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美国图书评介 >

伏自文:著名学者任东来的生命之火[学界师友追思任东来教授(之三十三)]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云南政协报  作者:伏自文


继今年初邓正来、张晖相继离世后,又一位学人英年早逝。著名国际问题和美国史专家,南京大学-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中美文化研究中心和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任东来,于5月2日在南京病逝,享年52岁。
  
很多人通过任东来的《美国宪政历程:影响美国的25个司法大案》,认识了美国宪法史。本书通过联邦最高法院在过去两百余年25个重大案件审判的再现,向读者展示了一部形象的美国宪法史。这幅历史图画在细节刻画上栩栩如生,评论从大处着眼,要言不烦,对于相关制度演进过程及其历史和现实的意蕴给予了深刻的揭示。
  
从任东来生前发表的一些纪念学界前辈的文章中,我们可以简单地勾勒这位优秀学者的学生时代和学者生涯……
  
任东来是江苏宜兴人,1961年5月4日生于长春,17岁读大学,21岁读研究生,27岁获得博士学位。1988年,他成为美国史泰斗杨生茂教授指导的中国恢复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制度之后第一个美国史博士学位获得者。1988年7月起,任东来执教于南京大学-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中美文化研究中心。2002年起,他担任中国美国史研究会副理事长。2003年起,在南京大学历史系担任世界史专业博士生导师。2013年入选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学者协会。迄今为止,中国只有两位学者获此殊荣。
  
任东来的美国史研究同仁、好友杨玉圣在悼念文章中写道:“东来最早的专业领域是抗战时期的中美关系史研究,他的博士论文《争吵不休的伙伴——美援与中美抗日同盟》(1995年出版)旁征博引,论证严谨,自成一家之言,迄今仍是代表中国学者关于该问题研究的最高学术水平的一部优秀之作,也是改革开放以来讲求学术规范、追求学术创新的美国史专题研究领域的代表作之一。《政治世界探微》和《小视角下的大历史》,集中反映了东来到那时为止对有关问题的既有历史深度、又有人文关怀和独到学术视野、文化品位的专题论文和评论。之后,东来的学术重心自觉地转向美国宪政史特别是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史的研究,并与其同事或学生合作出版了在学界内外引起广泛反响的《美国宪政历程——塑造美国的25个司法大案》《在宪政舞台上——美国最高法院的历史轨迹》《最有权势的法院——美国最高法院研究》,关于美国十大法官的合传也已接近尾声。东来还是一位少有的热心公益并身体力行的中年名家,这在‘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当今,尤其难能可贵。他走出书斋,把宪政-法治与民主的理念用于其所在小区的业主自治实践,在其小区发起召开了业主大会,卓有成效地开展了小区业主维权。以偌大的中国,在数以百计的美国史研究者中,似乎还只有东来和我曾经以业主委员会主任的身份,投身于小区业主自治实践。”
  
作为一个积极探索生命意义和人生价值的学者,任东来总是追问学术何为的问题,成名后的他曾坦然追溯这段心路历程:“学术何为的问题并没有解决,彷徨之际,无意中翻阅到中国现代史学奠基者顾颉刚为《古史辨》写的长序,才知道他老人家年轻时也有如此疑惑,并最终在学术的实践中发现,学术的目的就是求真而非求用,‘真’求出来了,自然会有人去‘用’,但这‘用’是别人的事,而不是学者的责任。原来,学者的职业目标就是‘为学术而学术’!”
  
从任东来为前辈学人所撰写的纪念文字中,我们可以窥察到他肯定的是什么样的学术生活和生命价值。在追念其导师杨生茂教授的文章中,任东来相当肯定一种民主而自由的学术生活,他说杨教授“一向主张进行讨论和以对话为主的教学方法,而且把对话上升到培养学术气质和精神涵养的高度。他说:‘对话不仅出于活跃思想、发展学术、培养良好的学风的需要,也是德育的好方法。’在杨生茂看来,‘对话是一种学风,也是一种作风,一种待人接物的民主的气质和内涵修养,非经长久磨炼而不易得其中三昧’。针对一些学生被授课老师特别是外国老师牵着鼻子走的现象,他甚至认为,这样‘被动地听课,是产生武断和片面的渊薮。思想附庸是政治附庸的先导’”。因此,任东来指导学生的方式,第一是和学生谈话,第二是改学生的稿子,“任老师对学生的要求比较严格,学生发文章花钱买版面这种事他是绝对不允许的,他觉得这有辱斯文,他说他每一篇文章,从第一篇到最后一篇都是拿稿费的,这是他非常自豪的地方。”
  
任东来去年7月查出患了淋巴癌,在其学术生命进入最有爆发力的壮年之时,告别他已入佳境但未竟的学术事业离开人世。不少网友由此联想到今年刚刚离世的邓正来、年仅36岁的张晖以及去年和前年分别离世、不过五十几岁的高华和蔡定剑。我省知名历史学者潘先林教授在获悉任东来离世的消息后,用三个“无休无止”来总结国内学者难以承受的“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无休无止的课题申报、无休无止的评审、无休无止的检查……还有房子、车子、票子、面子,方方面面的压力。作为一个资源和政治高度联姻乃至一体的社会,知识分子很难有独立的人格,要么转行、要么兼职,要么就只有在学术中迅速燃烧自己……” 
 
 (《云南政协报》2013年5月10日)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com)转发 2013年5月11日


上一篇:卢 林:吊唁东来[学界师友追思任东来教授(之三十)]
下一篇:孙新强:为护宪维权而斗争——“杨玉圣诉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大队案”行政诉讼代理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