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乔木生珠 >

栾景河:俄罗斯教育部再版发行《联共(布)教程》了吗?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理论视野》  作者:栾景河


《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是由苏联领导人斯大林亲自组织编写,并严格按其观点论述联共(布)历史的著作。该书自 1938年出版以来,发行量高达四千余万册,曾一度作为苏联共产党在党员教育,统一思想,强化党在意识形态领域中地位的重要工具。该书不仅在苏联共产党的建设与发展中起到过纲领性作用,而且几乎被所有社会主义国家视为建设社会主义,实现共产主义事业的理论经典。自1956年苏共二十大以来,由于苏联开展了全盘否定斯大林的政治运动,该书自然也被看做是斯大林进行个人崇拜的代表作而不再出版,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但2005年12月,我国某媒体称, “俄罗斯教育部再版发行了 《联共 (布)党史简明教程》”,从而引起学术界高度关注,至今余波未平。

                                                     一

2005年12月29日,两位作者联合发表署名文章,称:2004年7 月,俄罗斯教育部再版发行《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 该书已于俄新学年9 月开学之前印刷装订完毕,“并将其作为俄罗斯高校师生历史教学参考书发到了各学校图书馆”。该文强调:“教程一书最后一次印刷是在 1953年,时隔半个世纪后又作为历史教学参考书发行,意味深远,值得关注。”[1]

在介绍上述情况同时,署名文章还作为背景材料,向读者做了说明:为配合该书的再版,俄教育部还专门邀请著名历史传记学者罗伊•麦德维杰夫撰写了长篇后记。罗伊•麦德维杰夫“用大量翔实的材料生动再现了该历史教科书编撰的全过程,着重介绍了时任苏联最高领导人的斯大林对历史问题和历史教育的高度重视” 。 [2]

时隔半个世纪,俄罗斯再次出版《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一书,有其特殊的原因,那就是自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社会的出版活动开始多元化。毫不夸张地说,在当今的俄罗斯什么书都能出,也都敢出,因为俄罗斯没有出版审查制度。但该署名文章作者强调再版是在俄罗斯教育部组织下进行的,自然引起关注。如果真是俄罗斯教育部的行为,那么完全有理由相信,俄罗斯将重新审视、评价苏联与苏共的历史,至少可以解读为当代俄罗斯社会将另眼看待充满明显矛盾与创伤的苏共党史与苏联的社会主义建设等问题。与此同时,署名文章向读者介绍,由俄罗斯中学历史教师伊戈尔•多卢茨基编写的《20世纪祖国历史》这部严重歪曲历史、否定苏联社会主义巨大成就的教科书,已被取消了进入课堂的资格。[3]给所有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因为《联共(布)教程》的出版,导致了《20世纪祖国历史》被取消进入课堂的资格。这篇署名文章当时在学术界并未引起的太大反响,除关心与研究苏联历史的学者外,人们对此似乎并没有太多的兴趣。但随后,连续几篇有关“俄罗斯教育部再版发行《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的文章分别公开发表[4],该署名文章自然引起广泛关注。

                                                       二

2007年3 月16日,一位作者发文写道,俄罗斯教育部再版发行 《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以及邀请历史传记学者麦德维杰夫为该书的再版撰写后记,“充分表明,在俄罗斯,正在掀起一个重新评价苏联历史的潮流,俄罗斯人民在觉醒。历史是不容歪曲的,时间越长,人们对历史的认识就越加深刻,评价就越加客观和公正”。[5]

有必要说明的是,这篇文章从国际共运的角度出发,论证苏联解体对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发展的巨大打击,强调“苏东剧变”并非社会主义“历史的终结”的观点本无可厚非,但仅就《联共(布)教程》一书的再版重印,就作出“在俄罗斯正掀起一个重新评价苏联历史的潮流,俄罗斯人民在觉醒”的判断,显然言过其实。紧随其后,2007年7 月27日,网上发表了另一作者的文章高度评价该书的再版。[6]
本文无意对《联共(布)教程》一书的内容的进行深入讨论,但有一点是笔者所不能不关注的,那就是,该书的再版是否是俄罗斯政府(教育部)的官方行为?因为这两篇文章正是在引用上述署名文章提供的事实基础上完成撰写的,并以此进行各种论证与阐述的。这就涉及到俄罗斯官方是否重新评价苏联历史与斯大林的这一重大问题。

                                                       三

根据我们了解到的情况,2004年7 月,俄罗斯的确重新再版了《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一书。该书的国际版权号为:ISBN5-89704-001-9,其印刷量为1517册。此次再版的是 1945年版本,从封面设计,到板式均照原样保留,只不过是在原书扉页前增加了新的扉页,标明了新的出版单位,即莫斯科Логос出版社。封面上也的确注明了为第 302 次印刷,有罗伊•麦德维杰夫撰写的后记等文字。

与署名文章提供的情况有巨大差别的是,该书并未有任何文字说明再版与俄罗斯教育部有关,更没有关于俄罗斯高校历史教学参考书的任何内容。新书内容简介明确写道:“本次再版的 《联共 (布)党史简明教程》(1945年版)由罗伊•麦德维杰夫撰写学术评论,内容有对教程的创作的历史、内容,以及当时在意识形态与政治斗争中作用的所提出的批判性分析。本书适用于国史与政治学领域的专家学者,以及对此问题感兴趣的新闻媒体与宣传工作者。”[7]

那么,这样一件再普通不过的旧书再版事件,如何被演绎成俄罗斯教育部重新再版该书的学术信息了呢。对此,笔者无从所知,更不想给该学术信息的原创者扣什么政治帽子。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俄罗斯学者罗伊•麦德维杰在这个问题上起到了极大的误导作用,因为从《俄重新出版发行〈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 文章的内容中的“据罗伊•麦德维杰夫披露”[8]一段话的文字来看,这个信息首先是由麦德维杰夫透露给文章作者的。换句话说,就是中方学者在与俄罗斯学者进行的学术交流的过程中,只注意了该问题的重要性,而忽略了该问题的真实性,没有进行调查研究,在还未见到该书的情况下,就匆忙地抛出一个不确切的信息,并由此而产生了误导效应。

有一点必须说明的是,正是由于该文章作者根本没有看到自己所介绍的这本书的内容,故对罗伊•麦德维杰所撰写的后记进行了自圆其说的评论。这恰好与麦德维杰夫的观点与立场大相径庭。从目前我们看到的后记内容来看,麦德韦杰夫的确用了大量的笔墨介绍了该书从构思到写作的全过程,但丝毫看不出对该书的任何肯定,相反倒是巧用调侃与揭露的方式,对斯大林、联共布教程进行了无情的批判。也正因如此,麦德维杰夫所撰写的后记的标题虽为《斯大林与联共 (布)党史简明教程》,第一节的标题却称该书是“共产主义的圣经”[9]。

还有一点必须指出,就是《联共(布)教程》的再版重印,与俄罗斯中学历史教师伊戈尔•多卢茨基编写的《20世纪祖国历史》教科书被取消教科书资格,风马牛不相及。

自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历史学界几乎处于无政府状态,所出版的历史著作与历史学教科书在观点与立场上原则上是比较自由的,虽不乏一些严肃的著作,但有相当数量的历史著作刻意歪曲苏联的历史,在俄罗斯社会造成了思想上的混乱。

正因如此,2003年11 月27日,普京总统在俄罗斯国立图书馆会见史学家们时赞扬俄罗斯出现了大量多样性的历史教学书籍,同时他表示反对将教科书政治化并强调教科书在培养学生爱国主义观念方面的作用。普京的讲话对俄罗斯历史评价和历史教学都产生了重大影响,并被俄教育部奉为衡量历史教科书是否合格的指针。不久,俄媒体就出现了由中学历史教师伊•多卢茨基编写的《20世纪祖国历史》教科书资格受到质疑的传闻。同年 12月,俄教育部根据专家委员会的意见取消了该书作为教材的资格,理由是它对俄国历史和当代现实怀有成见。“据称,该书遭到封杀的真正原因,乃是它不仅被指责夸大了斯大林时期的阴暗面,而且还引用了俄反对派有关普京建立独裁统治的观点。”[10]《20世纪祖国历史》一书被取消教材资格,比《联共(布)教程》出版时间早半年,两者没有必然的联系,却被作者巧妙地联系在一起了。

                                                       四

据了解,苏联历史的内容在当代俄罗斯历史教学中仍占有相当比重。以俄罗斯国立萨马拉大学俄语教研室的历史教学的内容为例,不仅有大量涉及苏联历史的内容,同时,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的内容被专门开辟为一章进行讲授。[11]

由此可见,联共(布)教程在俄罗斯历史教学中的分量。另外,从俄罗斯相关高校祖国历史教学内容来看,其不仅有较为全面的俄国史内容,同时还有较为详细的苏联史内容。[12]而涉及苏联历史的教学,就不可能离开斯大林,以及《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的内容。应当说,这些基本上反映了俄罗斯国内历史教学的现状。

特别需要说明的是,俄罗斯的有关苏联历史的教学不仅在高校中占有很大比重,在中学教学中同样不可或缺。以2003年俄罗斯中学十一年级国家统一考试内容为例,不仅涉及我国社会所熟知的历史人物彼得大帝、维特、朱可夫,还有很多俄罗斯人反对的斯大林。特别值得的一提的是,该试卷第 A26、A29、A30的试题完全是涉及斯大林时期苏联历史的内容。[13]由此可以看出,无论俄罗斯国内如何评价苏联的历史,怎样看待斯大林,这都是俄国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不可能在人们的记忆中消除的。相反,就算是俄罗斯政府部门真的再版了《联共 (布)党史简明教程》一书,也不能说明俄罗斯社会对苏联历史、斯大林的评价能有什么新的变化或新的倾向。这也只能说明,俄罗斯的历史教学正在走向一个多元的时代。

注释
[1 ][ 2][ 3][ 8] 张树华,徐海燕:《俄重新出版发行〈联共 (布)党史简明教程〉》,《中国社会科学院院报》2005 年12 月29 日。(《中国社会科学院院报》主要在系统内发行,后改刊为《中国社会科学报》在全国公开发行,作者注。)
[4] 《红旗文稿》2006 年第 1 期的“理论信息”;《百年潮》2006年第 2 期的“国际纵横”等栏目。
[5 ] 中央党校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研究中心:《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现状和走势》,《求是》2007 年第 6 期。
[6 ] 周新城:《必须尊重历史——俄罗斯教育部再版发行〈联共(布)党 史 简 明 教 程〉的 启 示》, 
http://www.xj 71 .com/?action-viewnews-itemid-16121.
[7] 《联共 (布)党史简明教程》再版,Р.А.麦德维杰夫撰写学术后记,莫斯科《Логос》出版社2004年版。
[9] Р.А.麦德维杰夫:《斯大林与<联共 (布)党史简明教程>》,学术后记,第3 页,莫斯科 《Логос》出版社2004年版。
[10 ] 张盛发:《俄罗斯新版历史和社会学教师手册之争》,作者提供的电子版,第1 页。
[11 ] http://www.ssu.samara.ru/~scriptum/linguo.doc.
[12 ] 托木斯克国立大学历史系历史文献教研室编:《祖国历史教学与方法集》,托木斯克,2004年;伏尔加格勒国立师范大学编:《俄国史1917 —1990 ,历史系学生教学资料》,伏尔加格勒,2003 年;西伯利亚国家电视传媒委员会编:《祖国历史:从远古到今天》,新西伯利亚,2003 年。类似的教学资料相当多,恕不一一枚举。
[13 ] 《全国十一年级2003 年历史统考试卷(1209 -31 )》,俄罗斯教育部,2005 年。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中外关系史研究室主任、研究员、历史学博士,俄罗斯科学院东方学研究所名誉博士)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com)发布  2012年7月31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肖传国教授做客搜狐微访谈谈其手术、被冤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