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期刊快递 >

金许成:陪木珠夫妇将无聊进行到底[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系列评论(之九)]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学术批评网  作者:金许成(南京财经大学)


因为临近2012,世界似乎变得不太平静了,亚洲地震、非洲变局、欧债美债一股脑地涌现在各色媒体中,播报频率和力度比祖国形势一片大好还要多出许多,世界末日真是就在眼前了,暗自庆幸自己被放在诺亚方舟里了。 

不过,2011还是有许多亮色,远处有几个独裁者和恐怖分子挂了,近处围观了沈木珠张仲春夫妇的官司和张仲春在南财大教室被围殴,特别是年前看到信心满满又乐打官司不疲的木珠夫妇的四个官司全盘告输,真是欣慰不已。也许,世界还有希望,中国学术不会绝亡。 

看了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法院法院的四份一审《民事判决书》,觉得有水平的法院和法官还是有的, 比起南京某法院“彭宇案”的判决书,该判决书思路清晰,说理透彻,文字干练。所以,对于法治社会的向往,我们还是应该有理由的。 

这么多学界人士“批评帮教”沈木珠张仲春夫妇五年多了,变成厚厚数百页的帮教宝典《从学术批评到恶意诉讼》中的精华也被梳理出来了。据说特别爱好名誉、也喜欢金钱、又喜欢用所谓“名誉及精神损失”向别人狮子大开口的木珠乔生这回什么也没有得到,该。还是那句老话:公道自在人心,也在人民法院。 

不做无聊之事,难遣有涯之生。不出众望所归,沈木珠张仲春夫妇又屁颠屁颠地上诉了。“沈木珠教授夫妇诉讼门事件”的第三季,又上演了。比起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法院法院的一审《民事判决书》,比起南京某法院“彭宇案”的判决书,木珠教授和乔生研究员的四份《民事上诉状》真是天书。除了不忍卒读的“仲春体”外,《上诉状》中没有句读的非从句的长句,让笔者的眼睛累得难受,以致不能像李世洞教授、杨玉圣教授那样有心思逐条去看,甚怕由此引发的心情差再写出什么影响沈木珠夫妇的所谓“名誉”的话来。如果这样的话,好打官司的木珠乔生没准再还要起诉多个官司,还要把杨玉圣教授“推上被告席”,那于我来说实在心有不安了。 

可以预期,第三季的精彩极可能复制第二季,或者没有精彩了。正如永远叫不醒装睡者,我们实在想不出什么话能让“打死官司也不思悔改”的“法学教授夫妇”有所悔改了。 

末了,跟乔生木珠提两点建议: 

第一,不要再“复制”文白不通的文字了。无论是“论文”还是《民事起诉状》或者《民事上诉状》,夫妻之间都不要再犯“相互克隆”的老毛病了。顶着“著名法学家”的头衔,能不能至少不犯ABC的低端错误? 

2.不要用假名编造瞎话了。“李世洞”、“谭汝为”、“黄安年”是这些学者爱惜的得到学界尊敬的金字名号,不适合贴在那些编造瞎话的鬼脸上。仲春如果没有忘记被查出用办公电脑拿女教授和校领导说事、没有忘记被法学院某女副院长抽的耳光的火辣的话,就不要再在网络上从事这种掩而盗铃的勾当了。 

其实,像某研究员那样,有工农兵学员、宣传部部长、被开除党籍、被开除工作经历的人,在高校并不多。 

热衷于抄袭自己的妻子而且振振有辞者,除了乔生,在法学界也找不出第二人。爱打官司,是好事,自己不专业,也没有关系,比如可以雇律师,可以雇打手。但是,仗着首届“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的这顶破帽子,不好使了。至于一直假冒“教授”而实则是“研究员”的乔生,毕竟是年近六十的小老头了,既然是打了五年多的名誉权诉讼还分不清楚“上诉人”和“上述人”或者“被上诉人”和“被上述人”的差别,那么再打下去,能有什么劲吗? 

木珠乔生之不屈不挠地上诉,依然无非是证明我早就说过的话——“无聊无耻 无理取闹”,另外再加上“自取其辱”的结论。 

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是如此,我期望并且相信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也将是如此。 

最后,弱弱地、关心地问一句老院长木珠夫妇:龙年,能过好否? 

(感谢金许成先生惠寄)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com)首发 2012年1月18日 


上一篇:史豪鼓:年终岁尾再说官司——写在沈木珠张仲春夫妇天津一审败诉之际[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系列评论(之十二)]
下一篇:孙桂平:当代中国学术批评界的经典案例及其警示意义[沈木珠张仲春夫妇诉讼案一审判决系列评论(之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