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焦点案件 >

冯延强:平度有鬼?——外地律师缘何“被不用”?[关注陈宝成抗拆维权案(之八十一)]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冯延强律师新浪博客  作者:冯延强(律师)


【外地律师的登场】国内有一部分律师因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特别崇尚法治。他们相信中国是一个法治国家,每遇到不平之事,必疾奔前往。典型事件有常熟案、北海案、小河案,以及现在的平度案。此类案件中,外地律师的特点是不收取律师费,甚至差旅费都无需委托人承担,“自带干粮”为当事人提供超值的法律服务。而此类案件的当事人因忌讳当地权贵势力蛮横、担心当地律师开展工作时面临束缚,综合考量,也乐于选择委托外地律师。 

【什么是外地律师“被不用”?】上述案件中,当事人起初倾向于委托外地律师代理案件。但随着案件的进展,已经接受委托并已经开展工作的律师,常常会莫名其妙的被解除委托,这就是传说中的外地律师“被不用”现象。

【外地律师“被不用”的典型事件】最典型的莫过于2012年贵阳小河法院审理的黎庆洪涉黑案。小河法院组织的第二次开庭之前,曾经发生过共计17名外地律师“被不用”的现象,其中一位“被不用”的资深刑辩律师杨学林曾在其博客中详细分析了几种律师被解聘的常见原因,如对律师工作不满意、律师费和差旅费过高、当事人自寻死路拒绝辩护等。当这几种原因在他的身上均不适用时,经验丰富的杨律师似乎无法解释,暂时盖棺定论为——“恐怕只有鬼知道!”(链接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6592426a0102e0kl.html )。而律坛怪侠杨金柱律师对此现象的看法更加毫不客气,直指“外地律师‘被不用’退出贵阳小河案辩护彰显中国司法的丑陋” (链接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00bcd90102e086.html )。后来,伴随着案件的审理,那只背后作祟的鬼走到前台——小河法院的人。

【平度案中正在上演】外地律师被不用的现象还发生在乐清案、临沂案等案件。爆发于2013年的平度案,同样未能幸免。具有“被不用”经历的薛荣民律师、斯伟江律师在介入平度案之际,便预测到本案可能会发生外地律师“被不用”的现象。这两位预言家果真厉害,来自北京的资深刑辩律师王耀刚成为平度案中第一位“被不用”的外地律师,紧随其后的几位“涉嫌被不用的”律师有唐天昊律师、薛荣民律师、徐红卫律师、万克瑞律师和我。之所以用“涉嫌”,是因为这些律师没有收到委托人的书面解聘文书和明确的解除意见,并且这些委托人目前还未与律师直接对话。但平度市公安局对这些律师的工作不予理会,以及自称“独立调查记者、平度市特聘参事”的纪许光先生爆料,这些律师已经被当事人家属解除委托,所以目前的状况是“涉嫌被不用”。

【平度也有鬼?】没有证据不能断言。可以肯定的是,这些律师的办案水平和责任心不是导致“被不用”的原因(王、薛、唐、徐、万等均是国内刑辩领域的资深律师;本人在接受委托后的10天内曾五次会见犯罪嫌疑人陈利利);律师费和差旅费无须当事人承担,也非“被不用”的原因;辩护观点上律师和当事人应当没有分歧;当事人也没有破罐破摔、拒绝辩护,那原因是什么?

莫非平度背后也有鬼?纪许光先生的微博中曾经提及:“继家属解除与螃蟹律师团数名律师委托后,金沟子村官陈卫生召开全体村大会、担保;对案件中犯罪情节较轻的陈後善、潘学娥(癌症患者)、陈丽丽(孩子无人照顾)申请取保候审,并获批准!赞村官和@平度公安 ;” 纪先生的微博中似乎指明了解聘外地律师事件背后的“鬼”是金沟子村官陈卫生同志,此博文是否属实需要进一步的查证,但一个村官是否有如此大的“魔力”?其背后是不是有更大的“鬼”,没有证据不能妄下结论。

【给鬼提个醒】如果真的有鬼,我们有必要告知它:平度案不是一个简单、孤立的非法拘禁案,无论你如何作怪、施展什么魔法,7.4强拆暴行是一个无法掩盖的事实。旧村改造的项目是否涉嫌非法占用农用地,你们自己心里清楚。最重要的是,即便施展魔法,也要彻底——如果你们对我们的当事人作出过承诺,请严格遵照执行。否则,小河案庭审中当事人集体“抓鬼”、纷纷召唤“被不用”的律师回到法庭继续辩护、魔鬼们无处藏身的事件,极有可能在平度重演。

斯伟江律师在小河案的辩护词曾引言:“你们千万别忘记了,正义之神,也手握宝剑!伸冤在我,我必报应!”

鬼,你在听吗?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com)转发 2013年9月3日


上一篇:朱孝顶:金沟子村委会扯下了“平度国”法律的底裤——十评纪许光之一
下一篇:彭美 王辉:14个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因抄袭被“全规办”通报