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期刊快递 >

何光伟:铁嘴钢牙剩斗士 文砖武锤方舟子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何光伟(《时代周报》记者)


深圳卫视不久前做一组《揭密方舟子》的节目,刚播出几集就被迫腰斩,原因是方舟子的粉丝们不断打电话骚扰。  
深圳卫视还遭方舟子在微博上“反击”,深圳卫视认为受到“毁谤”,要求方舟子公开道歉。而方舟子对深圳卫视提出的道歉要求并不“买账”,他也回应让深圳卫视先给他道歉。  
方舟子批评“深圳卫视是最无职业道德最下流的电视台”,他认为深圳卫视不该“请孙海峰去攻击我”。  
孙海峰是深圳大学传播系副主任,他因评论方舟子之妻刘菊花的论文涉嫌抄袭而与方舟子在微博争辩多时。 后来方舟子的粉丝们电话深圳大学,甚至要求深圳大学开除孙海峰。 孙海峰认为方舟子打假有其品牌价值,但他打假的背后则有其商业甚至政治目的。 孙海峰批评方舟子是“品质最为卑劣、社会危害最大的网络作家。”他呼吁人们必须警惕其毒化道德人心。  
从方舟子的“打假”到他打中医和力挺转基因,不少学者对方舟子的批评声潮一浪高过一浪。  
旅居海外的知名时政、经济评论人李剑芒认为,方舟子的选择性打假,不但没有解决社会不公平问题,相反他制造了另一种不公平。  
时代周报记者在3月7日晚就相关问题向方舟子核实时,他在电话里表示不愿接受采访,随即挂掉电话。  

一、后院起火  

就在方舟子四处“打假”之时,其妻刘菊花的硕士毕业论文亦卷入涉嫌抄袭的丑闻。 更要命的是,国内外竟有154人于近日联署致函中国社科院,敦促调查刘菊花抄袭论文及向公众交代。  

刘菊花现任职新华社记者,2000-2002年为中国社科院新闻系硕士研究生。  

就在去年4月,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时任刘菊花硕士毕业论文答辩委员会主席的陈力丹表示,已举报刘的论文出现大量直接引用西方媒体的文章。 陈力丹认为,已经“超出正常所能容许的上限,属于剽窃抄袭”,他要求撤销刘菊花的学位。  

联署声明表示,不满中国社科院一直没有公布对刘涉嫌抄袭的处理结果,敦促有关方面尽快向公众交代。  

但中国社科院回复称仍未收到联署函件,之前亦没接获刘菊花涉抄袭的投诉,认为事件应交由专家鉴定。  

而方舟子回应称,论文注明出处引用别人文章做法无不妥;又指出参与联署的学者,基本上都曾被他打过假,他声称被报复及有律师借机炒作。 方舟子在博客上警告,以后将把在公开信上签名的学人及其学生的学位论文也计入揭假范围,“以示我没有双重标准”。 对于刘菊花抄袭论文一事,方舟子并不认为算抄袭,他表示,“像这样情况,估计全国90%以上的硕士生都是这么写论文的。”  

安徽大学文学院教授曹德和反对方舟子的这一说法,他建议方舟子“不应该过多从客观上找原因,应该一视同仁。处理这件事,对待自己的夫人也不能例外”。 曹德和是联署人之一,这次签名他只是表达自己的态度,并不是希望这封信能达到何种结果。  

其实刘菊花涉嫌抄袭论文的事情,早在2011年4月就被媒体曝光。在举报未受重视的情况下,学界不少人士都卷入了刘菊花的“抄袭门”事件。  

深圳大学传播系副主任孙海峰博士就是其中一位,他当时在微博上认为刘菊花论文确实有大量抄袭存在。但方舟子随即在博客上称《深圳大学新闻系副主任孙海峰博士论文也抄袭》。 实际上孙海峰并未抄袭,方舟子指出孙海峰涉嫌的文章,是别人当时引用孙海峰的文章未标明出处而已。  

通过和方舟子在微博上的争论后,孙海峰要求方舟子公开道歉,并“对方舟子的污言秽语和造谣中伤等行为,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而旅居海外的知名时政、经济评论人李剑芒认为,方舟子的巨大传播力和个人道德低下的品质给社会造成了巨大的威胁,这种威胁如果不被有效的控制,他将成为网上的黑社会头子。 “他想黑谁,谁也逃不掉!”李剑芒担心“这个黑社会将威慑整个中国的学术界和文化界”,他呼吁“此害必须控制”!  

对于方舟子此前的“打假”,舆论出现一边倒的支持时,他那“巨大传播力”确实也让他颇受争议,而方舟子也因此与多人结怨。  

二、方肖之战  

2010年10月10日,北京石景山区人民法院的一纸判决书,让当时有着候选中科院院士之称的肖传国被判拘役5个半月。 法院的判决书表示,拘役肖传国的理由是,他犯了寻衅滋事罪。  

肖传国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泌尿外科研究所所长、美国纽约大学医学院泌尿外科副教授,按照他的说法,他与方舟子在十几年前就结怨。  

早在2001年的8月,肖传国就匿名“昏教授”,在新华网发表《对方舟子学术打假的批评以及反思》批评方舟子的“学术打假”方式。 此后肖传国也一直沿用这个名字与方舟子在网上争斗。直到2005年中科院院士评选,肖传国过了第二轮,在网上公示时,“昏教授”才被方舟子发现。  

肖传国认为方舟子寻找他多年,“他就像发疯了,他就利用《北京科技报》,立马造很多谣。”包括指责肖传国伪造简历和学历等。  

方舟子在《脚踏两只船的院士候选人》一文中称,质疑肖传国研究多年的“肖氏反射弧”并没有得到过公认。 

“肖氏反射弧”是用截瘫后废用的体神经通过手术,将其与支配膀胱的内脏自主神经混合杂交,形成一种新的可从皮肤控制的神经反射排尿通道。 而患者接受手术后,则只需挠挠大腿内侧,就可以自主控制排尿。1999年和2004年,该项技术分别被国家卫生部鉴定为国际领先和国际先进,并且建议推广应用。  

2005年9月14日,肖传国以方舟子撰文污蔑“严重损害了自己的名誉权”为由,将方舟子告上法庭。2006年8月份,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法院判决方舟子败诉。虽然案件判下来了,但案件一直未得到执行。  

在肖传国看来,方舟子输了官司后,就把钱全部放到他配偶刘菊花的账户上了。但律师查明他在中国没有银行账户,在美国也没有银行账户。 当时的律师调查还表明,方舟子不仅没有银行账户,“他在美国也没有房子,没有工作,他是个三无人员,他没有居住处。” 肖传国随后申请了强制执行,所有的费用全部从方舟子配偶刘菊花的账户上强行划走。  

正因为法院的强制执行,方肖之间的争论才愈演愈烈,最后发生了所谓“肖传国雇凶伤人”事件。当时的媒体报道重点,也聚集在肖传国雇凶伤害方舟子上。  

“这是一起冤案,我没有雇凶打人,更不能判我‘寻衅滋事罪’。”肖传国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正在着手起诉方舟子和相关部门”。 肖传国拿出了方舟子及其律师彭剑收买他的病人造假的证据,病人家属已承认当时被收买。肖传国的律师已经准备好了起诉方舟子的相关材料。  

早年和方舟子同时在美国的肖传国,曾一直支持方舟子“打假”。但因为哈佛大学的夏建统一事,肖传国不得不质疑方舟子的“打假”方式。  

24岁的夏建统是哈佛大学博士生,因当时杭州请他担纲西湖规划,当地媒体称他是“哈佛博士”,方舟子就举报夏建统并要求哈佛开除他。 肖传国认为方舟子不该这么“打假”,“博士和博士生就一字之差”,毕竟那不是夏建统的错。  

对于方舟子指责肖传国的事情,肖传国除了用事实回应外,还多次公开承诺,“谁发现方舟子对我的哪一条指控属实,就奖励5万元人民币。” 肖传国的话放出多年,直到现在为止,没有人能指出方舟子对他的哪一条指控属实。  

三、神秘基金会  

2009年11月16日,中国科学与学术诚信基金会(以下简称基金会)发布通告称,将拿出12万元人民币用于“肖氏手术”受害者诉郑州神源泌尿外科医院虚假宣传纠纷共同诉讼案。 这笔钱是彭剑代表“肖氏手术”受害者提交的,资助用途只限于法院案件受理费、调查取证费用和办案差旅费,并无律师代理费。  

根据通告的描述,40位当事人平均案件受理费为2000元、平均调查取证费用300元、平均办案差旅费700元,总金额合计人民币12万元人民币。  

基金会还决定“设立‘扶助学术不端受害人专项基金’发起募捐,对上述申请项目分阶段予以资助,第一期资助额3000美元”。  

15个月后的2011年2月20日,基金会再次发布一则彭剑提交申请资助的通告。  

该笔资金用于资助肖传国与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方是民名誉权纠纷案执行阶段方是民赔款项目,用于资助执行阶段的赔款。  

这个资助赔偿源于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9年8月在执行该案时,从方舟子妻子刘菊花的账号中划走了4万元人民币。 按照方舟子在接受CCTV《大家看法》节目采访时的说法,“就是利息还加上执行费。划走了,我们也都不知道。” 而此次彭剑申请基金会的40750.6元人民币资助,就是填补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划走刘菊花账上的那笔钱。  

中国科学与学术诚信基金会成立于2006年11月14日,此前由10名志愿者在美国筹备了近3个月,初衷是接受海内外捐款用于“科研打假”。 就在方舟子被肖传国控告败诉后,基金会筹备小组也表明,(方是民)方舟子先生及其领导的新语丝网站是中国科技打假的主力军之一,也是主要的受资助方之一。  

但中国的《基金会管理条例》有明确规定,境外基金会代表机构不得在中国境内组织募捐、接受捐赠。  

方舟子随后在其官方博客发布通告表示,基金会只接受来自海外(含香港、澳门、台湾)的捐款,但申请本基金会的资助不受此限。  

截至2012年2月9日,基金会共得到捐款79259.36美元,仅2007年2月7日一天就收到香港的6笔1000美元的匿名捐款,其中单笔最大捐款是2008年4月4日的一笔匿名捐款4000美元。  

基金会的账目显示,除基金会开张的第一个月外,这几年的捐赠额呈现过四个高峰,分别发生在2007年2-3月,2008年3-4月,2009年底和2010年9-10月。  

关注中国学术腐败问题的美国南卡罗来纳大学副教授亦明(本名葛莘)曾对基金会公开表示质疑,在这个基金会获得的300多笔捐赠中,那几笔大额匿名捐赠显得特别刺眼。亦明认为它们的捐赠日期很蹊跷,因为就在基金会收入跌至谷底的2007年2月初,有6笔来自香港的匿名捐款同日到达。 除了外界的质疑声不断,亦明也批评这个基金会的实质就是洗钱。  

从基金会成立至今,基金会一共资助了4个项目,分别是对方舟子的4个诉讼和饶毅的一个诉讼资助。  

除上述彭剑单独申请的两个资助项目外,还有他与方舟子共同提交了一笔38108.2元人民币资助申请和邓自闲代表新语丝中华文化社与饶毅提交了11200美元资助申请。  

四、曾卖中医书赚钱  

方舟子在美国多年,除了读博士做博士后外,他还曾经卖中医、养生类书籍赚钱。  

中科大校友基金会的刘铮曾询问方舟子,“你离开实验室之后以何为生?”方舟子承认曾经“和国内的朋友合开的网上书店(汉林网上书城)”。 据了解,这个书城从1999-2006年关闭,其间一直在卖中医书籍。  

就是这个曾经靠卖中医书籍赚钱的方舟子,后来却成了反对中医的代表人物。他认为中医是伪科学,对中医进行完全否定。 方舟子还批评中医养生更多的是以讹传讹、迷信的内容,里面只是含有一些生活经验的内容而已。  

不仅如此,职业和收入也成了方舟子的秘密。尽管一度引发公众的极大兴趣,但他始终以“打假斗士”的形象出现在公众视野,每谈及职业和收入,他总是闪烁其词。  

早在2001年6月15日,《科学时报》刊发的《直面中国学术腐败:在溃疡处撒“盐”》一文表示,方舟子是“美国生物信息公司咨询科学家”。文章还表示,“在生物学领域,这是方舟子本人的专业,而且至今他在美国从事的也是生物学信息咨询工作,因此在这方面是有口皆碑的。”方舟子随后亦曾公开承认,“我还在一家美国生物信息公司兼任咨询科学家”,但他从未透露服务于美国的哪一家公司。 而美国《科学》杂志刊发新华社记者熊蕾的文章称,“方舟子在美国受的训练,是一家生物信息公司的咨询顾问。”  

至少截至2002年11月,方舟子自己也承认他“定居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从事互联网开发、写作和兼任美国生物信息公司的咨询科学家”。 方舟子自称在美国做博士后研究时跟同事们克隆过一个基因。这个基因产品和艾滋病治疗有关系,所以有药厂买了他们的这个专利,每年都会为他支付一些专利费用。 稿费也是方舟子收入的一部分,他出了很多本书,他自认为“维持基本生活还是没有问题的”。  

而所谓互联网开发,则是方舟子与人合作在国内开了个专门向国外留学生卖书的网站,他也可以拿到一笔钱。 加上在一家美国生物信息公司兼任咨询科学家,方舟子“还是攒了一些钱”,所以他做自由职业者专门“打假”没有后顾之忧。  

五、力挺转基因  

就在这几天,美国有30万农夫控告孟山都。美国人控告孟山都的转基因污染了天然作物品种,转基因种植造成土地恶化,环境污染,转基因公司剥夺了他们种植有机作物的权利。而中国科学院植物所首席研究员蒋高明也指责方舟子在转基因问题上撒谎:“转基因食品不仅无害,而且安全又环保,因为可以减少农药残留”。  

蒋高明认为方舟子的话没有任何科学依据,其真实目的是为孟山都开脱。“他可以蒙蔽一些中国大陆善良的粉丝,但美国人还是不买账的。” 而方舟子这个“美国生物信息公司咨询科学家”头衔,从2001年6月初次露面到2003年后发生了变化,雇佣方舟子的公司从“一家美国生物信息公司”变成了“美国的生物技术公司”。 就在2004年第9期《科技中国》月刊上发表《对转基因食品的恐惧源于无知》一文时,方舟子仍注明自己是“美国生物信息公司咨询科学家”。 到了2004年后,方舟子基本不提在美国的生物公司“担任咨询科学家”这个收入来源了。 但方舟子服务的那家美国生物公司以及他为公司提供何种服务,成了公众质疑的焦点。直到现在,这几个问题仍然是个谜。  

其实就在方舟子亮出“美国生物信息学科学家”牌子的时候,他在中国也开始发表了首篇为转基因大唱赞歌的文章:《转基因作物的是是非非》。 此后,方舟子一直是中国支持推广转基因植物、转基因食品最有影响的人物之一,他的呼声甚至超过了那些专门研究转基因植物的专家。 至少在那段时间里,方舟子“写了十来篇与转基因有关的文章,作过三次讲座”。 方舟子在《如何看待转基因技术?》一文中表示,“对转基因食品是否有害健康或导致过敏、转基因作物是否会破坏生态或导致基因污染等学术问题都有较为详细的介绍和分析”。 在方舟子看来,“转基因作物的反对者,甚至包括活跃分子,大多其实并不了解转基因技术是怎么回事。目前的这场恐慌,不过是因无知而恐惧的又一个例子。”  

对转基因持不同意见的人,都受到方舟子的严厉批评。他甚至点名批评“绿色和平组织就是一个热衷于制造基因恐慌的反科学组织”。  


附录:网友评论(转自中国学术评价网) 
亦明:微博上关于所谓基金账目的公开信是个很好契机 
连铁杆方粉王志安也骑墙了。建议跟进,完全可以再搞个联署,这更不是针对任何个人了,而是针对捐款人和全社会的公共利益。既然是基金,是公益,当然必须公开,这样的立场,容易为最广大人民群众接受。  
但是策略上务必注意,语言一定要中立,就是只从公共利益角度,要求公开透明,而不要有任何批判方舟子或者批判学术打假的明示或暗示。所以起草人和传播者,最好由骑墙的人来做,然后修改词句。亦明语言特色太鲜明:)  
方舟子最怕的就是公开,保持教主神秘感,不管是他的住址还是抄袭对质还是菊花学历。 

ding 于 2012-03-08 03:37:31 
老方的担心其实一点没错:不公开则水泼不进,公开一次则没完没了 
要的就是让他只能被没完没了。菊花文章和这次对所谓基金公开信的回应,足以证明他还是有不得不回应的时候;而每一次的这样不得不,都把他自己进一步推向深渊。  

菊花肘子 于 2012-03-08 12:21:19 
方不群教主确实曾经对河蟹政府有过大“功劳” 
方不群接受水电贿赂抹黑环保人士的丑事大家都知道,这个只能算他的一个小“功劳”,其实它最大的功劳是512大地震后,在河蟹政府面对全国的质疑及指责为何不能提前预警时(当时有N多证据被网民挖掘出震前当地政府部门多次胡乱辟谣不会有大震,实际震前当地是有过专业人士预测及警告的),及时跳出来充当狗腿鼓吹“地震不可预测”替政府擦屎吧吧,帮影帝成功解难。  
影帝为何不追究512中那些豆腐渣责任,因为影帝及当地政府部门必须全方位掩盖真相避免被追究失察责任,而人为或疏忽或故意压制512的震前预测预警是最大的严重失职行为。  
方不群教主在512后及时取悦了河蟹政府,所以,河蟹政府对方不群能百般呵护。 


iamback 于 2012-03-08 10:33:15 
非转基因天然杂种redox为何总比方舟子还能颠倒黑白? 
因为这无名野种,连方舟子的鸡巴都算不上。  
比如下面,这天然杂种说:  
-------------------  
陈廷超就是用“我尊重别人表达不同的观点”来为其“欣赏”豪无羞耻地支持方假打和颠倒黑白诬陷肖的饶毅与袁越辩护。  
-------------------  
似乎,我‘豪无羞耻地支持方假打和颠倒黑白诬陷肖的饶毅与袁越辩护’,  
可是,这天然杂种说这话的根据是什么呢?  
我早说过了,我从来没有支持过饶毅与袁越他们针对方和肖的言论。  
我甚至批评过饶毅的有关言论。  
我不过是说饶毅在学术上有成就,土摩托的科普文章也不错,从事环保也很认真。  
这天然杂种受不了了。  
它认为任何支持方舟子的人,都应该被打倒,如果不去打倒,就是‘方狗’。  
因为方舟子支持转基因,饶毅和土摩托也支持,我也支持。  
这天然杂种受不了了。  
它认为我支持转基因就是支持方舟子,于是我就是‘方狗’。  
这天然杂种,实在弱智。  


redox 于 2012-03-08 09:50:43 
方舟子的告密与陈村的“告密” 
“告密”,顾名思义,是把不应为外人知的秘密告发出去。  
一位媒体人石菲客向方舟子私下请教,重庆公安局长wlj任一个科研性质的国际协会的中方主席有没有问题?王的科研水平兼任大学教授有没有问题,并请方舟子对这个调查的事情保密。因为石方两人后来闹翻了,方舟子就以石菲客私下整wlj的“黑材料”,而被方本人拒绝把这件事公开出来。当时wlj的“扫黑英雄”名声还如日冲天,据说石也因此遭重庆警方调查。  
这几天微博上对作家陈村“告密”谴责不断,背景是方舟子因为陈村支持韩寒而攻击陈村,甚至连陈村未成年的子女也没放过(陈村主持的一个论坛质疑转基因的态度也是陈村成为方舟子眼中钉的原因)。  
结果激怒陈村欲把方舟子在其自己论坛上的“诗”收集一下广而告知。这就使陈村“告密”的经过。  
上面说过,什么是“密”呢?是不为大家知道的事情。把一个公开论坛上的信息收集一下广而告之,就是“告密”,谁知道世上有这么“告密”的先例么?  
如果“告密”如此简单,大家都可以守着google或百度就从国安或中情局那里领丰厚的风水了。这些谴责陈村的人的脑袋里填充的是什么材料呢?  
陈村的确是一书生,他不知道方舟子早就是TG高级5毛的重要分子,陈村收集的东西方5毛的领导早就知道,但他们跟了解方这种走狗的本质,丢块骨头方就去替他们去咬人,所以陈村的这一行为的确是一昏招。  
利用扣政治帽子实际上是方舟子整人的法宝之一。野鹤揭露方舟子时就被方扣上了反党和轮子功的帽子。但反过来用戴政治帽子对付方舟子这样的挂号5毛则是徒然。  
顺便也预测一下方舟子的结局。  
“科普作家”?除去其抄袭或搬运的事迹已广为传播之外,在靠刘菊花的势力去个媒体当专栏作家,恐怕难度越来越大,刘菊花都“普通人”了,谁还买它的帐干嘛。  
“打假”?打谁呢?得找比刘菊花名气大的吧,否则人家回一句,你先回家管好菊花再出来咋呼吧,也就把方秃打发了。比菊花名气大的,有几个方秃敢惹的。另外相信方秃的“公信力”的还剩下几个也是疑问。  
“推销转基因”?多长时间没看到方舟子忽悠转基因了?为什么,主子不让了,怕方秃现在名声正臭把它们也连累了。以后主子会不会抛弃这条走狗就不知道了  
“职业5毛”?妇唱夫随,这是最可能的结果。无论如何方舟子这条恶狗对某些人还是有利用价值的。  

ding 于 2012-03-08 09:46:18 
最完美情形,是能发起所谓基金的当时捐款人的联名公开信 
要求公开账目。今天感觉受骗上当的,为数绝对不少,甚至可能占多数。如果有人发起,相信很多人愿意签名。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com)转发 2012年3月8日 


上一篇:“美学教授”肖鹰“消音”:肖鹰骂人与被人骂
下一篇:徐 斌:大学岂能“谋食不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