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期刊快递 >

杨玉圣:答《法治周末》武杰记者问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学术批评网  作者:杨玉圣


1从什么时候开始,高官纷纷将目光投向学术,什么样的原因、背景?
答:高级公务员,包括一部分国家领导人,到高校兼职院长、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大概是始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最近十多年来愈演愈烈。
      其原因各异,有的是本来在高校任教而后来担任高级领导人但仍在原高校留职的,有的是某名牌大学校友而担任高级职务后回母校“衣锦返乡”的,有的是高校跟高级干部“拉关系”、搞“感情投资”。
      至于背景,大概主要有两个:第一,高校的职务(如院长)、职称(如教师)在社会上的光环“化合作用”;二是高校行政化加剧而“卖身高攀”。

2您统计过,或者能统计出来,现在有多少高官博导吗?
答:究竟有多少部长、副部长、甚至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全国政协副主席以及省高院院长、检察长、公安局长以及司长、处长在高校担任博导,至今尚无确切统计(有些信息是不公开的)。
      但有些个案也许有一定的代表性,比如某副委员长曾在北师大、华东师大、浙大、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担任博导。原重庆市副市长、公安局长王立军也曾在西南政法、北邮、浙大、东北财大、第三军医大学、重庆大学担任兼职教授或博导。
总的情况是,越是名牌大学(如北大、清华、人大等),“高官博导”越多。

3进入高校,对于官员,学校双方有什么好处呢?对于学生的利弊?
答:所谓“好处”,估计是高校借此和官员“套牢”关系,可以在“分蛋糕”时得到照应;至于高官,在官场上是“领导”的同时,还有“教授”、“博导”等光环。
      对学生,似乎很难说上什么“利弊”。因为既然是“高官”,按官场规矩,即文山会海、上传下达、送往迎来、吃吃喝喝,既无时间也无精力上课、指导学生,名至但实不归,空头、挂名而已。

4学校的老师和学生对这一情况有什么看法呢?
答:侧目而视。敢怒而不敢言。

5 您本人对此有何看法?
答:此乃中国特色的“大学怪胎”。我本人对此持明确的异议态度和强烈的反对立场,还曾在《求是内参》中建议政学分离,如同不在企业中挂职一样,高级公务员一律不再在大学担任名誉性职务、兼职教授和博士生导师;让学术回归学术,还大学以独立。

6 高级官员成为博导,与一般成为教授成为博导在程序方式、要求上有什么不同?
答:不清楚。

7高官博导是否上课,带博士生,是否会占用其他教师的资源,比如工资,福利,名额等方面?
答:听说过带博士生的,但是否上课,不知道;其他问题,不了解。

2012年5月19日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com)首发 2012年6月2日


上一篇:杨丹荷:刘菊花怎么成了负面公众人物——方舟子与刘菊花关系真相探微(之一)
下一篇:杨丹荷:“化腐朽为神奇”?——方舟子与刘菊花关系真相探微(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