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健身强体随感 >

任海涛:法治思维、宪法知识处理问题——我对卷四阅卷规则改革的最后建议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任海涛司考  作者:任海涛


作为法律人,每一行动必须于法有据,不能做违法违规之事。

一、对于卷四阅卷规则,宪法赋予的权利救济途径已经穷尽,唯寄希望于日后改革 
     
1.2006年,有考生向司法机关提起诉讼,司法机关不受理此类案件,即使受理了,也不能对实质内容审查。
     
2.宪法赋予公民的“批评建议权”,已经行使,但是相关行政机关,没有必须回应的法定义务。
     
3.全国人大代表一个代表团或者30名以上的人大代表联名可以提出针对中央政府及其所属部门、两高的质询案(常委会开会期间,常委会组成人员10人以上可以提出)。这个很厉害,质询必须回答。但是,这个提案,估计很难产生吧。惟愿诸学子,日后表现先进者,做了人大代表,可以提此种质询案。
     
以上三个途径已经无法实现,因此宪法赋予的救济途径已经穷尽。此外,我们已经没有其他宪法、法律赋予的途径了。平时我们学习宪法感觉离我们生活太遥远了,今天看来,是不是司考再考到“批评建议权”、“质询案”,就很容易了,我相信大部分同学不会出错了。 
      
基于以上分析,在现有法律制度体系下,已经不大可能改变现状。没有通过的同学,还是早点收拾心情,准备来年再战吧。既然再战,希望,明年阅卷规则坚持一下几点,如果能够被略加采纳一二,功莫大焉。(又有考生收到短信,说是去复查,就三年不让通过,这简直就是谣传,我是不相信的。)

二、关于未来卷四阅卷规则的建议
      
说明:1.我不能代表任何人的意见,只能代表我自己的意见。2.各个主体、专家从自己角度多提建设性意见,以使得规则更趋合理性。3.我的建议可能更加无理,但是值得讨论。4.综合了网上各种专家、网友的意见,没有原创,但是也不是照搬抄袭,未注明来源,因为来源太多了。有侵犯知识产权处,权利人可以发信给我,我来公开澄清侵犯知识产权的内容,维护权利人的权益(但是,我并无以此获利,所以经济赔偿可能没有)。
       
第一,能否考虑考试之后,先对前三卷客观题进行机评,排出名次,将其中一定比例(比如40-60%,具体比例可以商量,我无权给出具体比例建议)考生的卷四再进行批阅,如此一来,客观题分数与卷四分数,完全成反比的可能性就很少了。
       
第二,能否考虑,对于卷四第1、第7两个主观题的阅卷人资格进行严格审查,学历应该要求博士及以上(这不代表我认为2015年有在读硕士生参与其中,可能从来没有在读硕士生参与此事,只是说应该明确这个规则,以防万一)。因为,研一、研二同学,仅仅具有本科知识与人生经历,实在不堪此大任。此两题看似简单,而阅卷给分,确实需要知识积淀、与人生经验。还是博士以上学历,相对好一些。(凡是读到本文的读者,今后如果有阅卷机会在眼前,一定要考虑是否有此智识,不要强求)
       
第三,与以上相关,是否可以提高阅卷费,吸引更多人才参与阅卷中来。上面已说,减少阅卷总数、提高阅卷待遇,则在每一考生身上花费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会有所提高,因此,我建议提高司考报名费,可以提高50-100%,以此保证阅卷工作吸引更多优秀人才、降低阅卷人劳动工作量,从而使得阅卷结果,更合理一些。
     
第四,保持阅卷队伍稳定,每年更新率在30%以内。以保持连贯性。如果大换血,难免会使得大量“新手”不能掌握好尺度。(我也没有意思说2015年就是这样的,只是我做严谨的思虑,不可以此给我定“污蔑”之名)。
     
第五,阅卷“元帅”,应该有全局意识,对于本年度全部工作量、人均工作效率有通盘考虑,决不可在半路上加人进来,否则“半路上杀出来个程咬金”,会把自己阵营搅乱。(这仍然是在建议,并非说以前有这样情形。)
       
第六,阅卷“元帅”,从一开始就定下规矩,“从宽”、“从紧”、“适中”都可以,只要是这个标准始终不变,就没问题。(根据网上武大崔老师“谣传”,说是前紧后松,我不知其真相,权作此解释)
      
若此规则,或者类似规则能获得认可,则来年考试学生,必定能抛下思想包袱、全力以赴迎战来年。【我还是不主张,对今年阅卷团队进行追罚,因为此前并无明确规则的情况下,阅卷群体也谈不上“违规”,如果对他们进行追责,则无法律依据。唯希望,相关部门尽快制定来年规则,以稳定考生民心。往者可鉴、来者可追。】 

最后,本人天资驽钝,后天学业不精、思维疏漏、见识浅薄,以上意见是东拼西凑、东拉西扯,衷心接受各种批评、教育、指正、指点、指摘、评判等。唯希望,此建议能抛砖引玉,其他名人达士提出更多建议,以为今后制度完善舔砖加瓦。
       
当然,我哪根“葱”也不算,许多知识和经验都有不足,又不自谦,提出各种陋见,为仁人君子“止增笑耳。”惭愧至极,稽首再拜!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org)转发 2015年11月24日


上一篇:Liam_Back:“谁动了你的卷四?”——2015司法考试卷四疑云
下一篇:曹德和:第二次国学研究热中期盘点以及未来走向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