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健身强体随感 >

祝国光:正确理解法院判决 保护药物运用的网络监督——评“科学网”的“任性删稿”问题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学术批评网  作者:祝国光


我的好朋友汪先生(WLf)2015年5月9日给“科学网”写了一篇短文(附件1):《加强“科学网”的正能量 ——应该重视网上对药物副作用的监督》,认为该网编辑部不应该删除李连达院士在其博客上自写或转载的有关复方丹参滴丸副作用的学术评论、文章。该文写道:“不可以随便删一个学者的学术博客”,“这样对中国学术界的良好交流空气是不利的,有悖于中国药物的专家学者广大民众的网上监督,如果这样不问青红皂白,不加分析,一概删除,那就把科学网上的正能量都删了,就是一种历史的倒退!”此文未被采用。 2015年5月11日,汪先生收到该网编辑部回函,全文如下:“感谢您的意见!因李院士与天士力公司相关侵权纠纷案件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已生效,科学网在未收到推翻原判决的法律文书的情况下,只能遵照原判决结果来考量李院士在科学网博客上的相关内容是否能够正常发布。希望李院士和相关网友能够理解。”
   
汪先生将以上文章和信函转发给我,并希望我对此事发表一些意见。这就是我写这篇短文的缘由。
 
在强调法制的今天,树立对法律的敬畏,加强守法意识,的确是必要的、正当的。科学网编辑部回函中说的“遵照原判决结果来考量李院士在科学网博客上的相关内容是否能够正常发布”一段话,从字面上看也没有错误。
  
问题是:怎样才算正确“遵照原判决结果来考量”?在我看来,关键就是要准确理解和把握法院判决书的核心内容及其精神实质。反复阅读天津市两级法院一审、二审判决书,我觉得科学网编辑部同志并没有做到这一点。因而其“只能遵照原判决结果来考量李院士在科学网博客上的相关内容是否能够正常发布”的表白,也失去了其正当性。其“删稿行为”不是在执行法院判决,而是完全违背了法院判决。

为说清楚这一点,先了解一下事实。
   
法官判决李连达院士侵犯天士力名誉权的主要事实就是2009年2月5日其接受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  新闻纵横”栏目采访时的谈话。在这个被广泛转载并造成巨大负面影响的谈话中,李院士谈到了三点:1,天士力产品复方丹参滴丸未作长期毒性试验;2,丹参滴丸不良反应率高达3.1%;3,天士力公司“贿赂”李院士请求不要发表研究成果以免其经济受损。经过双方庭上质证和辩论,法官认定李院士所谈三点均没有事实依据,因而判其败诉,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法院的这一判决符合“以事实为基础  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
由上可知,造成李院士侵权的原因不是其对复方丹参滴丸做了“否定性评价”言论,而是这种言论没有事实根据,即判决书说的“被告对原告生产的复方丹参滴丸的上述评价缺乏客观性”。“否定性评价”也因此成了诽谤,而诽谤是侵权行为,是要受到法律惩罚的。这是该判决最最重要的核心内容,也是其精神实质。

我认为这一点应该作为判断科学网“删稿”是执行还是背离法院判决书的唯一标准。

据汪先生和我的统计,科学网从2014年9月22日起到2015年4月29日,共删除李连达博客刊载的文章11篇。其中4篇是转载他人的,其自写的除了2篇是一般性言论外,多数都是学术文章或评论。科学网编辑部以“遵照原判决结果”为名,统统将其删除。我不禁要问你们的依据是什么?是因为这些文章都是捏造事实还是仅仅因为对丹参滴丸做了不利于天士力的“否定性评价”?如果是前者,那就必须列出上述文章依据的事实均为捏造的证据,即判决书所说的“不客观”的证据。可是编辑部却没有列出证据就 “一刀切”统统删除了。不列出文章失实的证据就将其删除,能说是真正“遵照原判决结果”吗?这难免让人们怀疑科学网编辑部是在以“执行法院判决”为名压制不同意见、堵塞言路。在这里我倒可以提出一些证明李连达院士文章是有事实依据的证据。例如,李院士在“药品宣传应加强监督管理(评《复方丹参滴丸百问百答》)”中对《复方丹参滴丸百问百答》的批评。这本书由我主编(我有当时公司通过的原始会议记录、签名和会议录音),因而我有发言权。该书的一些论断(如速效、高效、长效),现在看来确实有夸张之嫌。我不能因为该书是我主编就不承认李院士所揭露的是事实。还有,李院士在“坚决打击虚假广告”  博文2015.4.27.里面对帝泊洱茶广告夸张解说词的揭露,其所列事实材料都取自人民日报,新华社等主流媒体,当然也都是“言之有据”。将这样的有事实根据的文章删除还竟然说是“执行法院判决”,能让人信服吗?说它是以“执行法院判决”为名打压不同意见不是更恰当一些吗?!

除了这个核心点之外,科学网编辑部此行动背离法院判决还表现在以下两点:1,判决书仅仅判决李连达院士的言论侵权,并没有涉及其他任何人。编辑同志却擅自扩大到其他学者,前述钟忆周、王玉梅、杨国民、李伟珍等医生的文章也遭到扼杀就是证明。在我主编的“丹参大全“第五分册(临床)就用过这几位医生的文章。封建社会曾经实行过“一人犯罪,株连九族”,贵编辑部却扩大到九族以外的人,打击面是不是大了一点?这符合法院判决书的精神实质吗?2,法院判决仅仅是针对李院士那次不符合实际的言论,现在编辑同志却将其“永恒化”了,说什么“在未收到推翻原判决的法律文书的情况下,只能遵照原判决结果来考量李院士在科学网博客上的相关内容是否能够正常发布”。大家都知道,我国司法实行的是二审制,二审判决是终审判决。当事人要改变二审判决,只有走“申请重审”程序。如果当事人没有走这个程序,那就意味着他永远收不到“推翻原判决的法律文书”,也就永远无法在科学网就丹参滴丸发表有根有据的学术批评。如果当事人走了这个程序,也不一定能推翻法院的终审判决,即使能得到重审翻案的判决也需要经过相当长的时期。李院士因为一次造成侵权的“不实之词”,就要受到很长时期甚至一世的惩罚,这难道也符合法院判决的精神实质吗?科学网这样做这究竟是遵守法院判决还是在背离法院判决? 

科学网“任性删稿”的后果是很严重的。正如汪文所说它破坏了“学术界的良好交流空气”,不利于“中国药物的专家学者广大民众的网上监督”。我完全同意汪先生的上述论断。而且就医药界来说,我觉得汪先生所说的第二点更值得我们注意。一种新药经过各种试验程序后被批准上市,并不意味着万事大吉。它还需要经过大量临床应用的事实进一步验证、改进、完善。这就需要广大医药实际工作者和研究者对其“评头论足”。既然是“评头论足”,当然包含对其进行所谓的“否定性评价”。只要不是捏造事实,不管其“否定性评价”如何刺耳,如何令该药研制者、生产者“颜面扫地”、“心堵气绝”,都应该抱欢迎态度。因为经过这种评论使该药物不断改善,最后给千万群众带来健康福祉。一种新药的研制者、生产者应该心胸更广阔,应该装着天下黎民,而不应该只看到自己那“一亩三分地”。

当然,如果不同意这种批评,可以开展正常的学术争论,进行反驳,这是正当的。但绝对不能以所谓的“执行法院判决”为借口压制对方,堵塞言路。这种行为是违反法律的。法律早有明确规定:在因文章(言论)引起的侵犯名誉权案件中,法院只能从“事实根据”上加以判断。捏造事实就构成侵权,否则反之。只要所写有事实根据,结论是否妥当,属于学术范畴。法院不应该也无能力做是非判决。作为广大医务工作者学术交流平台的科学网也应该本这一原则行动,即正确地执行法院判决,而不能像现在这样打着执行法院判决的招牌做着违反法院判决的事情。这是极其不正常的。

出现这种不正常情况,是科学网编辑部对法院判决理解不准确、不全面的认识问题,还是认识问题以外的其他因素作祟,我们不得而知,不能妄加评论。

联想到两个月前我揭露中医科学院院长张伯礼在博鳌论坛发言公然造假一文在国内遭到变相封杀的情况,不禁对国内中医药界现状产生一丝隐忧。在中医药界,为什么讲真话、揭露造假、批评缺点的文章(言论)总是遭到重重困难受到打压?为什么听到不利于自己的言论总是千方百计封杀?产生这种不正常的情况的原因究竟是在哪里?这真是一个需要所有关心国家医药事业的正直人士认真思考的大问题。
 

附件1:
 
wanliuf 2015-5-9 23:51 
加强 科学网的正能量----应该重视网上对药物副作用的监督
 
从去年9月开始,初步统计科学网博客删除了李连达院士在其个人博客上的几篇文章(见下面清单),今天看到李院士这篇博客,推测不是他自己删除的。
1.《复方丹参滴丸不良反应争论的关键》2014.9.11.
2. 中药说明书需要进一步改进、规范化(评复方丹参滴丸说明书)2014.9.11.
3. 药品宣传应加强监督管理(评《复方丹参滴丸百问百答》)
4.. 女病人服用复方丹参滴丸应慎重 里面附件有:李伟珍,复方丹参滴丸引发出血3例的临床观察 中国民族民间医药,2013年16期
5.李连达答新华社等记者    2014.9.22.
6.. 复方丹参滴丸不良反应案几个问题的说明  2014.10.
7.. 钟忆周等2006年发表的《复方丹参滴丸引起糜烂性胃炎2例》
8..王玉梅等2003年发表的《复方丹参滴丸引起过敏反应1例》
9..杨国民等2003年发表的《复方丹参滴丸致血尿1例》
10.. 坚决打击虚假广告2015.4.27.
问题是为什么要删除?想必科学网编辑部是按上级指示。或李院士违反了科学网的什么规定?还是有人拿了鸡毛当令箭?现在唯一可以查到的理由是天士力在2014.9.15.《天士力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关于中国工程院院士李连达侵害公司名誉权的澄清公告》 中所透露:“高法判决结果:(1)被告李连达自本判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发表对原告天士力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及原告天士力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复方丹参滴丸产品产生不良社会影响的不实评论”。
上面的第3,4,5,和6 的文章作者均为临床医生。李院士都注明了原来作者和杂志。文章发表在2003,2006,2013年,肯定不是李连达的“复方丹参滴丸产品产生不良社会影响的不实评论”!第2篇和第7篇文章,是和天津高院判决不完全是相同问题。我希望网管人不要来和我争论是“不实”还是“实”,因为这样就回到最近李总理在网上批评过的天大的笑话:证明“你妈是你妈”。我不信网管人真的不知道上面的第3,4,5,和6的文章作者均为临床医生,不是李连达。否则那就让中纪委来查一查!
应该让人实事求是的说话,李连达是医生,是研究中药的,在私人博客中转载其他医生的文章是不是应该可以的?!更何况是在科学网上!科学网是讨论科学学术的地方, 如果不严格按法律规定做,真是有点太过分了!!开了这样先河,对以后我国媒体,专家,学者对药物付作用的监督作用都将是极大的破坏。天津高院判决的原意肯定不是如此!
可以不同意李院士的一些观点,但是坚决不可以随便删一个学者的学术博客。借用天津高院判决,肆意扩大范围这样对中国学术界的良好交流空气是不利的,有悖于中国药物的专家学者广大民众的网上监督,如果这样不问青红皂白,不加分析,一概删除,那就把科学网上的正能量都删了,就是一种历史的倒退!科学网是全世界从事科技工作华人的家园,大家都认为科学网是中国网站中最生气磅礴的网站,是最成功的网站之一。希望不要再看见这种事在科学网上发生。现在中国流行一种说法,“有钱就任性”,我们希望有钱人不要在科学网上任性。科学网就是讲科学。世界发达国家都十分重视上市后药的监督尤其是网上的专家和广大病人的评论和披露。 而且这事今天是发生在院士身上,如果是普通老百姓那可能就更没有发言权了?!

(感谢祝国光先生惠寄)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org)首发 2015年6月9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祝国光: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为何公然说假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