》的解释,还有王宇论文《新时期之初的男子汉话语》(文艺研究2006年第5期),属搅拌式抄袭,其中孙书p79页第12行“个人主体的背后总是……叙事总是千方百计……”等几句话几乎一字不差来自王书202最后一行到203第1-3行。本页最后几行孙所引刘小枫的引文也来自王书202页倒数第4行。

7 孙书106页小标题“性资源的重新配置”完全抄袭王书p132页小标题“性资源的重新配置及意义”。这一表述方式并非学界常用语,而是我个人的独特用法,所以孙当然属抄袭。孙书106页第2段对刘恒《伏羲伏羲》和张宇《疼痛与抚摸》朱文《我爱美元》韩东《障碍》的分析属搅拌式抄袭,内容杂糅了王书210-211页对《伏羲伏羲》的解读、王书234页对《疼痛与抚摸》的解读、王书238页对《我爱美元》《障碍》的解读。

8、孙书107页第2段到108页第一段抄自王书133页第2段以及王书216页第一段,孙作了语序的调换。其中王书133页第2段不仅有吉登斯的原话,还有我对吉登斯思想的概述,孙全部照抄。孙书108页“如果说权力意味着对资源的占有……”抄袭王书133页第2段第9行“如果说权力意味着对资源的占有……”,孙只将字句略作调整。

9、孙书111页第二段开始到112页第一段对《伏羲伏羲》的分析全面抄袭王书210到212页对同一文本的分析,孙仅只将112页第8-14行的内容纳入注释“参见王宇……”中,显然不能囊括抄袭王书的全部内容。

10、孙书151第2段第8-18行基本上抄袭王书p88页第三段(即第二节第一段)的内容,这段内容不全是佛里德曼的原话,还有我对弗里德曼整篇文章精髓的概括阐释。但孙在一字不差抄袭我的概括阐释同时,只注了弗里德曼的原话,其他都成了她本人的东西了。孙书本页第14-17行“当然,在具体情境中……作用不那么明显”这几句一字不差抄袭王书第88页8-11行。

11、孙书152页第二节的题目“性别表述与民族国家认同”,基本上来自王书书名“性别表述与现代认同”,在王书的第1到第4页导论部分,就旗帜鲜明的表明本书要探讨的是性别表述与现代个人认同、民族国家认同之间的关系。这一独特的表述在学界并不常见,属于我个人的独特表述方式。

12 孙书152最后一行(即第二节第一句话)到153第1段前5行,几乎一字不差抄袭王书第2页第2段倒数第5行开始到第3页1-7行内容。这几句话是我阅读前人成果的概述,并非都是前人原话。我已在书中作了详细注释“参见……”,而孙全盘拿来,只注了引文,没有注我的阐述。“而作为象征性系统极重要的文化符码,性别话语也被这一现代主体认同有效吸纳和利用。”一句几乎一字不差抄袭王书的核心句子(也是王书独特的表述方式),见王书第3页1、2段(尤其是6-8行),第4页第1段等部分对本书主题的集中阐述,属观点和表述方式同时抄袭。

13、孙书155页2、3两段关于沙叶新《寻找男子汉》的原文及分析来自王书117页对沙叶新《寻找男子汉》的分析。

14、孙书179第2段1-7行几乎一字不差抄袭王书223页第1段。这段内容不仅仅有我对前人著作的引用还有我对前人著作的阐释,孙全部照抄,只注引文,其他全变成她的东西。

15 孙书185页第2段8-11行,抄袭王书第2页第2段的内容,特别是第8行开始的内容。这部分内容是我阅读前人著作后对他思想的概括,并非都是原话。孙全部照抄,只注引文,其他全变成她的东西。

16、孙书191页最后一段开始到193页对铁凝《哦,香雪》的解读全部抄袭王书159-160对《哦,香雪》的分析,虽然193页她做了“参见王宇”注释,但注释没有囊括抄袭的所有内容。

(二)  引文注释部分抄袭( 孙书1-200页)
  
说明: 孙书1-200页引文及注释部分至少有25处与王书完全相同。当然,引文是别人的言论,你可以引人家也可以引,但是相同的数量这么多,而且无论引文还是注释几乎都是一字不差,已经很难说是巧合了。我的引文是我多年读书积累的结晶,大规模抄袭引文也是一种抄袭!下列25条还不包括被包含在上文所列正文部分抄袭中的引文。

1 孙书p19页引文: “焦虑的爆发出现在个人不能实现或被制止实现某一行为的时候。”注释①安东尼•吉登斯:《现代性与自我认同》,赵旭东、方文译,三联书店1998年版,第49页。

王书p215页引文: “焦虑的爆发出现在个人不能实现或被制止实现某一行为的时候。”注释①安东尼•吉登斯:《现代性与自我认同》,赵旭东、方文译,三联书店1998年版,第49页。

2 孙书:p23页引文:新时期 注释①这里的“新时期”文学指20世纪80年前期的文学。“我们称之为‘新时期’的那段辉煌的文学史,在80年代后期实在是徒有虚名。”参见陈晓明:《‘新时期的终结’与新的文学课题》,《文汇报》1992年7月8日。

王书: p102  引文:新时期 注释① 本书中“新时期文学”指20世纪80年前期的文学。“我们称之为‘新时期’的那段辉煌的文学史,在80年代后期实在是徒有虚名。”参见陈晓明:《‘新时期的终结’与新的文学课题》,《文汇报》1992年7月8日。

3 孙书 P25引文: “由于我们的文化是从男人的精神和劳动中产生,确实也只适合于评价男人式的成功……不仅仅文化劳动的数量……”注释①西美尔:《金钱、性别、现代生活风格》,刘小枫编,顾仁明译,学林出版社2000年版,第142页。
  
王书p235引文: “我们的文化是从男人的精神和劳动中产生,确实也只适合于评价男人式的成功。”注释② 西美尔:《金钱、性别、现代生活风格》,刘小枫编,顾仁明译,学林出版社2000年版,第141页。

4 孙书p36引文:“正是这种分类图式把妇女归入低级的‘自然’范畴,把男人归入高级的社会范畴。”注释①布莱恩•特纳:《身体与社会》,马海良、赵国新译,春风文艺出版社2000年版,第190—191页。

王书p235 引文:“……正是这种分类图式把妇女归入低级的‘自然’范畴,把男人归入高级的社会范畴。”注释③ 布莱恩•特纳:《身体与社会》,马海良、赵国新译,春风文艺出版社2000年版,第190—191页。

5、孙书 p 53 引文“在历史变易性之界限内,女性类型的任何变化从来没有改变下述事实:女人是更契合大地、更为植物性的生物,一切体验都更为统一,比男人更受本能、感觉和爱情左右,天性上保守,是传统、习俗和所有古旧思维形式和意志形式的守护者,是阻止文明和文化大车朝单纯理性的和单纯‘进步’的目标奔驰的永恒制动力。”注释① 马克斯•舍勒:《资本主义的未来》,罗绨伦等译,刘小枫编校,三联书店1997年版,第89 页。

王书 p235引文:“在历史变易性之界限内,女性类型的任何变化从来没有改变下述事实:女人是更契合大地、更为植物性的生物,一切体验都更为统一,比男人更受本能、感觉和爱情左右,天性上保守,是传统、习俗和所有古旧思维形式和意志形式的守护者,是阻止文明和文化大车朝单纯理性的和单纯‘进步’的目标奔驰的永恒制动力。”① 马克斯•舍勒:《资本主义的未来》,罗绨伦等译,刘小枫编校,三联书店1997年版,第89 页。

6 孙书p57引文:“生物性固然事先规范出若干事实,但这些事实受到什么样的诠释,则毕竟是由社会根据它自身的目标来决定的。”
注释②罗思玛莉•佟恩(即罗斯玛丽•帕特南•童):《女性主义思潮》,刁筱华译,时报文化出版企业有限公司,1996年版。第356页
 
王书p129引文:“生物性固然事先规范出若干事实,但这些事实受到什么样的诠释,则毕竟是由社会根据它自身的目标来决定的。”注释②罗思玛莉•佟恩:《女性主义思潮》,刁筱华译,时报文化出版企业有限公司,1996年版。第356

7  孙书p58引文:“夸大女人同男人的差异也会形成女人是另一个(德波娃的概念)的观念。占统治地位的男性文化对女性保持距离和疏远还会导致将女人视为物品”。注释① 转引自王政:《“女性意识”“社会性别意识”辨析》,《妇女研究论丛》,1997年第1期。
  
王书p128引文:“夸大女人同男人的差异也会形成女人是另一个(德波娃的概念)的观念。再则,占统治地位的男性文化对女性保持距离和疏远还会导致将女人视为物品,这一点在一些色情形象中,和许多对女性身体和性的虐待中表现得很明显。”注释① 转引自王政:《“女性意识”“社会性别意识”辨析》,《妇女研究论丛》,1997年第1期。

8 孙书p59 引文 :“静女士这一类是静态、内向、温柔、怯懦的;而慧女士等则是动态、外向、刚强、勇进的。前者对于革命的潮流,如静女士,容易产生幻灭;如方太太就根本落伍了。而后者更热情、更合群,对历史方向更具主动性,更符合‘时代女性’的要求。”注释②陈建华:《“革命”的现代性——中国革命话语考论》,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年版,第307页。

王书:p49引文:“静女士这一类是静态、内向、温柔、怯懦的;而慧女士等则是动态、外向、刚强、勇进的。前者对于革命的潮流,如静女士,容易产生幻灭;如方太太就根本落伍了。而后者更热情、更合群,对历史方向更具主动性,更符合‘时代女性’的要求。”注释②陈建华:《“革命”的现代性——中国革命话语考论》,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年版,第307页。

9 孙书p64-65引文:“80 年代文化强调差异,事实上是男权文化得以重建并复权的开端,但它同时成为女性群体得以获得自我意识和群体意识的契机。只有当女性作为一个差异性的群体重新聚集、浮现出来的时候,我们才有可能返身去考察‘平等’的表述之下掩盖着的不平等的现实。”注释①戴锦华:《犹在镜中》,知识出版社1999年版,第179页。
  
王书p126引文:“80 年代文化强调差异,事实上是男权文化得以重建并复权的开端,但它同时成为女性群体得以获得自我意识和群体意识的契机。只有当女性作为一个差异性的群体重新聚集、浮现出来的时候,我们才有可能返身去考察‘平等’的表述之下掩盖着的不平等的现实。”注释④戴锦华:《犹在镜中》,知识出版社1999年版,第179页。

10、孙书p66第一段引文:“只有牺牲身体在此的优先权,律令才会获得生存领域中的特权及神圣性。”注释①刘小枫:《现代性社会理论绪论》,上海三联书店,1998年版,第349页。

王书p86引文:“只有牺牲身体在此的优先权,律令才会获得生存领域中的特权及神圣性。”注释①刘小枫:《现代性社会理论绪论》,上海三联书店,1998年版,第349页。

11 孙书p67引文:“徒有反抗旧习俗勇气却没有走向新生活的条件,最后只好退回到旧的生活方式中去”。注释④季红真:《文明与愚昧的冲突》,浙江文艺出版社1986年版,第187页。

王书p159引文:“徒有反抗旧习俗勇气却没有走向新生活的条件,最后只好退回到旧的生活方式中去”。注释① 季红真:《文明与愚昧的冲突》,浙江文艺出版社1986年版,第187页。

12 孙书p70引文:“两性之间的支配与被支配,已成为我们文化中最普及的意识形态,并毫不含糊地体现出了它根本的权力观念。”
注释①凯特•米莉特:《性的政治》,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9年版,第38页。 

王书p133引文:“两性之间的支配与被支配,已成为我们文化中最普及的意识形态,并毫不含糊地体现出了它根本的权力观念。”注释②凯特•米莉特:《性的政治》,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9年版,第38页。

13 孙书p71引文:“身体决定性地处于世界的自然秩序和世界的文化安排结果之间的人类结合点上。”注释②布赖恩•特纳:《身体与社会》,马海良等译,春风文艺出版社2000版,第99页。

王书p133引文:“两性之间的支配与被支配,已成为我们文化中最普及的意识形态,并毫不含糊地体现出了它根本的权力观念。”注释②凯特•米莉特:《性的政治》,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9年版,第38页。

14、孙书p73引文:“起作用的男人的眼光把他的幻想投射到照此风格化的女人形体上。女人在她们那传统的裸露癖角色中同时被人看和被展示,她们的外貌被编码成强烈的视角和色情感染力,从而能够把她们说成是具有被看性的内涵。”注释① 劳拉•莫尔维:《视觉快感与叙事性电影》,《影视文化》第1辑,文化艺术出版社1988年版。

王书p206引文:“起决定作用的男人的眼光把他的幻想投射到照此风格化的女人形体上。女人在她们那传统的裸露癖角色中同时被人看和被展示,她们的外貌被编码成强烈的视角和色情感染力,从而能够把她们说成是具有被看性的内涵。”注释:①劳拉•莫尔维:《视觉快感与叙事性电影》,《影视文化》第1辑,文化艺术出版社1988年版。

15、孙书p73引文:“躯体‘作为女性的象征’被‘损害、摆布,然而却未被承认’……”注释③玛丽•伊格尔顿:《女权主义文学理论》,胡敏等译,湖南文艺出版社1989年版,第359页。

王书p206引文:“躯体‘作为女性的象征’被‘损害、摆布,然而却未被承认’……”注释② 玛丽•伊格尔顿:《女权主义文学理论》,胡敏等译,湖南文艺出版社1989年版,第359页。

16、孙书p74引文:而“男子汉”气概或者说“男性气质”又是“在一个已经承认了男女平等的世界上男性优势最后的意识形态防御。”“男性气质是一种男人的特殊社会性别身份,它造成了他们在权利、资源和社会地位要求上的特权”的“一种男人的特殊性别身份”。注释②约翰•麦克因斯:《男性的终结》,黄涵等译,江苏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第67页。

王书p114引文:“男性气质可以被看做在一个已经承认了男女平等的世界上男性优势最后的意识形态防御。”“男性气质是一种男人的特殊社会性别身份,它造成了他们在权利、资源和社会地位要求上的特权。”注释④约翰•麦克因斯:《男性的终结》,黄涵等译江苏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第83页、第67页。

17、孙书p79引文:“过去,人们总是对此身(生)的暂时性感到难过,想与永恒联姻,以此克服暂时性,永恒的才是幸福的。如今,此身无需与自身的暂时性过不去,它属此身所有。”“人生只需把握住属己的身体时间就足矣。”注释①刘小枫:《现代性社会理论绪论》,上海三联书店1998年版,第334页。

王书p202引文:“过去,人们总是对此身(生)的暂时性感到难过,想与永恒联姻,以此克服暂时性,永恒的才是幸福的。如今,此身无需与自身的暂时性过不去,它属此身所有。”“人生只需把握住属己的身体时间就足矣。”注释④刘小枫:《现代性社会理论绪论》,上海三联书店1998年版,第334页。

18、孙书p80 引文:“意识形态毕竟只是一种媒介,真正的建构活动必须在主体内部进行,必须发挥主体本身的认识(recognition)、认同(idetification)或误认(mis recognition)功能。”注释①孟登迎:《意识形态与主体建构》,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137页。

王书p89引文:“意识形态毕竟只是一种媒介,真正的建构活动必须在主体内部进行,必须发挥主体本身的认识(recognition)、认同(idetification)或误认(mis recognition)功能。”注释③孟登迎:《意识形态与主体建构》,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137页。

19  孙书p86倒数第2段引文:“被压抑的过去终将会作祟于现在。”注释①米歇尔•德舍陶语。转引自杜赞奇:《从民族国家拯救历史》,社科文献出版社2003年版,第37页。

王书p114引文:“被压抑的过去终将会作祟于现在。”注释①历史学家米歇尔•德舍陶语。转引自杜赞奇:《从民族国家拯救历史》,社科文献出版社2003年版,第37页。

20、孙书p92引文:“用不着武器,用不着肉体的暴力和物质上的禁制,只需要一个凝视一个监督的凝视,每个人就会在这一凝视的重压下变得卑微,就会使他成为自身的监视者,于是,看似自上而下的针对每个人的监视,其实是由每个人自己加以实施的。”注释① 转引自李银河:《女性权力的崛起》,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127页。

王书p59引文:“用不着武器,用不着肉体的暴力和物质上的禁制,只需要一个凝视一个监督的凝视,每个人就会在这一凝视的重压下变得卑微,就会使他成为自身的监视者,于是,看似自上而下的针对每个人的监视,其实是由每个人自己加以实施的。”注释① 转引自李银河:《女性权力的崛起》,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127页。

21、孙书:p96:也就是说,主体成长实际上就是一个意识形态把“个体”询唤为“主体”的过程,而“所有的意识形态把具体的个体召唤为具体的主体就是利用了主体范畴的功能作用。”注释①阿尔都赛语,转引自孟登迎:《意识形态与主体建构》,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137页。

王书p89 :那也就是说,主体成长实际上就是一个意识形态把个体询唤为主体的过程,正如阿尔都赛所言,“所有的意识形态把具体的个体召唤为具体的主体就是利用了主体范畴的功能作用。”(加横线这句话不是引文,是我的话,被孙照抄)注释② Althusser,
 Lenin and Philosophy and other essays ,tran. By Ben Brewester,New York: Monthly Review Press1971,p.173.转引自孟登迎:《意识形态与主体建构》,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137页。

22孙书 p108引文“公共生活中的权力已成泡影,剩下的只有性的权力。”“性的政治比公共政治切实可靠得多。”注释①凯特•米利特:《性的政治》,钟良明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9年版,第377页。

王书p216引文:“公共生活中的权力已成泡影,剩下的只有性的权力。”“性的政治比公共政治切实可靠得多。”注释①凯特•米利特:《性的政治》,钟良明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9年版,第377页。

23、孙书p154:但却存在着一种至为重要“党法”与“父法”之争,引文“‘父法’之所以妨碍了‘党法’,与其说是因为欺压了女性,毋宁是因为‘大男子主义’这样一种性别专权势必分散党的全面控制。注释①孟悦:《性别表象与民族神话》,《二十一世纪》(香港),1991年第4期。

王书p110引文:“在某种意义上,李双双夫妻间的高下之争预示着一场‘父法’—‘党法’之争,‘父法’之所以妨碍了‘党法’,与其说是因为欺压了女性,毋宁是因为‘大男子主义’这样一种性别专权势必分散党的全面控制。”注释① 孟悦:《性别表象与民族神话》,《二十一世纪》(香港),1991年第4期。

24、孙书p161引文:“妇女中的某个特殊类型或某个边缘阶层必须成为时代变迁的替罪羊,以缓解人们向现代过渡这一过程中产生的普遍焦虑。”注释① [美]凯瑟琳•凯勒:《走向后父权制的后现代精神》,大卫•雷•格里芬编《后现代精神》,王成兵译,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年版,第108页。
   
王书p53引文:“妇女中的某个特殊类型或某个边缘阶层必须成为时代变迁的替罪羊,以缓解人们向现代过渡这一过程中产生的普遍焦虑。”注释①凯瑟琳•凯勒:《走向后父权制的后现代精神》,大卫•雷•格里芬编《后现代精神》,王成兵译,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年版,第108页。

25、孙书p186: 著名历史学者琼•斯科特曾指出,主权、强大、中央权威带上强烈的男性气质,而敌人、侵略者、服从者都带有强烈的女性气质。注释①参见[美]琼•W•斯科特:《性别:历史分析中一个有效范畴》,刘梦译,载李银河主编《妇女:最漫长的革命》,三联书店1997年版,第172页。
  
王书p53 :美国著名历史学者琼•斯科特曾指出,主权、强大、中央权威带上强烈的男性气质,而敌人、侵略者、服从者都带有强烈的女性气质。注释② 参见琼•W•斯科特:《性别:历史分析中一个有效范畴》,刘梦译,载李银河主编《妇女:最漫长的革命》,三联书店1997年版,第172页。
                  
二、孙桂荣著作《自我表达的激情与焦虑》的抄袭情况

下面列出孙桂荣《自我表达的激情与焦虑》(上海大学出版社2009年8月出版)抄袭王宇《性别表述与现代认同》(上海三联书店2006年3月出版)的情况

(一)正文部分抄袭(102-149页)

凡是孙书把我的思想用她自己的话来表达的不列。以下列出的是思想与表达上都非常相似甚至一字不差抄袭的部分:

1,孙书102页前6行基本上抄袭王书正文第2页第2段倒数第5行开始的内容。其中孙书第2行“在中国近代以来的现代性语境中,民族、国家不仅是现代主体不可忽视的内容,甚至在相当长历史时期里是惟一的、绝对的现代主体。个人主体不过是作为民族国家理念的独特呈现形式而出场的。”几句属一字不差抄袭王书第2页倒数第2行开始直到第3页的内容。这段话是我阅读前人著作后对他思想的概括,并非原话。我已在书中作了注释,而孙连引文全盘抄袭,却只注引文。孙书第5行“而作为社会象征系统极为重要文化符码……”一句抄自王书第3页第2段前5行内容,这也是王书的核心句子。孙书本段11-16行“对于男性文明下有着既定性别身份的民族国家共同体想象来说……这两种策略都是为了保证民族国家话语在性别主体方面的‘同质性’。”是对王书多处思想的杂糅,如41页8-10行、46页第二节第一段第5-7行等等。

2,孙书103页注释①来自王书223页第九章《日常生活叙事中的性别政治》内容的综合,尤其是王书224-226页内容的综合。

3,孙书103最后一段到104页第一段属于打碎杂糅后的抄袭,观点来自王书112-118页内容,其中也有连文句都全部照抄的,如孙书104页第二行“沙叶新剧作《寻找男子汉》中男性的阳刚与民族振兴之间明白无误的互文联系……”一句来自王书117页第10行“沙叶新轰动一时的剧作《寻找男子汉》将男子汉气概与民族国家之间的关联性明白无误、直截了当地凸现了出来……”这部分内容我曾整合成文章《新时期之初的男子汉话语》发表于2006年第5期《文艺研究》,对思想的表述更明确、简练,孙也可能复制了这篇文章的大意。孙书这部分提到的文本全来自王书第四章、第五章,无一例外。

4,孙书104页注释① 内容全盘抄袭王书110页第一段内容。

5,孙书121页第二段主要观点来自王书46页第2段到47页第2段(即王书第二章第二节“现代性焦虑与厌女情结”前半节内容),连第一句话都一样引用吉登斯的“焦虑的暴发……”

6,孙书127页第2段到128页第1段对张辛欣文本《我在哪儿错过了你》《在同一地平线上》的分析完全抄袭王书127的第2段、128第1段对这两个文本的分析,几乎一字不差。非常凑巧,这部分孙书与王书的页码完全一样。

7,孙书136-137整整两页内容完全抄袭王书《性别表述与现代认同》一书210-212页对刘恒小说《伏羲伏羲》的解读,其中孙书137页第14行“在小说结尾……及其永恒的力度”一段文字更是一字不差抄袭王书212页第二段“在这篇小说结尾………及其永恒的力度”。孙书137页倒数第四行开始对《白鹿原》等文本的概述来自王书219页第二段对《白鹿原》的论述。

(二)引文注释部分抄袭

孙书102-149页这部分总共36个引文注释,有7个与王书引文注释几乎一字不差,这已经很难说是巧合,(这种情况更严重存在于《性别诉求的多重表达》一书中,参见前文)。

1、孙书p102引文: “国家而非种族成为真正的主体和现代认同的根源,并重构了中国人关于世界秩序的想象结构。”注释①汪晖:《汪晖自选集》,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72页。

王书p2引文: “国家而非种族成为真正的主体和现代认同的根源,并重构了中国人关于世界秩序的想象结构。”注释④汪晖:《汪晖自选集》,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72页。

2、孙书p106引文: “我们的文化是从男人的精神和劳动中产生,确实也只适合于评价男人式的成功。”注释①西美尔:《金钱、性别、现代生活风格》,刘小枫编,顾仁明译,学林出版社2000年版,第141页。

王书p235引文: “我们的文化是从男人的精神和劳动中产生,确实也只适合于评价男人式的成功。”注释② 西美尔:《金钱、性别、现代生活风格》,刘小枫编,顾仁明译,学林出版社2000年版,第141页。

3、孙书p109-110引文:“妇女中的某个特殊类型或某个边缘阶层必须成为时代变迁的替罪羊,以缓解人们向现代过渡这一过程中产生的普遍焦虑。”注释①凯瑟琳•凯勒:《走向后父权制的后现代精神》,大卫•雷•格里芬编《后现代精神》,王成兵译,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年版,第108页。
     
王书p53引文:“妇女中的某个特殊类型或某个边缘阶层必须成为时代变迁的替罪羊,以缓解人们向现代过渡这一过程中产生的普遍焦虑。”注释①凯瑟琳•凯勒:《走向后父权制的后现代精神》,大卫•雷•格里芬编《后现代精神》,王成兵译,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年版,第108页。

4、孙书p121引文: “焦虑的爆发出现在个人不能实现或被制止实现某一行为的时候。”注释①安东尼•吉登斯:《现代性与自我认同》,赵旭东等译,三联书店1998年版,第49页。

王书p215页引文: “焦虑的爆发出现在个人不能实现或被制止实现某一行为的时候。”注释①安东尼•吉登斯:《现代性与自我认同》,赵旭东等译,三联书店1998年版,第49页。

5、孙书p126 引文“意识形态毕竟只是一种媒介,真正的建构活动必须在主体内部进行,必须发挥主体本身的认识(recognition)、认同(idetification)或误认(mis recognition)功能。”注释①孟登迎:《意识形态与主体建构》,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137页。
   
王书p 89引文“意识形态毕竟只是一种媒介,真正的建构活动必须在主体内部进行,必须发挥主体本身的认识(recognition)、认同(idetification)或误认(mis recognition)功能。”注释③孟登迎:《意识形态与主体建构》,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137页。

6、孙书p137引文“人类的生育力信仰走上了以男性为中心的男权制轨道。在这以前,女子被认为是生育功能的执行者;现在,这一地位由男子取代了。相应地,男性的生殖器被认为是生命力的唯一源泉。”
   
王书p212引文“人类的生育力信仰走上了以男性为中心的男权制轨道。在这以前,女子被认为是生育功能的执行者;现在,这一地位由男子取代了。相应地,男性的生殖器被认为是生命力的唯一源泉。”注释:凯特•米利特:《性的政治》,钟良明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9年版,第43页。

7、孙书P198引文“民族主义,迷信观念和不正确的男女关系之破坏,乃是政治斗争和经济斗争胜利后自然而然的结果。”注释:毛泽东:《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毛泽东选集》,第1卷。

王书P35引文“民族主义,迷信观念和不正确的男女关系之破坏,乃是政治斗争和经济斗争胜利后自然而然的结果。”注释:毛泽东:《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毛泽东选集第一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33页。

三、孙桂荣著作《消费时代的中国女性主义与文学》抄袭情况
   
下面列出孙桂荣《消费时代的中国女性主义与文学》(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年出版)抄袭王宇《性别表述与现代认同》(上海三联书店2006年3月出版)和相关论文的情况:

(一)正文部分的抄袭

虽《消费时代的中国女性主义与文学》的主题与王书论题有所不同,但部分章节还是存在严重的抄袭情况,包括搅拌杂糅式和一字不差式。情况如下:

孙书第十二章《“外来者”故事的女性改写》是抄袭的重灾区,从 p237第一句话到245第一段,从思想到文本分析,都完全抄袭王书第六章《“外来者”故事:时间、空间与性别》的第一节(p151-p162),但孙书只在p240、p243两页对个别句子注释了参见王书,其它抄袭全变成她个人东西,具体细节如下:

1 孙书p237第一段完全抄自王书p152第一段, 不过调换了一下语序。其中一些句子一字不差。

2 从孙书p237第二段开始到239页的内容,杂糅了王书p153-158的内容,许多句子照抄只是个别字句稍作修调整,引文也照抄。一些句子一字不差照抄,如p239倒数第6行“‘文明与愚昧的冲突’在被叙述成了男人与女人之间启蒙与被启蒙、施救与被施救的故事的同时……而女人无从拥有时间的向度,她们只是一种空间化的存在”照抄王书p160第19-23行,一字不差。

3  孙书240页内容属杂糅式抄袭,第1-3行“对女性成功地启蒙与救赎……”抄袭王书160页倒数6-3行,孙书240页第3-11行抄袭王书156页5-7行和王书191页倒数第8-2行。

4 孙书p241-245页“谁是‘外来者’?”一节对铁凝《哦,香雪》的解读,思想、文本分析全部来自王书p159第二段到160页第一段对《哦,香雪》的分析,只不过将王书一段话的内容扩展成了一节的文字,但也仍有一字不差的抄袭。孙虽在243页做了“参见王宇……”的注释,但这个注释只包含7行文字,而孙在这部分的抄袭多达整整4页。

(二)引文注释部分的抄袭
   
孙书1 p22-23引文:“家族主义、迷信观念和不正确的男女关系之破坏,乃是政治斗争和经济斗争胜利以后自然而然的结果”。注释 ①毛泽东:《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毛泽东选集》第1卷。
    
王书P35引文:“家族主义、迷信观念和不正确的男女关系之破坏,乃是政治斗争和经济斗争胜利以后自然而然的结果”。注释③毛泽东:《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毛泽东选集》第一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33页。

2 孙书p240引文:“主要是靠社会实践的机制流传下来的,如同语言的流传机制一样。这就是说原型不是‘生物式遗传’,而是‘社会性继承’,它不是生物遗传信息载体,是社会文化信息载体,它只有在与生活的沟通、结合中才能发生作用。”注释②童庆炳:《原型经验与文学创作》,《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4年第3期。
   
王书 P 191引文:“主要是靠社会实践的机制流传下来的,如同语言的流传机制一样。这就是说原型不是‘生物式遗传’,而是‘社会性继承’,它不是生物遗传信息载体,是社会文化信息载体,它只有在与生活的沟通、结合中才能发生作用。”注释③童庆炳:《原型经验与文学创作》,《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4年第3期。
 
3 孙书 P246-247引文:罗伯特•休斯说,神话“总是以某种修改后的方式抵达我们”。注释:①转引自[美]罗伯特•休斯《文学结构主义》,刘豫译,三联书店1988年版,第106页。
    
王书P164-165引文:神话“总是以某种修改后的方式抵达我们”。注释:①转引自[美]罗伯特•休斯《文学结构主义》,刘豫译,三联书店1988年版,第106页。 
             
四、孙桂荣多篇论文抄袭情况
  
下面只列出孙桂荣5篇论文抄袭王宇著作《性别表述与现代认同》(上海三联书店2006年3月出版)的情况,另有一篇抄袭论文已收入她的著作《自我表达的激情与焦虑》,算在著作抄袭之列,不列在此。

1 孙桂荣《 在社会视域与男性视域的双重“镜像”下 》, 《 南方文坛》2007年第6期。

(1)第43页孙文第2段(即“他性指向与快乐表达”)1-13行观点杂糅抄袭了王书第46页第2段到第47页第1、2段内容。

(2)第44页孙文第3段倒数13-17行,抄袭王书45页最后一段。

(3)第45页孙文最后一段到第46页第一段对张辛欣《我在那儿错过了你》《在同一地平线上》的分析完全抄袭王书第127页的第2段、
128页第1段对这两个文本的分析,几乎一字不差。

(4)孙文有两处引文也直接来源于王书,孙文第43页第2段的第一句话吉登斯的引文“焦虑的爆发……”及注释与王书第46页第2段第一句话吉登斯引文、注释完成相同;第45页孙文第2段引文“意识形态毕竟只是……”与王书第89页第7行的引文、注释完成相同。

(5)其他多处搅拌式抄袭。

2 孙桂荣《菲勒斯的性别化表述》,《文艺争鸣》 2008年第10期。

101页孙文2、3、4段(共46行)对刘恒《伏羲伏羲》的分析全部内容完全抄袭王书210-213页对刘恒《伏羲伏羲》的分析。许多地方几乎是一字不差的抄袭,如孙文101左边第7行开始“在小说结尾,意犹未尽的叙述者……”一段文字几乎一字不差抄袭王书212页第2段第一行“在这篇小说的结尾……”。这部分孙附带提到的对《白鹿原》、《废都》的简要分析也抄自王书219页第2段前三行(几乎一字不差),217页第2段。

3 孙桂荣《“外来者”故事的女性改写——重读〈哦,香雪〉》  中国作家网(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0年01月29日13:49 )

 这篇文章还发在 山东师范大学以书代刊杂志《现代中国文学论坛》第一辑,(中国华侨出版社2008年12月出版)。

这篇文章除了最后一段,整整三页通篇抄袭王书第六章151-160页内容,孙只在第5段中对三行文字作了注释,其他抄袭部分全变成她自己的东西。

4 孙桂荣《性别视域下的的中国与西方——对当代文学的一种性别政治解读》,《海南师范学院学报》2011年第2期。

59页孙文第3段“日常生活意识形态被神话之后”1-9行抄袭王书223页(第九章《日常生活叙事中的性别政治》)第1-9行,一字不差,这段文字包括引文和我对引文思想的概述体会,孙全部抄袭,但只注了引文,而将我的话全部变成她自己的东西。

5《“外来者”故事的女性改写:对新时期女性小说的一种文化解读》(《上海文学》2011年第9期。

(1)这篇论文实际上就是她2008年通篇抄袭的论文《外来者故事的女性改写》(参见本份材料4)的复制和扩写,2010年海南的谈话促使她这次将论文中一些抄袭部分加上注释,但区区四个注释显然不能囊括全部的抄袭内容。

(2)从文章开始第一句话到第一部分“谁是外来者”对《哦,香雪》的分析(共两页本半)依然全部抄袭王书151-161页,多处一字不差的抄袭。

(3)孙文注释①②⑤⑥为“参见王宇《性别表述与现代认同》……”,孙文引文注释④抄自王书191页引文注释③, 孙文引文注释⑦抄自王书165页引文注释①。孙文注释⑧来自王书157页注释②以及王书161页第2段对《黑骏马》的分析,孙文引文注释⑩抄自王书第14页注释①。

五、孙桂荣论著与王宇论著原文对照

因为抄袭数量实在太多,而本文篇幅又有限(2万字以内),因此无法一一提供双方原文对照,只能提供几个例子。好在前面的文字已经对双方论著对应的页码、段落、行序作了详细说明,举证已经很清楚了。 为了便于阅读,下列对照中原文一律用楷体,附加说明用宋体。                

对照1
孙桂荣《性别诉求的多重表达》p53第2段原文:在西方思想史上,马尔库塞、舍勒、西美尔都特别强调女性作为更接近自然、大地的一种存在,对现代父权制资本主义社会的一种拯救功能。比如舍勒就曾明确说过,“在历史变易性之界限内,女性类型的任何变化从来没有改变下述事实:女人是更契合大地、更为植物性的生物,一切体验都更为统一,比男人更受本能、感觉和爱情左右,天性上保守,是传统、习俗和所有古旧思维形式和意志形式的守护者,是阻止文明和文化大车朝单纯理性的和单纯‘进步’的目标奔驰的永恒制动力。”①这样一种现代性反思伦理并未根本质疑资本主义父权制文化的二元对立规则及建立于其上的性别象征结构(男性——公共领域,女性——私人领域,男性——精神、意志,女性——肉体、情感),但它翻转了男尊女卑的价值评价系统:男人因为身上附着许多社会的东西,很污浊,很多时候反而失掉了自己,而女人因为是作为一种生物性的存在,远离社会,反而活得很本真。注释①马克斯•舍勒:《资本主义的未来》,罗绨伦等译,刘小枫编校,三联书店1997年版,第89 页。  

这段话抄自王书下面两段原文:
王宇《性别表述与现代认同》p235第一段原文:马尔库塞、舍勒、西美尔都特别强调女性作为更接近自然、大地的一种存在,对现代父权制资本主义社会的一种拯救功能。舍勒说得更加明确,“在历史变易性之界限内,女性类型的任何变化从来没有改变下述事实:女人是更契合大地、更为植物性的生物,一切体验都更为统一,比男人更受本能、感觉和爱情左右,天性上保守,是传统、习俗和所有古旧思维形式和意志形式的守护者,是阻止文明和文化大车朝单纯理性的和单纯‘进步’的目标奔驰的永恒制动力。”①但这种价值诉求实际上是建立在对女性存在的本质主义指认上。这样的一套现代性反思伦理不过更强化父权制文化二分规则以及建基其上的刻板的性别象征结构,即男性——非日常性公共领域,女性——日常性私人领域,男性——精神、意志,女性——肉体、情感。但“我们的文化是从男人的精神和劳动中产生,确实也只适合于评价男人式的成功。”②当现代文化尚未将肉体与情感纳入自己的演进逻辑时,被指认为纯粹的肉体和情感性的女性存在无疑只能是永远被排斥在现代性这挂“文明大车”之外,那她又何以能够“制动”这挂风驰电掣的大车?不过是上演一出出螳臂挡车的悲剧或喜剧罢了。注释①马克斯•舍勒:《资本主义的未来》,罗绨伦等译,刘小枫编校,三联书店1997年版,第89 页。
王宇《性别表述与现代认同》p234页最后一段原文:这种抚慰同时也是一种文化反思与救赎——为日益膨胀现代主体理性提供一个反思性价值参照,以原始母性生育本能、性爱的本能来拯救日益沦陷的男性文明:男人因为身上附着许多社会的东西,很污浊,很多时候失掉了自己,而女人因为是作为一种生物性的存在,远离社会,反而活得很本真……


对照2
孙桂荣《性别诉求的多重表达》p59第2段原文:模塑审美品格上互相对立的类型化女性表象,并分别赋予善恶、美丑、高下的象征意义,是父权文化古老的性别法则。强悍、泼辣、常常被赋予邪恶、堕落的意义,而温柔秀美则意味着善良、忠贞,比如《水浒传》等中国古典小说所描述的那样。不过,20世纪的现代革命进程彻底改写了这一性别象征意义的编码原则,20世纪20年代茅盾的《蚀》三部曲中两种类型的女性人物所指称的意义恰恰相反。“静女士这一类是静态、内向、温柔、怯懦的;而慧女士等则是动态、外向、刚强、勇进的。前者对于革命的潮流,如静女士,容易产生幻灭;如方太太就根本落伍了。而后者更热情、更合群,对历史方向更具主动性,更符合‘时代女性’的要求。”②不过,这种新的审美原则在冲击父权文化传统建立在所谓女性本质上的僵化、刻板的审美范式同时,又演化为一种新的审美定规、性别象征模式,不仅在大革命后的20世纪二三十年代,更在1949年以后,深刻宰制了社会文化本文对女性形象的模塑和再造。正如我们在第一章第二节中曾指出的那样,由于用来表征女性性别特殊性的阴柔、秀美、温和、谦恭等话语元素,已经成了外围于高度同质性的强盛的民族共同体的一种弱质、异质,于是,表征对女性性别特殊性进行“革命”(抛弃、修正、改写)的“厌女情结”似乎应运而生。 注释②陈建华:《“革命”的现代性——中国革命话语考论》,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年版,第307页。
    
这段话抄自王书下面三段原文:
王宇《性别表述与现代认同》p49页第2段原文:其实,模塑审美品格上互相对立的类型化女性表象,并分别赋予善恶、美丑、高下的象征意义,是父权文化古老的性别象征原则。强悍、泼辣、常常被赋予邪恶、堕落的意义,而温柔秀美则意味着善良、忠贞。20世纪的现代革命彻底改写了这一性别象征意义的编述规则,20年代茅盾的《蚀》三部曲中两种类型的女性人物所指称的意义恰恰相反。“静女士这一类是静态、内向、温柔、怯懦的;而慧女士等则是动态、外向、刚强、勇进的。前者对于革命的潮流,如静女士,容易产生幻灭;如方太太就根本落伍了。而后者更热情、更合群,对历史方向更具主动性,更符合‘时代女性’的要求。”②但吊诡的是这种新的审美原则在冲击父权文化传统建立在所谓女性本质上的僵化、刻板的审美范式同时,又演化为一种新的审美定规、性别象征模式,不仅在大革命后的二三十年代,更在1949年以后,深刻宰制了社会文化本文对女性表象的模塑。注释②陈建华:《“革命”的现代性——中国革命话语考论》,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年版,第307页。
王宇《性别表述与现代认同》p46页第2段原文:……既然女性的特征是一种弱质、异质,那么,具有高度同质性的强盛的民族国家共同体的建立当然就要彻底唾弃这种异质、弱质,“厌女情结”作为一种深度的现代认同焦虑必然成为文化空间强势的社会无意识,深刻制约这一时期文化本文的生产,…… 
王宇《性别表述与现代认同》p47页第2段原文:……具有男性雄强美的女性表象几乎充斥了整个1950 —1970 年代的文化空间,成为“时代女性”的唯一审美范型(毛泽东“不爱红装爱武装”的诗句就是这种女性美的最杰出的典范)。无论是文学作品还是报刊杂志传媒中的女性影像,无不形体建壮、精神强悍(当然,这样的强悍势不能逾越民族国家所允诺的界限的)。对阳刚、暴力美的崇尚,必然带来对阴柔、秀美的抑制。阴柔、秀美的品格常常被赋予落后、软弱的负面内涵 ,即便不具有负面意义也是处于有待提高、有待进一步发展的次一级革命、进步状态中。

对照3 
孙桂荣《性别诉求的多重表达》106-107-108页相关原文:
(106页小标题)一 性资源的重新配置
 ……(本页有关《伏羲伏羲》《疼痛与抚摸》《我爱美元》《障碍》等文本的解读属分散搅拌式抄袭,涉及王书多个部分,双方对应页码前文第一部分已作说明,为节省篇幅这里不提供原文对照)
(107页第2段-108页第1段): 在对上述两类差不多同时出现的文本的互文式对读中,我们不难发现一个被遮蔽的真相:近二三十年来最令人瞩目的性爱表述骨子里其实是一种“性权力”的夺取:……在安东尼•吉登斯看来,社会的资源“可以分为两类:配置性资源和权威性资源。配置性资源指对物质工具的支配,这包括物质产品以及在其生产过程中的可予以利用的自然力;权威性资源则指对人类自身的活动行使支配的手段。” 他指出“必须把权力和资源联系起来。”而性权力正是社会权威性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①诚如凯特•米莉特在《性的政治》中所言,两性之间的支配与被支配,已成为我们文化中最普及的意识形态,并毫不含糊地体现出了它根本的权力观念。尤其是在意识形态高压已有所松动的现时代,“公共生活中的权力已成泡影,剩下的只有性的权力。”“性的政治比公共政治切实可靠得多。”①因此如果说,权力意味着对资源的占有,那么,对性权力的争夺则意味着对“性”,这一表面只与两具交媾的自然肉体相关但实际上却打上鲜明的社会文化印痕的“权威性资源”的权力再分配:……注释①安东尼•吉登斯:《民族-国家与暴力》,三联书店1998年版,第7-8页。注释①凯特•米利特:《性的政治》,钟良明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9年版,第377页。说明:两个注释在原文中分别在处于107和108页,所以都是注释①。

画横线这句话不是吉登斯说的,吉登斯原著根本没有提到性权力,是我的话,孙桂荣根本没有读过吉登斯原著才会把这句话注为吉登斯说的。上述这段话抄自王书下列两段原文:

王宇《性别表述与现代认同》p132-133页第2段原文:
(132页小标题)一  性资源的重新配置及意义
 ……
(133页第2段)在对上述两批文本的互文性阅读中,我们不难发现一些被遮蔽的真相。新时期文学中最动人的爱情故事骨子里却是性资源的重新分配。在吉登斯看来社会的资源“可以分为两类:配置性资源和权威性资源。配置性资源指对物质工具的支配,这包括物质产品以及在其生产过程中的可予以利用的自然力;而权威性资源则指对人类自身的活动行使支配的手段。” 他主张“必须把权力和资源联系起来。”①而性权力正是社会权威性资源的重要构成部分,因为“两性之间的支配与被支配,已成为我们文化中最普及的意识形态,并毫不含糊地体现出了它根本的权力观念。”②如果说,权力意味着对资源的占有,社会权力结构的调整意味着社会资源的重新分配。知识分子从社会权力结构的边缘走向中心必然也由性资源占有的劣势上升为优势。正是在这样的优势中,知识男性的作为社会主体的权力地位得到了确认。注释①安东尼•吉登斯:《民族-国家与暴力》,三联书店1998年版,第7-8页。注释②凯特•米利特:《性的政治》,钟良明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9年版,第38页。
王宇《性别表述与现代认同》216页第一段原文:如果说,在新时期叙事中,性别政治与公共政治完满的联姻使得男性的身体不得不借助种种政治符码乔装打扮自己,那么在新时期之后,“公共生活中的权力已成泡影,剩下的只有性的权力。”“性的政治比公共政治切实可靠得多。”②注释②凯特•米利特:《性的政治》,钟良明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9年版,第38页。

(感谢王宇博士惠寄)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com)首发 2012年8月28日
 



上一篇:陈满华:收获、感受与失望——参观西南联大旧址
下一篇:余三定:反思当今学术管理与学术发展的若干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