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期刊快递 >

孙桂平:当代中国学术批评界的经典案例及其警示意义[沈木珠张仲春夫妇诉讼案一审判决系列评论(之十四)]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学术批评网  作者:孙桂平(集美大学副教授)


至少从在南京大学读博士开始,我就有一直有浏览学术批评网的习惯,其中对前后延续六年多的“沈张学术不端案”一直很关注,对其前因后果算是比较了解。为了对参与论争的各种意见有清醒判断,我一度亲自查阅了沈木珠与张仲春两位先生的部分论文,也反复斟酌过批评者的具体言论和心理动机,一直支持杨玉圣、李世洞等学者,觉得他们抓了一个“学术不端”的典型案例。 

我甚至想,如果有众多学界同仁关注此事并愿意发表自己的思考,那么由学术批评网暴露并深度开掘的“沈张学术不端”事件,就有可能成为当代中国学术批评界的经典案例,这无论是在警戒学术不端方面还是在深化学术批评模式方面,均有足资借鉴的深远意义。 

以下择要谈谈我从“沈张学术不端案”所得到的一些具体认识。 

一、“沈张学术不端案”反映了学术舆情的监督功能在我国尚未得到足够重视 

在与人讨论学术舆情重要性的时候,我通常会举这样的一个段子为例进行分析:乌龟与蛇相约去动物园幽会,但只有一张门票。蛇就自作聪明地绕在乌龟的脖子上,打算蒙混过关。到了检票处,检票员兔子对乌龟大喝一声:站住!乌龟吃了一惊,但听见兔子嚷嚷说:“站住!就你那鳖样,还打什么领带?!” 

如果作比拟的话,段子中的公园可以看成学术圈子,兔子代表学术评价机制,龟蛇就是有学术不端行为和想法的学者。将这个虚拟的故事用于讽刺我国学术界,是比较恰当的:由于学术评价和学术监督行为经常不靠谱,有大批江湖术士混迹于学术圈子;而更常见的情况是,油滑的学者以较低的学术贡献享受着较高的学术俸禄。那么,这一不良学术状况为何能长盛不衰呢?原因很复杂,但学术舆情监督功能的缺失,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像段子中龟蛇向兔子混票而缺少旁观者与围观者的指责一样。可以说,舆情虽非学术当事人,但最直接地反映了民众对于学术真相和学者道德素养的基本要求,因而是引导学术朝良性方向发展不可或缺的要素。 

我有一个未必恰当的印象,觉得沈、张二人的学术不端行为与龟蛇混票差相仿佛。沈、张蹭别人的成果为自己牟利,如“绕脖之蛇”。夫妻合伙发表论文,开“学术夫妻店”,指不定是一个人的成果让两个人享受教授的待遇,似可谓“龟蛇同体混迹学界”的典范。而沈、张最终能通过“混江湖”的手段大获名利,说明相关的学术评审过程是近视、模糊和无效的,我们不妨命名为“兔子式的弱视评审”。如果当初有相关舆情充分展开并形成制约因素,相关学术评审过程就不能不严格,而沈、张就无法蒙混过关获取不当名利,也不致落到如今“老鼠过街”的下场。 

我个人坚信,没有力量强大的舆情制约,学术将无法走上健康的轨道。十余年来,学术批评网一直在学术体制外运行,通过杨玉圣等人的辛勤耕耘,已成为昭彰我国学术舆情的优秀园地,其在弥补我国学术生态的舆情缺位方面至今仍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具体到“沈张学术不端案”而言,杨玉圣、李世洞等开展的学术批评,有理有据,充分反映了学术舆情。沈、张之起诉杨玉圣、李世洞,说明在我国有一些“屁股不干净”的学者,对舆情有着仇恨心理、抵触情绪,并采取敌视态度。毋庸置疑,这些阴暗心理和不良行径是我国学术界的毒瘤,不能任其滋长。 

二、在“沈张学术不端案”中,原、被告双方体现出的学术境界明显有高下之分 

《论语》有言:“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具体到学术纷争,所谓的“喻于义”,大致指以奉守学术规范、崇敬学术道德、维护学术尊严为立场;而所谓的“喻于利”,大致指与前述基本相反的立场,即漠视学术的公器性质,而仅将学术视作牟取名利的手段。 

就本案而言,沈、张的学术不端行为已经过法律的确认,似非技术上的失误,应该有欺世盗名以自牟利的故意。至于杨玉圣、李世洞二君,长期秉持着“为了学术共同体的尊严”这一正义立场,反对一切学术不端行为,其批评沈、张的学术不端行为,并未有私心杂念,特别是没有为自己谋取名利的动机,只不过是其学术立场的正常表达而已。从学术道德的角度两相对比,杨、李奉守学术规范维护正义,不惜牺牲自己宝贵的时间、精力试图为学术界清道,是君子境界;沈、张败坏学术公德,被揭发后无反悔之心而有报复之欲,是小人行径。 
     
耐人寻味的是,沈、张究竟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而将黑白判然分明的自身学术不端事件,搅扰为延续时间长、社会影响大的学术官司?众所周知,学术以发现和传播知识、探求真理为奋斗目标,而法律的基本职能是协调人与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和利益关系。一般地说,学术纷争是在学理层面上运行的,不涉及到现实生活中的人事争斗,因此学术的反思往往能促进法律的发展,而法律则并无裁决学术问题的功能。作为著名法学家的沈木珠及其夫君张仲春,按理应该明白这一点。但通观“沈张学术不端案”的前后经历,杨玉圣、李世洞等基本上是在学理轨道上开展批评的,而沈、张则始终难以在学理层面上进行回应,而宁愿将这场批评理解为“坏了老娘好事”的人际争斗,并定性为一场针对他们夫妻的阴谋。沈、张最终提起这一系列的官司,说明他们在对待自身学术不端问题时已经放弃了学者的身份和基本操守,为了巩固以前苟且获致的虚名微利而不惜一俗到底了。 
     
如果往深处想,沈、张提起这一系列的官司,可能还有更可怕的心理动机。南京人喜欢打麻将,有些输红了眼的赌徒,在输了钱之后不准人退场,要一直玩下去,不让人赢了钱还心情愉快,这就是“拖”的赌术,而坊间戏其术曰:“将胖子拖瘦,将瘦子拖垮”。我相信,沈、张从一开始就清醒地认识到了,他们是在打一场无理并注定要失败的学术官司。他们之所以一定要将官司进行到底,大概就是想给杨玉圣、李世洞等制造一些麻烦:你惹了我,我就要通过打官司拖死你,让你长时间不得安宁。若果真如此的话,那么沈、张之提起官司,就连俗人都算不上,而迹近泼皮无赖了。 
     
总而言之,作为学界中人,我们要感谢杨玉圣、李世洞等学界有识之士,因为正是他们深挖了这一学术不端典型事件,成就了这样一场富有警戒和教育意义且充满趣味的学术景观。作为学术批评网的热心读者,我从“沈张学术不端案”中,进一步感受到建立学术共同体的必要性。不过,我们似乎也要感谢沈、张,因为他们锲而不舍地提起官司,向我们演绎了反面的学术典型:以善于钻营之术嚣张于高等学府,是学术混子;窃取他人学术成果据为己有,是学术流氓;一旦落水即纠缠不休地咬人,是学术泼皮。 

“沈张学术不端案”充分地证明了,在名正言顺的我国学术界之外,还存在着“学术江湖”。在深不可测的“学术江湖”中,应该还有许多类似于“沈、张”或比“沈张”更大条的巨鱼漏在网外。由此我深知,玉圣先生及其举办的学术批评网任重道远,还有许多事要做。 

(感谢孙桂平博士惠寄)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com)首发 2012年2月4日 


上一篇:金许成:陪木珠夫妇将无聊进行到底[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系列评论(之九)]
下一篇:杨玉圣:请依法执法 请文明执法——致北京市文化执法大队负责同志(特别是沈睿处长)的公开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