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健身强体随感 >

王志安:方舟子彭剑私分挥霍安保资金第二弹——方彭联手假造监管小组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王志安  作者:王志安(中央电视台记者)


世界上最神秘的组织,不是共济会,而是方舟子安保资金的监管小组。

这个组织到底是否存在?看彭剑的话,有点悬。

2010年8月31日,彭剑在安保资金募集公告里说,“将推动安保资金监管小组,由监管小组监督相关资金的使用”。这句话说得很讲究,也很艺术,“将推动”,就是“将要”“推动”,至于将要多长时间,推动需要多久,那就要看彭剑的心情了。
  
看方舟子的话,又让人感觉监管小组绝对存在。
 
但这个只存在于方舟子言论中的监管小组,自成立以来就从来不曾露过面。五年半来,关于安保资金是否被滥用的质疑有多次,但这个肩负着审核捐款使用是否合理的监管小组,却从未出来发表过任何声音,更未见监管小组公布过任何审核报告。

方舟子称,监管小组的成员不能公开身份,因为一旦公开身份,就会遭到“方黑”们的攻击。但令人难以理解的是,即便不能公开个人身份,以监管小组的名义发表意见为什么就不行呢?发表审核报告也会受到攻击?

这个神秘的监管小组,到底成员是谁?又到底是否存在呢?

现如今,这个谜底终于要揭开了。这个彭剑和方舟子极力遮遮掩掩拒绝公开的监管小组,可以肯定是假的!

先来回顾一段往事。

2012年3月22日,罗永浩去北京市海淀区公安局经侦大队报案,说方舟子涉嫌利用打假基金和安保资金诈骗钱财,警方给罗永浩做了笔录,20天后的4月13日,又找到方舟子的律师彭剑,询问了解了情况,同样也做了一份笔录。

这一事件当时在社会上闹得沸沸扬扬,罗永浩还专程去截堵方舟子,事发当中,彭剑曾公开表示,安保资金的账目随便查。事后,方舟子更是多次在面对媒体采访时说,海淀公安已经查过安保资金的帐,“没有查出任何问题”。罗永浩可能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到公安机关报案,事后在方舟子的嘴中,竟然成了安保资金“清白”的护身符。
   
但事实真的是这样么?

根据本人调查,罗永浩当时给打假资金和安保资金分别只捐了一千元,远远够不上诈骗罪的数额标准,海淀公安经侦大队受理后走的是信访线,而且公安部门当时认为罗永浩和方舟子之间的纠纷是炒作,并不愿意配合事件起舞,因此,在对双方做了简单询问之后,即做了终结处理,根本没有调取过任何安保资金捐款的银行流水。

方舟子在蓄意欺骗!

看证据。

罗永浩的信访案终结后,有关部门写了一份工作说明,介绍了罗永浩举报之后海淀公安做的具体工作,在这份说明里,自始至终均未提及查询安保资金捐款账目的事情。但方舟子和彭剑长年来一直极力遮盖的安保资金监管小组的四人名单,却赫然在目。他们是许志强,吴兴川,纪小龙,赵南元。
   
许志强,福建漳州人,早年兄弟二人在福建创办“晓风书屋”,在福建风行一时,方舟子曾去晓风书屋做过活动。后来许志强到北京就任时尚廊的CEO(时尚廊是时尚集团开办的书店,不久前,许志强刚刚离开时尚廊CEO的位置)。许志强是方舟子非常坚定的支持者,语丝书屋的特许经营许可证,就是许志强帮助提供的。而雨丝书屋是一家销售方舟子和刘菊花出版书籍的淘宝书店。方舟子的前支持者网友“北京张胖子”被方舟子扫地出门后,许志强非常痛心,曾想极力挽留,希望张胖子能“浪子回头”。

吴兴川,科普作者,科学公园的主编,早年与方舟子关系密切。大约两年半之前,健康中国人网和科普公园发生矛盾,方因健康中国人网的发起人决定送给他部分股份,明确支持健康中国人网,两人开始心生罅隙。后经历所谓的“黑羊”事件,纽约时代广场厕所事件,和无神论大会事件,两人正式决裂。之后方舟子在网上指责科学公园未取得其授权转载文章,并要求科学公园删除其全部文章。此后,方舟子称呼科学公园为“科骗公园”。

纪小龙,北京某医院医生,和方舟子过从甚密。据多位网友发现,纪小龙研究的复方苦参注射液为中药注射液,另有抗癌神药川红拔瘤膏,均系方舟子长期以来反对的中药项目,但方舟子却长期为纪小龙辩护。

赵南元,清华大学教授,已退休。不久前在新语丝科学奖的颁奖活动中,赵南元还出席了仪式并发了言。

本人找到吴兴川,与他当面核实上述信息,吴兴川对他出现在这份名单上非常意外。他回忆说,大约在2012年年初(具体时间记不清楚了),方玄昌曾经给他打过一次电话,说彭剑问他是否愿意担任安保资金监管小组的成员,吴兴川回答说可以。事后,吴兴川数次在不同场合遇到彭剑,但彭剑均未提及此事。吴兴川说,截止到我找他核实情况为止,他从未接到任何人的正式通知,他被聘为安保资金监管小组的成员。

本人联系赵南元,询问他是否是监管小组的成员,但一直未获回应。

根据本人调查,彭剑虽然在募集公告中声称将推动建立监管小组,但其实,在安保资金募集后一年半的时间,这个监管小组并没有成立。无论方舟子还是彭剑,对监管小组都不热心。2012年年初,罗永浩质疑安保资金的事情闹大了,监管小组的事儿才被紧急提到议事日程。

这一年的3月26日,老罗已经去警方报案后的四天后,方舟子在被媒体问到到底有无安保小组时,语气显得非常没有底气,仅表示“应该是有才对”,也没有提及监管小组成员的职业。

但事隔四天的3月30日,方舟子在回复网友的信函中,方舟子的语气已经变得确定起来。监管小组成员的职业也变得非常清晰。

种种迹象表明,所谓的安保资金四人监管小组,正是在这一时间紧急“成立”的。4月13日,海淀警方找彭剑了解情况,有备而来的彭剑,将许志强,吴兴川,纪小龙,赵南元四个人的名字报给了警方。由于海淀警方根本没有找四位监管小组的成员核实,也没有调查捐款账目,一场由罗永浩发起的针对安保资金的质疑风暴,就这样戛然而止,方舟子和彭剑有惊无险度过了一场危机。这之后,已经“成立”的安保小组又被束之高阁,并未真正履行监管责任。吴兴川对本人讲,他从未对彭剑管理的安保资金的资金花费,进行过任何监管和账目审核。

这才是监管小组真正的秘密!

不久前,我找吴兴川核实监管小组的事情若隐若现在小范围开始扩散。上周二,我在微博发了第二次和方舟子百万约赌的帖子,内容是方舟子和彭剑是否在监管小组问题上造假。
 
第二天,方舟子就发了下面这条微博。

在这条微博中,方舟子已经紧急将吴兴川“开除”出监管小组。另据方舟子接受媒体采访的信息显示,就在最近,这个已经将吴兴川开除了的监管小组,已经紧急对过一次帐。一个五年半来从未履行过监管职能的监管小组,一夜之间突然醒来,竟然紧急开始对账了。

1月1日,方舟子的密友方玄昌也发文章称,他亲眼看到了这个监管小组对账的过程。“原始的票据有一大箱”(攒了五年半的帐果然不少),方舟子和彭剑的公关灭火程序火速启动,为掩盖真相的造假措施也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

但是,当初彭剑在和海淀警方询问中留下的书证,无法篡改。方彭二人联手假造监管小组的勾当,已经被坐实。

2012年3月间,面对罗永浩引发的针对安保资金的舆论风暴,彭剑专门在打假资金网站上补充释义,称“安保资金不存在向捐款人或社会公众公开支出账目”。此后,这个数百万元的慈善公益项目,唯一的监督,就只剩下内部监管小组这一道软不禁风的防线。但就连这样的防线,方舟子和彭剑也不惜造假回避。

行文至此,估计列位已经能明白为什么监管小组的成员不能公开的真实原因了:

第一、不公开,可以保证数百万安保资金捐款,彭剑和方舟子可以随意使用,不受任何约束,哪怕是最弱的内部约束。想买车买车,想买房买房。想坐头等舱,家里想雇保姆,都可以装在安保支出的框里。如果没有监督,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消费不可以归为“安保”么?就在几天前,方舟子已经表示,那辆彭剑用安保资金为自己律所购买的大众斯柯达昊锐,“他和家人不会再坐了”。一辆才开了6万公里的汽车,就这样弃之如敝履。

第二、不公开,无论捐款人还是其他公众,就永远无法对安保资金的使用项目进行任何实质性监督,而且,即便某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意外败露,也有充分地做假账的机会;

第三、不公开,可以随时开除“叛变”的成员,甚至这些被开除的反叛成员,自己都不知道被开除的事儿。此次若非我调查到彭剑在警方询问时留下的四人监管小组成员的名单,吴兴川就是被方舟子开除一百次,都不知道自己还曾经被钦点成为监管小组的成员。这样的好处显而易见,这个神秘监管小组不但不会给随手花钱的方舟子和彭剑找任何麻烦,相反,真要有一天事情败露,需要这个监管小组出来站台,重新点名任命方舟子的可靠战友为安保资金撒谎背书都来得及。

真是机关算尽!

需要指出的事,这已经不是方舟子和彭剑第一次在类似问题上公然撒谎和造假了。方舟子和彭剑除了有这个所谓的安保资金之外,还有一个打假资金。打假资金成立于2006年,按照彭剑的公示显示一共募集了30万左右,这个打假基金的发起人有四个,分别是何祚庥,司马南,郭正谊和袁钟。何祚庥早年和方舟子一起反伪科学,是科学界里最早力挺方舟子的科学家,司马南原名于力,因反气功成名,郭正谊是中国科普研究所的副所长,袁钟是协和的教授,后两位都曾和方一起当过被告。

根据公开的文件,彭剑仅为打假基金的事务秘书,但打假资金捐款的募捐账号,却是彭剑的私人账户,其中就包括招商银行的6225800101571197账户,这个账户后来又成了安保资金账户,并被彭剑从中支取179392元为华欢律师事务所购买了汽车。

在和罗永浩质疑安保资金差不多的时间,一位网名叫“批判性思维启蒙”的捐款人也对安保资金和打假资金的管理提出了质疑,他曾经给安保资金捐款五万,是一位方舟子坚定的支持者,他当年的公开信,至今仍然还得一读。

这位来自深圳的孙先生一开始对自己的质疑非常坚持,但他后来的遭遇令人唏嘘。公开信发出不久,孙先生受到方舟子和支持者猛烈的攻击,甚至有方舟子的支持者到现实中骚扰。最终,孙先生删除全部帖子,退出了新浪微博。

我辗转联系上这位孙先生,当年发表公开信,要求方舟子和彭剑公开监管小组成员的意气风发早已不在,他对揭开安保资金的真相毫无信心,心灰意冷,并表示由于电脑更换,无法给我提供当年那场公开质疑的相关资料。好在我最终还是从其他渠道获得了这些资料。其中最关键的一份是彭剑给孙先生的一封邮件,邮件中,彭剑承认打假资金的监督,完全是假的。他这个事务秘书,不但是真实的控制人,而且,也没有接受任何所谓的监督。
 
而另据吴兴川披露,彭剑曾经和他亲口说过,曾经在出差时多报了打假资金的款项。

打假资金四位发起人之一的郭正谊,在资金成立不久接受采访时说,他和方舟子提起过,希望这个资金所有的收入和支出全部公开,接受公众的监督。但是,这一愿望一直未能实现。打假资金成立半个月,另一位发起人袁钟退出。此后,这个募集时明确承诺公开收支的打假资金,渐渐隐入黑幕。2012年下半年,郭正谊离开了人世。那一年,打假资金和安保资金正遭受暴风骤雨般的质疑,网下,罗永浩带着众多媒体去公安局报案,网上,众多网友要求打假资金发起人还有安保资金的监管小组成员出来解释是否履行了监管责任,但直到去世,郭正谊都没有在任何场合,再提起过打假资金的事儿。

方舟子在几天前接受媒体时称,打假资金早已解散。这是公众第一次知道这个饱受质疑的资金已经烟消云散。直到此刻,一直承诺将要公开打假资金收支账目的彭剑,也未公开打假资金的任何开支,但在彭剑管理的打假资金网站上,这个已经成为幽灵的打假资金,依然在募集着捐款。除了彭剑和方舟子,没有人知道,这些捐款去了哪里。

历史正在重演!

也许是吸取了打假资金的教训,安保资金从发起时,在制度上就没有对“公开”做任何承诺,却设计了一个只有彭剑和方舟子知情,并可以随意操控的监管小组,而且,这个监管小组的名单,又拒绝公开。

根据本人的调查,这个从不接受任何监督的安保资金,已经募集了600万左右,更令人吃惊的是,这些捐款已经被花掉大半,平均每年的支出有六七十万,约合十万多美金(一位台湾的朋友听说后,说这个钱大概和吕秀莲退任副总统的维安支出差不多),而据彭剑不久前刚刚披露的信息,安保资金自成立以来,只有唯一一位受益人,就是方舟子。

道理并不复杂,一个公众捐助的,数额高达600万的善款,受益人为不特定对象的公益项目。无论是公众还是捐款人,都有权利了解支出是否合理,应该有一套相对完善的监管机制。但如此简单的要求,在过去的五年半中,方舟子和彭剑却都选择了拒绝,无论质疑的声音多么响亮。在方舟子和彭剑设计的规则里,只要查不到谁是安保小组的成员,再强烈的质疑,也无法攻破安保资金黑幕这一堡垒。但好在,当年彭剑在面对警方询问时留下了名单,这份名单最终在将近四年后的今天曝光。

许志强,吴兴川,纪小龙,赵南元,尽管这四位都是或者过去都是方舟子的坚定支持者,和方舟子关系也都过从甚密,但我依然愿意相信,面对本人已经披露的证据,以及过去若干捐款人提出的质疑,他们能够尊重事实。这个世界除了有友谊和利益,还有道德良心。

我认为,这几位彭剑声称的监管小组成员有义务出来回答以下问题:

1.你们是否接到过通知,正式被聘为安保资金监管小组成员?如果是,什么时候就任开始履行监管职责的?是谁聘任的?

2.监管小组是否在一起商议过如何进行监管?有无审核制度,是否有召集人?为此是否形成过书面文件?如果有,请公开。

3.安保资金监管小组,多长时间审核一次账目?是主动审核还是被动审核?如何审核?五年半以来,一共进行过几次审核?审核的结果如何?请向公众公开所有历史审核过程以及报告(如果有的话)。

4.审核过程中是否看过捐款账户的银行流水?安保资金捐款账户是专户管理还是和彭剑个人的账户,以及华欢律师事务所的账户混账管理?

5.在长达五年半的时间里,是否发现过彭剑或者方舟子违规使用安保资金?是否做过否定性审核意见?如果做过如何做的处理?是受益人自己掏钱,还是彭剑出钱补上?还是仍然作为安保开支进行了核销?

6.安保资金的票据审核是原件还是复印件?是否考虑过防止一张发票在打假资金(或境外的诚信基金)报销之后,又在安保资金核销?或者在安保资金核销后,再拿到华欢律师事务所进行销账?

7.对大量没有发票凭证的现金支出,是如何进行审核的?

8.你们在审核中是否发现安保资金用来为华欢律师事务所购买车辆?你们认为用安保资金为华欢律师事务所购买车辆并开具增值税发票是否合法?是否涉嫌偷漏税?

9.你们是否审核过彭剑用安保资金购买车辆的实际使用情况?是否确认过这辆车到底谁在使用?是否在审核中发现有其他不在安保范围内的人在使用?

10.你们在审核中是否发现,安保资金用来为方舟子购买头等舱机票,为刘菊花的姐姐刘新梅在美国支付保姆费用?

11.你们在审核过程中,有无发现安保资金给境外的刘菊花账户汇过大笔款项?

12.你们在审核中是否发现,彭剑挪用安保资金的款项为自己的妻子席某某购买住房?

这些问题关乎真相和道义。让善心不被蒙蔽的真相,让善款不被滥用的道义。请许志强,吴兴川,纪小龙,赵南元回答!

http://weibo.com/p/1001603927244824254867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org)转发 2016年1月3日


上一篇:王志安:彭剑贪污安保资金购车的再补充
下一篇:蒲亨建:学霸=狗屁[祝贺学术批评网创办十五周年征文系列(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